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奶爸吴敌 > 第五十四章 地方给你,你来讲!
    “你懂个锤子啊!赶紧滚!”

    吴敌气的奔着陆三的屁股就是一脚,心想这货太没溜了,竟然以为周梓琼是他娘子?

    这传出去,自己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他虽是奶爸,可现在毕竟单身,以后还想着好好给孩子找个娘呢,若是名声提前坏了,以后还怎么找?

    凭空污人清白,不打你打谁?

    陆三不敢再多说什么,赶紧翻身上驴,晃晃悠悠的离开了。

    吴敌笑着摇了摇头,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不过陆三还算老实,而且现在跟自己绑在一起,倒是不用担心他说自己坏话。

    这么想着,就进了门。

    晚饭是稀粥,干粮,张婆婆今天特意买了些猪肉,炖了一锅青菜,囡囡吃的津津有味,吴敌却没怎么有胃口。

    看来,制作酱油的事情刻不容缓啊!

    简单吃了几口,吴敌就吃完了。

    炉子里还有火,吴敌把家里的大锅放上,又加了不少水,撒上盐巴,然后开始煮。

    还在吃饭的张婆婆和囡囡看着都十分好奇,尤其是囡囡,眼巴巴的问道:“爹爹,你为什么煮盐巴呀?盐巴水——多咸啊!?”

    想到爹爹说的好吃东西若是这么一锅盐巴水的话,囡囡不禁打了个哆嗦,这也太吓人了吧?

    此时,锅里的盐巴已经都化开了,吴敌边往下端锅边笑着说道:“囡囡要不要尝尝?”

    囡囡一听,小脑袋赶紧摇开了。

    她又不傻,才不会喝哩!

    吴敌把买的那桶大酱扛了过来,里面刚好有半桶酱,待盐水稍微放凉一些,吴敌就把盐水倒进了大酱桶里,然后找了根干净竹竿,一阵搅拌。

    觉得搅的差不多的时候,吴敌找来一块布封在桶口,才把盖子盖上,再移回墙角。

    制作酱油的方法不难,就看你懂不懂了。

    就算在后世,也有许多人在家自制酱油,无非就是用豆子加麦麸面粉之类发酵,再配合以食盐或者其他调料,制作成自己喜欢的口味。

    不过,用豆子从头开始发酵制作酱油的话,中间跨度太久,单是把大豆酱醪制作出来都得几个月的功夫,吴敌可等不及那么久,正好这里有现成的大豆酱,所以也省的他自己做了。

    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盐水浸泡大豆酱制成酱醪,后期再稍作调味就好了,虽然做下来也得需要个十天八天的时间,不过相比于几个月,已经算好的了。

    做完这一切,吴敌拍了拍手,心想接下来就是等了。

    看着时间还早,吴敌从买回来的硫磺和碳里挑了几块,还有竹筒杯,拿着一起进了屋,并且告诉囡囡,等会周梓琼她们过来之后,再叫他出来。

    小丫头见爹爹有事,很是听话的点了点头,并没有一起跟着,而是乖巧的跟着张婆婆去收拾碗筷了。

    ………………

    关上房门,吴敌把衣服里的布袋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打开,白色的硝石就出现在眼前。

    随后又把硫磺、碳都摆在桌子上,火药界的三大巨头可算是聚齐了!

    是的,自从吴敌在路口看到那几个孩子点燃硝石之后,脑子里就出现了制造黑火药的雏形,尤其是这个时代硫磺和碳又都是现成的,制造起黑火药来完全没有压力啊!

    他虽不是工科男,但是黑火药的原始配置比例还是知道一些的,无非就是一硫二硝三碳,不过后期这个比例也有过不少改动,所以他才会准备了不少原料,准备测试一下。

    他先是把硝石、硫磺和碳分别捣碎成细粉,随后按照固定的比例,装入编好号的竹筒杯中,塞结实后在外面又塞了不少棉花,用来引燃。

    因为原料都是现成的,吴敌又有制作思路,半个时辰不到,六个比例不同、分量也不同的黑火药竹筒就做好了。

    这个时候,天刚抹黑,外面已经暗了下来,屋里的视线差了许多,不过吴敌可不敢点灯,屋里那么多易燃易爆的东西,稍有不慎,怕是直接炸开花。

    借着微微一点光亮,小心翼翼的把东西都收拾好,吴敌走了出去,想来想去,还是把东西都放在最不起眼的墙角,用个破桶给盖住了。

    “爹爹,周姐姐和秋萝姐姐来了,快点讲故事吧!”

    原来吴敌不在家的时间,囡囡跟周梓琼她们已经混熟了,不仅周梓琼会来他们这串门,小丫头没事也会跑去周府找她们玩。

    刚才吴敌在屋里,囡囡一个人无聊的慌,就跑到隔壁去找周梓琼玩去了,吴敌刚忙完,囡囡就拉着人来了,时间拿捏的刚好。

    看着周梓琼和秋萝同样一脸期待的小眼神,吴敌虎躯一震,得意道:“那就开始吧!”

    ………………

    “当王母娘娘得知牛郎和织女不顾人神之间的界限、私通暗好之后,大发雷霆,马上下令把织女抓了回去——”

    “王母是织女的娘亲,就算织女有错,她也不会太怪罪吧?”

    吴敌正说着呢,就被秋萝给打断了。

    “话是这么说,可王母毕竟是天庭之后,心还是比较狠的,听说这事之后,直接派天兵把织女抓了,押解回天庭受审。老牛不忍他们妻离子散,于是触断头上的角,变成一只小船,让牛郎挑着儿女乘船追赶——”

    “哇,这牛角怎么还能变成小船呢?也太厉害了吧?不过,牛郎肯定能追上织女,把她救回来吧?”

    吴敌瞥了秋萝一眼,懒得搭理她,继续道:“眼看就要追上织女了,王母娘娘忽然拔下头上的金钗,在天空划出了一条波涛滚滚的银河,牛郎无法过河,只能在河边与织女遥望对泣——”

    “这怎么可能?牛郎本来就乘着船呢,一条河哪能过不去?”

    “这个………”

    对于秋萝的再次提问,吴敌也愣住了。

    是啊,牛郎就乘着船,为啥不能过河?那要船有个屁用咧?他以前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呢?

    于是,看着三双期待的眼睛,吴敌的脸憋的通红,双手往下一甩,没好气道:

    “来来来,地方给你,你来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