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万可能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回归
    与计划稍稍有些出入的是,程林三人好不容易从山上走下来,并没有继续往更西的方向前行,就被一辆从山脚下的314国道驶来的军车给拦住了。

    当时天色已经深黑。

    军车的灿烂大灯形成的巨大光环将三个人牢牢套在里头,让程林联想起了动画里夸张化的追捕逃犯景象。

    从车里下来的是几个穿着边防军服的战士,将三个形迹可疑的家伙团团围住。

    何述想证明身份却想起证件已经没了,好在程林的证件还塞在衣服口袋里,接下来的事情便顺畅了很多,三个人被带到了附近的一个营房驻地,然后由何述借了电话与当地长官沟通了一番,顺理成章地联系到了就在雪山另外一侧的一司小队。

    ……

    “咳咳。”

    深夜的营房有些冷,这地方因为偏僻,没办法通暖气,只是在房间里安置了个旧式烧煤的铁炉子。

    上面连通上一节节的铝皮圆筒,将炉子里的烟气给导通到屋外,炉盘一层层好好地套在一起,旁边还挂着一个用钢筋拧成的钩子。

    这时节还没到冬天,所以炉子自然是冷的,短发女孩在下山到一半的时候就悠悠醒转,只是直到现在,头还是有些疼且伴随着咳嗽。

    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虽然按理说修行者已经很少有会感冒的……

    “喝口水吧。”

    程林看她咳嗽用戴着手铐的双手递过去一瓶水,听到吴束姗说谢谢后,他忽然竖起耳朵看向屋外。

    一阵脚步声传来,然后就是战士引着几个男女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女青年,正是梁靖。

    “谢谢。”

    冲那位战士道了谢,梁靖才看向房间中的三个人,目光在程林与吴束姗身上顿了顿,之后看向何述。

    “梁姐!你们来了。”

    何述看到来人后当即站起身来,面露喜色,因为动作太大牵扯到伤口,于是笑容又变成了龇牙咧嘴的疼。

    “你受伤了?伤势怎么样?”

    梁靖赶忙说。

    “没事,皮外伤,回去休养一段就好了。”

    何述坐下来,解释了句,之后神态活现地说,“我就说你们肯定会来的。”

    是的,的确来了,可是明显来晚了……程林心中想到。

    “这是我们司局的梁姐……这是九司和七司的……”

    在何述的介绍下,程林这才知道这个女青年的名字,并了解到她便是这个小队伍的负责人。

    事情经过之前在电话里就已经简要地说过了,所以梁靖并未对两人的身份太过追问,而是先拿出了一套工具,帮助三个人将禁魔手铐解开,这才开始询问关于山顶的事件。

    “这件事啊……我到现在都还不清楚,当时是那间谍想杀了我们三个,正要动手,然后我们就忽然晕倒了,我现在怀疑是遭受了某种精神层面能力的影响,等再醒过来,就已经发现那群人都死了,至于是谁做的,根本没看到。”

    何述面色凝重地说。

    “是谁最先醒过来的?”梁靖追问。

    “是我,可能是我修为比较高吧,所以最先醒来,之后才将他们两个叫醒的。”

    何述指了指自己,“当时我觉得很不安,就带着他们离开了那里。”

    梁靖点点头,她手里拿着个小本,用笔记录下了这些信息,活像是在录口供,盘问完何述,她又询问了下程林与吴束姗,得到了相同的答案。

    “看来凶手出手前,就有意地将你们打晕,以此隐藏身份。”

    梁靖叹了口气,却忽然勾起一丝笑容,“不过他绝对不会知道,当时还有目击者捕捉到了他的一点信息。”

    目击者?

    何述与吴束姗都面露诧异,程林则是心头猛地一跳,赶忙调整了下表情,装作单纯的吃惊,心中却掀起海浪。

    竟然有目击者?

    这是他完全未曾想到的,自己战斗的时候分明观察过四周,不可能有其他人啊。

    再者说,如果真的有人看到了他的身份,那梁靖此刻也不会是这种态度,而是应该先将自己控制起来才对。

    “是的,有一位登山队员,碰巧拍摄下来当时的一幕,只不过……因为距离和角度的原因,没有看到细节。”

    说着,梁靖拿出手机将那条短视频播放给他们看。

    何述与吴束姗看到那屹立于群山之巅的高大人类阴影都是面露惊愕,程林一边掩饰着表情,一边却是松了口气,视频只拍摄到了合体战魂的上半截,他自己,甚至于贝内特等人都未曾摄录下来。

    “吓我一跳……原来只是这个目击……这样的话,应该问题不大,毕竟我从来没有暴露出过合体战魂……”

    程林心中情绪渐渐缓和,只是下一秒,他忽地想起了一个名字:韩仑!

    他回忆起在精灵投影中,自己追杀黑方会长的时候,曾经被韩仑目睹过合体战魂的模样!

    “要遭……等看到这个视频,韩仑必然会将这件事汇报上去……”

    他心中一颤,旋即却又平复下来,“不过……好像也问题不大,韩仑目睹了合体战魂,却没有看到我,最多通过那件事联想到‘黑袍’,在他的记忆中,那应该是‘黑袍’的手段。”

    而按照道理,黑袍应该早已消失,这件事到底会引起特理部怎样的猜测程林并不知晓,但从逻辑上看,无论如何都牵扯不到他,这让他重新放松下来。

    做了笔录之后,何述直接跟随梁靖等人离开,至于程林与吴束姗则被安排专车送往库市。

    “目前投影消失不久,各大司局都在处理后续工作,你们现在回去,还能赶得上大部队撤离。”

    梁靖将两人送上车,说。

    “谢谢。”程林装作劫后余生的模样,便拉着吴束姗上了车,就在即将关上车门的时候,那位梁队长却是忽然冲两人笑笑,说:“这次事件波及了你们,很抱歉,不过以你们的修为,或许再过几个月就会成为我们的同事了,到时候再聚。”

    程林与吴束姗对视一眼,都明白她指的是毕业以后的去向,没等两人回话,车门便轰然拉上,之后车辆沿着公路向东北方向驶去。

    ……

    吴束姗所在的七司探索的是1号投影,聚集地并不在库市,因而比较早下了车,程林微笑相送。

    这一番经历虽然时间尚短,但两人却更亲近了很多,如果说以前只是“群员”关系,现在就成了朋友。

    “上次你走的太快了,下次来长安,我请你好好转转。”

    短发女孩跳下车的时候,冲他说。

    程林微笑回应:“一定。”

    告别了吴束姗,又花了些时间,在天亮的时候,终于返回了库市。

    “好勒,就在这下吧,里面好像不太好掉头,我自己走吧。”

    让司机在外面停了,程林孤身一人向库市的九司营地走去。

    这时候天刚蒙蒙亮,东方天际浮出一轮惨白的朝阳,程林呼吸着清爽的空气,带着些许忐忑的心情越走越近。

    当他刚转过道路拐角,看到聚集地大门的时候,便惊讶地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孤零零蹲在一棵树下,抱着膝盖,仿佛睡着了。

    缓缓走过去,布满灰尘的黑色连衣裙,“龙角”发箍,缩成一团的身影就蹲靠在树根旁,看起来小小的一坨,很容易忽视掉,草薇的头枕在双膝上,用手臂环着,睡梦中眉头紧皱。

    大概是感应到有人在走近,小姑娘忽然恩了一声,抬起头来,撑开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向前,在薄薄晨光中便只看到一个轮廓熟悉的人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

    迷迷糊糊的草薇正要揉揉眼睛,忽然就看到那“身影”蹲了下来,伸出双手,抓住自己的脸颊,扯了扯,又揉了揉,然后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来:“怎么在这睡着了?早餐吃了么?”

    “没呢。”草薇迷迷糊糊回应道。

    程林松开手,抓住小姑娘的胳膊,轻笑着说:“走,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