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上门女婿(王浩万荣荣) > 第三百九十三章 机会
王浩在非洲经历过残酷的战争,所以对冯瘸子实在没看在眼里,无非就是手下有几个亡命之徒和几把枪罢了,如果他想,仅凭他和宁勇两人就可以将冯瘸子的大本营端了。
跟冯瘸子互加了微信,王浩带着宁勇走出了包厢,包厢外边宋晓曼正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一脸的着急,看到王浩出来,马上迎了过去:“浩哥,冯瘸子……”
“没事,晓曼,给你添麻烦了,以后有事我能帮一定帮忙。”王浩说,随后转身离开了。
宋晓曼急急忙忙走进包厢,发现冯瘸子正坐在椅子上,右手臂耷拉着,看样子是脱臼了。
“冯哥,你这是怎么了,走,我送你去医院。”宋晓曼一脸紧张的说道。
“宋晓曼,你这是摆的鸿门宴啊。”冯瘸子瞪着宋晓曼说道,他心里有气,刚才不敢跟王浩发,只能朝着宋晓曼吼几句。
“冯哥,你冤枉我了,真不知道事情怎么变成这样。”宋晓曼一脸被冤枉的表情,随后打了120,把冯瘸子和他的两名手下送进了医院。
……
冯瘸子的手臂就是脱臼,接上之后,第二天便急匆匆回到了省城,他回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安排一对儿女出国。
“爸,我不想去国外上学。”女儿说。
“爸,我也不想去。”儿子说。
“老公,这好好的,干嘛要去国外?”妻子说。
“国外教育资源好。”冯瘸子说,他初中都没毕业,懂个毛的教育资源,不过毕竟是家里的顶梁柱,最终一双儿子和他老婆拧不过他,开始做出国的准备。
就在他给儿女操办出国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以前老大的电话:“喂,瘸子,晚上来我这里一趟。”
“九爷,什么事啊?”冯瘸子问。
陈九,人称九爷,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省城有名的大混混,当年冯瘸子就是跟着他混,有一次干架被人打残了腿成了瘸子。
“电话里说不清,晚上见面说。”陈九说。
“好的,九爷。”冯瘸子应道。
他能联系上南方的货源,拿下本省的销售渠道,陈九帮了不少忙,所以冯瘸子三节两寿都会去拜访对方,以小弟自居。
晚上七点钟,冯瘸子提着礼品走进了陈九家的别墅。
“九爷。”冯瘸子叫了一声,随后看到客厅里还有一个男子,仔细一下,心里咯噔一下,对方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跺跺脚整个省城都要颤三颤的张承业张少。
即便此时的张承业比以前黑了很多,冯瘸子仍然一眼就认了出来,心里暗暗紧张,想着:“这可如何是好?王浩那边如果没有及时通知的话,自己的老婆孩子还要一个月才能走,万一出点事……可是通知的话,九爷这边……”
“瘸子,坐吧,张少不用我介绍了吧?”陈九说。
“张少大名,如雷贯耳。”冯瘸子战战兢兢的坐下,讨好的说道。
张承业微微点了点头。
“你们两人谈,我退出江湖十几年了,每天这个时候要出去溜达一会,不溜达全身不舒服。”陈九起身朝外边走去,他以前欠过张家的人情,昨天张承业打电话求到他这里,实在没办法,人情难还啊,只好把冯瘸子介绍给对方,至于接下来他们要干什么,陈九不想掺和。
冯瘸子看到陈九起身,心里暗骂一句老狐狸,他也想走啊,可是又不想得罪陈九和张承业,左右为难。
“九爷,我……”他一脸为难的盯着起身离开的陈九。
“坐,好好跟张少聊聊。”陈九拍了一下冯瘸子的肩膀,转身离开了客厅。
死道友不死贫道,他先溜了。
冯瘸子坐如针毡,讨好的对张承业笑了笑,说:“张少有什么吩咐?”
张承业虽然此时如同丧家之犬,但在冯瘸子面前仍然端着架子,喝了一口茶,说:“听说现在省里七成以上的毒货都从你这里走?”
“道上兄弟给面子,混口饭吃。”冯瘸子说。
“一年上亿的生意,这种饭能不能让我也混一口。”张承业说。
“张少说笑了。”冯瘸子说。
“没跟你开玩笑,毒这一行,我要插一脚,冯老大给个面子吧。”张承业盯着冯瘸子说。
“这……”冯瘸子心里急速思考着,王浩和张承业之间的事情他并不清楚,但是王浩的忠义堂现在如日中天,而张家已经凋敝,虽然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是这只瘦骆驼现在要从他手里抢钱,这可就有点突破底线了。
所以在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冯瘸子有了主意,准备将张承业卖给王浩,这样的话,他家里也就安全了,同时省里的生意也不会遭受损失。
“张少,不知道你想用什么方式参与?”冯瘸子问道。
张承业身上的钱不多,手边也只有两个可以用的人,所以即便很想马上将冯瘸子的势力收入麾下,但仍然忍着性子慢慢图谋。
“省城的生意先给我三成,我熟悉一下,如何?”张承业说。
“张少开口,那肯定不能拒绝。”冯瘸子说。
两人谈了一些细节,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冯瘸子起身离开了,刚刚上车,他便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给王浩发了一条信息:“我刚在陈九家里见过张承业,他想要掺和毒生意。”
王浩此时正在八十年代酒吧喝酒呢,他上次在这里遇到了李洁和陈萍,三个人有了一个难忘的晚上,最近这段时间,他跟李洁联系过,可惜对方若即若离,再也没有给他机会,搞得他心里痒又挠不到,非常的难受。
至于欧阳如静,到现在仍然没有得手,他都快失去信心了。
正喝着酒呢,冯瘸子的信息来了,看了一眼,他马上回了一条信息:“我明天到省城,你想个办法将张承业约出来。”
“OK!”几秒钟之后,冯瘸子发了一个OK的手势。
“宁勇,这次我们终于走在了张承业的前边,马上去省城,现在就走。”王浩对旁边的宁勇说道,随后两人离开了八十年代酒吧。
多少年了,从来都是张承业隐藏在暗处算计他,王浩从来都是被动防御,这次终于想到了对方的前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抓住张承业的机会已经出现了。
两人都喝了不少酒,开不了车,王浩想了想,这几年逃亡般的生活都是从欧阳如静被绑架开始,几个人的命运随之也被改变,于是他拿出手机拨通了欧阳如静的电话:“喂,欧阳,张承业上勾了,他现在就在省城。”
“我们马上去省城。”欧阳如静说,她对张承业恨之入骨。
“八十年代酒吧门口等你,我、你、还有宁勇,就我们三个,这次有心算无心,一定不能让张承业跑了。”王浩说。
欧阳如静出声,只不过脸上一片寒霜,眼睛里闪烁着杀意,立刻开车离开了滨河别墅小区,朝着鞍山路疾驰而来。
当天晚上,欧阳如静开车带着王浩和宁勇驶向省城。
……
冯瘸子离开陈九家之后,并不知道有人在后面盯着他,当天晚上他也没有去别的地方,更没有见其他人,直接回了家。
张承业的一名心腹回去报告:“张少,冯瘸子离开之后,直接便回了家,再没出去,老周还在他家门口盯着。”
“能不能查一下这段时间他给谁打过电话?”张承业问。
“张少,这可能不好办,要不你找找关系?”
张承业眉头微皱,随后挥了挥手,让这名心腹下去,本来以他以前的脾气,肯定会发火,现在身边只剩下了两人,他有所克制,万一人都跑了,变成光杆司令就什么事也变不成了。
最终张承业还是忍不住打了几个电话,都是公安口以前他父亲的熟人和手下,可惜现在他被通缉,对方接到电话之后,都劝他自首,至于帮忙什么的,根本都没搭这个话。
“一群王八蛋,当年像狗一样围在我们张家周围,现在特么翻脸不认人。”张承业一个人在房间里大骂了起来。
凌晨三点半,王浩一行三人驶下高速,进入省城市区,找了一家五星级喜来登酒店住下。
赶上省城农贸会,只剩下了两间房,于是宁勇住一间,王浩和欧阳如静住一间。
困得不行,王浩也没有洗漱直接倒在床上,便睡了过去,可惜过了没多久,他感觉身体被踹了一下,随后扑通一声滚到了床下,随之睁开了眼睛。
欧阳如静好像刚洗漱完,穿着白色的浴袍正准备上床。
“欧阳,你什么意思?”王浩坐在地板上问道。
“我睡床,你睡地板。”欧阳如静平淡的说道。
“凭什么,我要睡床。”王浩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要不我把你打晕了,扒光扔出去?”欧阳如静平静的盯着王浩说道。
王浩心里一阵郁闷,最终怂了,他还真怕对方干出这种事情,那脸可就丢大了:“算了,我发扬风格,你睡床吧。”
“晚安!”欧阳如静微微一笑,关上了床灯。
王浩越想越不对,说:不对啊,我们不是夫妻吗?怎么就不能一块睡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