Part129 生命中的遇见


本站公告

    站在简陋的小教堂前,这里似乎什么都没有变,还是那样的幽静,那样的,让人放松

    “怎么突然想要到这个地方来?”

    “只是稍微有点想念这里的平静!”

    “可今天,注定无法平静!”

    不远处,是一群正在忙碌的乡民,他们今天会聚集在这里,是为了……

    举办一个婚礼

    乡民本就热情,再加上八寻的模样讨喜,伊藤雪的气质讨福,自然而然的,就被邀请见证这幸福的一刻

    没有长篇大论的誓言,没有过多的修饰,只一句“我愿意”就把两颗温热的心紧紧地牵引在一起

    腼腆的笑、羞涩的笑,忽然,让人感到无比的幸福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原来,并不需要惊天动地的誓言旦旦

    只需要,紧紧握住我的手,让我成为你唯一的风景,就够了

    “我曾经和人说过,我要在这里举办婚礼!”看着不远处争相拍照留念的笑脸,伊藤雪满含微笑

    八寻不置可否地拧眉思索:“不过得换一架好一点的钢琴!”

    想起刚才那走调的琴音,八寻就有点呕,虽然他没有风涧澈那浑然天成的琴艺,但弹个婚礼进行曲,总还难不到他,谁想到,在这么多乡民面前,他人生第一次,丢了那么大的脸

    好在乡民都十分纯朴,个开朗,愣是把很不协调的婚礼进行曲当成了婚礼中的一个独特风景,增加了一个笑点

    “我觉得这样就很好,不成体统的牧师,不熟练的台词,不成调的婚礼进行曲,不安规矩出牌的亲友……这样的不完才是真实!”

    人群中,正在起哄要新郎抱着新娘跨越栏杆,意为跨越人生中的各种障碍,以后,风调雨顺

    没有界限的胡闹,全然发自内心最忠实的祝福;窘迫的微笑,尴尬却甘之如饴;吵吵闹闹的喧嚣,一直一直飘天空;所有的人,除了欢笑,做不出其他反应……

    这才是她理想中的婚礼,没有束缚,没有规矩,只有满心的祝福和欢乐

    现在,既然有人替她实现了这个愿望

    就代表,她的遗憾少了一个

    侧身,目光从容温和,笑容是止不住的满足

    “八寻,我们回去吧!”

    偌大的房间,各方人士各据一方

    双手环胸,伊藤曜掩着眸子,冷冷打破沉寂:“那个时候,你说珍惜着雪的笑容,只是想增加自己的砝码来说服我们!”

    本应该是疑问句,却变成了彻头彻尾的陈述句

    泷岛彗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意味,从容中带着一点低姿态:“我承认这件事我做得有点过分!但那样说,是发自内心的!”

    “有点过分?”牧野轩玩味着,似笑非笑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雪失踪了那么多天,你都没想过要把她找回来?”

    泷岛彗的眼中依旧是镇定的波澜不惊,炕出任何情绪:“我相信,如果是伊藤雪的话,肯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得很好!她不会做让大家担心的事!”

    门外的人,听到这一句,握在门把上的手,颓然垂下

    门内的人,听了之后大笑,从身旁拿出一袋东西扔到对面的人跟前,依旧是似笑非笑的模样,眸子中没有任何温度,寒得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泷岛彗从容地打开信封,里面,出现了很多人物很多场景,只不过主角只有一个

    伊藤雪

    “啊?错了,应该给你看这个才对!”牧野轩貌似忽然发现了自己的错误,恿洋洋的姿势很是凌厉地把另一个信封扔雕岛彗跟前

    由于力道没控制好,里面的东西在还没达到目的地之前就纷纷散落在半空

    泷岛彗放下手中的照片,看了看对面悠闲的各位,弯腰捡起照片

    然后,脸微变

    照片中的主角自己不是很熟悉,但也绝对不陌生

    “很奇怪为什么派了那么多人去找,一直都音信全无吧!”

    抬头,牧野轩的目光讽刺味更加浓厚,而一边的伊藤曜专心喝着自己的咖啡,没有打算说什么的意向

    另一边的风涧澈从头到尾一个局外人的姿态,包括一直在修指甲的Cherry,完全状况外

    “容我解释一下,前面那些照片是你派去的人的杰作,而后面这些个姿势不雅观的,是我们派去的人的杰作!怎么样?还是我们的杰作比较高明吧!”

    经过了短暂的错愕,泷岛彗恢复了冷静淡定,很平静地看向对面的一行人

    心事被看穿,如果再慌张,那他就真的没有任何胜算了

    伊藤曜像是彻底用完了耐心,起身,留下一句不容置疑:“在雪主动想见你之前,我们,是不会让你见到她的!”

    牧野轩笑呵呵地跟着站起来,也只于场的人了解,他此刻有多想杀了泷岛彗

    “泷岛少爷最好是真的那么镇定,但是呢,不要妄图再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任何线索,有那个功夫,还不如找几个能够陪我们玩玩的帮手!那就这样啦!”

    很潇洒地挥挥手,很潇洒地退场

    这种时候,微笑的杀伤力绝对比拳头强,因为知道这个道理,牧野轩才选择了前者

    风涧澈好像忽然魂游回来了,看着对面的泷岛彗安静地坐着,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像没事发生地友善招呼

    “要不要先来点甜点,这样心情可能会好一点!”

    泷岛彗深深地看了一眼笑容不变的风涧澈,别过头:“不用了!”

    “这可是雪最喜欢的甜点哦!提拉米苏!”Cherry跟着一起回魂,调皮地笑看着泷岛彗,笑容中,亦没有半分敌意,却也感觉不到任何暖意

    泷岛彗一愣,目光停留在桌上的提拉米苏上

    风涧澈见状,绽放一抹温柔的弧度:“意大利的传说中,Tiramisu最早起源于士兵上战场前,心急如焚的爱人因为没有时间烤制精的蛋糕,只好手忙脚乱地胡乱混合了鸡蛋可可粉蛋糕条做成粗陋速成的点心,再满头大汗地私士兵的手中,她挂着汗珠,闪着泪光递上的食物虽然简单,却甘馥郁,满怀着深深的爱意!因而提拉米苏的其中的一个含义是‘记住我’!喜欢一个人,跟他去天涯海角,而不仅仅是让他记住,所以,提拉米苏还有个含义是‘带我走’!合起来,提拉米苏即为:记住我,带我走!”

    [“喂!我都说了要吃提拉米苏的!”

    “废话少说,有蛋糕吃就不错了!”

    ……………………………………

    “这么晚了,还吃蛋糕?”

    “这不是蛋糕!是提拉米苏!”

    “还不是一样!”

    ……………………………………

    “我们不是要做提拉米苏吗?弄那么多奶油做什么?”

    “提拉米苏太复杂了,还是做点简单的好了!”]

    有什么东西,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东西,像放电影般一一展现在自己眼前

    [“不过,我还是喜欢现在随心所的你,明明鞋子就不合适,还要装作甘之如饴的样子,还真是让人看着就感到很郁闷!”

    “你还记得那件事吗?”

    “那种事我向来最炕惯,想要不记住也难!”]

    不对,他似乎忘记了很多应该记住的

    不该忘记的,又怎能会忘?

    哪怕喝下了让人迷失的“醉生梦死”,那唇齿游动间,醇厚绵密的提拉米苏余也会提醒,在一个地方,有那么一个孩,彻赶制的那一份爱的Tiramisu

    早该想到的,她只为自己做提拉米苏,只在自己享用时才露出那样期盼的眼神

    她其实是想用缠绕在口齿间的甜蜜芬让自己记起当年某个宴会上的小王子和小公主,那段值得珍藏的回忆

    后来,当他记起了那一段,或者说,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只是,他对那段回忆的解释和她差之千里

    他只把它当作了一次偶然的遇见

    而她,却把它当作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遇见

    “记住我”只是一种单纯的渴望和期盼

    “带我走”的含义,特别让人感怀,就像一个赌注,惑着赌徒用感情作赌注

    而伊藤雪,把赌注完全下在了泷岛彗身上

    甚至可以想象,安静的厨房里,伊藤雪不厌其烦地细细打着蛋,轻轻搅拌着起司,最后在十几个小时的冰冻酝酿后,小心翼翼地捧到他跟前,想让他品尝着这希望与甜蜜交织的爱情的味道

    他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情的味道,只是忽然恍悟,原本以为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小插曲,原来,他并没有忘记

    就像烙印在了灵魂深处,不呼唤不觉得,一呼唤,就这样以如此不容置喙的清晰在自己眼前放映

    原来,自己不知道,那年的偶遇,并不是随意的遇见,而是,命中注定的交缠

    记住我,带我走

    在这么一瞬间,忽然成了泷岛彗所有的期盼

    远方的伊藤雪,是不是真的记住了他,是不是愿意让他带她走

    看着泷岛彗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很多本应该好好隐藏的情绪,风涧澈优雅一笑:“意大利是个很奇特的国家,既能够衍生出罗马帝国这样庞大的军事机制,也能够传承最高雅的艺术文化!就连Tiramisu这小小的食物,都蕴含着某种悲壮情绪,一个人在家等待着丈夫凯旋,或许是一种浪漫;一起上战场,却有一种悲剧式的完!可是这种完也只于对的时间才能在对的人身上上演,错过了那个时间,就只剩悲剧,谈不上任何完!”

    “这样的不完总比无止境,没有任何期盼的明天好得多!提早认定,提早以不完收场,这样,才能去追求真正值得付出的完!”Cherry语重心长而又若有所指地说

    “人都会被想象中的完所迷惑,尝试了、认清了、结束了,就很难回头!梦想破碎了,回到现实,就会抗拒进入相同的梦想,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吃一堑、长一智!”风涧澈淡淡地接着Cherry说下去

    “就是你们常说的‘伤心容易挽心难’吗?”

    “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很有道理哎!那澈,改天我们应该好好跟雪说说这个道理!”

    “你觉得,她,还需要我们去讲吗?”

    “说得也是!”

    两人旁若无人地交谈声慢慢远去,泷岛彗秘站起来

    目光,坚定到无人可摧

    那么,只要在伤心之前去挽回,不就好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