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陪你去看樱花雨 > 第一章 我们的爱,是是非非
    阳光透过摇曳的树叶洒落了一地的破碎,点点斑斓跳跃于少纤细的指尖,好似一个绝于尘世的光之精灵。

  小樱,我们该回去了,再不走就赶不到伯父伯母前面回家了。

  另一端,一个优雅如兰的身影缓缓而来。

  少臻首微抬,嫣然一笑,只是一笑,便足以魅倒众生。

  羽翔,我听你的,走吧!

  手熟练自然的挎入来者的臂弯中,脸上,尽是满足的笑。如同,搂着的不仅是一个臂弯,而是全部的世界。

  在韩雪樱的世界里,有了羽翔便是最完整的。羽翔是她视若生命的,重若生命,是无人能取缔的。

  小樱,你的手怎么这么冰?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

  羽翔突然握住她的手,满脸的关切显露无疑。心底只有一个想法,她绝对不能失去她,如果失去了她,那么在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谁会那么懂她了,而她,就又要回去到那一片阴暗的残破的世界里。所以,她是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的。即使,那种伤害的避免是用生命做代价,也在所不惜。

  羽翔,你啊,是在瞎紧张,我哪有那么娇弱,只不过刚刚吹久了风,所以有点凉罢了。快点回去吧!不然晚了就又要被老爸老妈唠叨了。

  嗯!

  小樱,虽然你嘴上说没关系,可我知道,你的身体愈加的不行了,你是在逞强,一直都是你在逞强,你害怕我知道吗?是怕我会难过?可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只要是关于你的,我能不知道吗?只因为,这一切都是关于你的。

  ---圣中高中---

  学校这几天又有些不平静了,听说要来一批韩国的留学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这明明是私立中学,为什么会有留学生呢?也许、可能、大概是因为咱们校长的缘故吧!

  想起校长俊连心里就乐滋滋的,谁让这位大名鼎鼎的校长是他的小姑呢?

  呵呵………

  羽翔将车稳稳的停住,又如绅士般的为雪樱打开车门,优雅如上世纪的欧洲王子。

  就是这短短的时间里,周围已经布满了学生,他们的眼神,或羡,或嫉妒。但无论如何,最重要的一点是,在某人的眼里,那一切都是不存在的。透过厚厚的人群,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世纪。眼波流转,就像的聚集了太阳的所有的光辉,只是在这一刻全部释放。

  小樱?

  一个世界的全部彩只在这一瞬间,凝聚,绽放.

  羽翔转过身,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竟然是他!易俊连!

  好了,小樱,我们要回教室了.

  不由分说的拉过小樱的手,大步的离开.她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不想看到小樱用那几近痴迷的眼神看他.或许还有就是害怕去面对那个人吧!不知道自己该拿怎样的一种表情去看他.

  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想起了那个晚,他用他那充满惑的唇告诉她.我喜欢你,李羽翔,你一定会成为我易俊连的朋友的.就那样怔怔的望着他那温柔得溺死人的眼眸,然后,毅然的转身离去.身后远远的传来他充满磁的声音.李羽翔,我易俊连说到做到!

  羽翔苦笑着摇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小樱.不,我不可以去想他,不为什么,只因小樱那痴迷的目光.因为小樱喜欢他,所以,自己就绝对不能喜欢他.

  易俊连看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心中暗伤,她就那么愿见到我吗?为什么每次都要逃开?

  每个人都有自己脆弱的一面,有自己想要隐藏的一面.这就是人吧?谁也不想把自己的伤口轻易的示人,可愈是想要深藏,却愈是盖弥彰.

  韩雪樱深知这一点,所以在她看到羽翔的异样时,却是什么都没说.

  羽翔,这个周末我们去蝉湖好吗?我有好久都没去了,突然就很想去.可以吗?

  蒽!既然小樱想去,当然是好啊!

  羽翔,你会把我给宠坏的.

  话虽这样说,可雪樱还是一脸的欣喜.这样温柔宠她的羽翔,谁还舍得离开呢?

  ~~~~丁零零~~~

  随着上课铃的响起,高二7班的班导,也就是羽翔,小樱她们班的"大饼老师"成达秉一脸欣慰的踏进了教室.

  咳咳,各位同学,想必早在几天前大家就听说我们学校要来一批韩国的留学生吧?也就是在今天的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到来.

  说完带头啪啪的鼓起了掌.

  这时,从门外闪进几个身影,羽翔是瞧也懒得瞧,直接把视线落在手中的漫画书上.

  天啦!他好帅咯!

  小樱的一声惊呼把羽翔的思路拉了回来.周围是一片吸气声.

  眼眸微抬,便被讲台上的那个一身炫黑的男生吸引住了.他,绝对是她这一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男生了.没错,是好看!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哪什么样的语句来形容他,只剩下这惨白的好看二字.

  @$,$,^&*(*&)(&,^@*@$,,$^@$^&@!@,,^(*&)

  看他在讲台上叽里呱拉一大堆,却没一个人能听懂他在说什么.真是的,入乡随俗都不知道吗?来到这儿居然讲韩语.

  蒽,那个同学,你应该讲汉语.

  大饼老师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的道.

  男生也是不好意思的一笑,继续道.

  大家好,我叫金圣皓,是从韩国来的留学生,第一次来到中国,我希望和大家都能成为好朋友.

  啪啪啪啪---

  原本稀落的掌声刹那热烈起来.

  唉!帅哥的魅力啊!

  从金圣皓进门的一刹那,就已经注定他成为高二7班的焦点了,甚至是整个圣中,就连羽翔也不得不甘拜下风了.

  羽翔,你觉得那个金圣皓怎么样?

  难得雪樱有点八卦的问道,可是.

  什么怎么样啊?我觉得就那样.

  羽翔说这话时一脸的无所谓,让旁边的雪樱恶计暗生.

  是吗?那不知道是谁在他刚刚来的那一天眼都看直了呢!哎呀!我怎么就忘了呢!可真得好好想想.

  小丫头,你故意的是吧?

  看到雪樱一脸揶揄的笑,羽翔的嘴角也不住上扬.

  如果能够一辈子这样的话,那该有多好?

  如果上帝将雪樱这个天使遗忘了,不打算这么快就将她收回去该有多好?

  如果小樱没有患那该死的病该有多好?

  为什么呢?

  为什么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如人愿?

  既然雪小樱这么看好他,那在小樱的心里,是他好?还是易俊连好呢?

  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羽翔一脸期待的望着她.答案虽是显而易见的,可还是怀着那么一份小小的期待.该死的,怎么会这样呢?羽翔心中懊恼至极,难道自己是喜欢他的吗?不,不,不,这是绝对不行的,绝--对!!!

  这个问题太白痴了,在我心里,当然是易俊连更好啦!呵呵.

  说完,雪樱还羞涩的一笑,一脸的幸福.是的,幸福的笑.

  易俊连?当然?原来在小樱的心里,还是他比较重要啊!

  和小樱在学校里漫无目的的走着,微风习过,牵动了校服的裙角,青丝飞扬,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唯.

  任谁都不愿去打扰,可偏偏就是有那么一种人,非常的不识趣,硬是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

  雪樱,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你好久了呢!

  来者是那几个留学生中的一个,叫承铭.名字到是有趣,成名?哈哈!!!估计他老爸是想叫他以后干个什么大事,好成名.哈哈!!!

  你找我干嘛呢?

  我,我想请你吃午餐,可是午餐时间不是已经过了吗?而且我已经和羽翔吃过了,要不就下次吧!

  啊?哦!好的!好的!

  羽翔在一旁看着,一直忍住没笑,就差没内伤了.

  这个承铭怎么就这么可爱呢?一见到小樱就紧张得不得了.

  羽翔,今天下午还有化学实验的考试呢!我现在得去抓紧时间去恶补一下了,你先逛着吧!

  蒽!好的,那你就和承铭同学一起走吧!

  蒽!

  雪樱踏着欢快的步伐和承铭远去,羽翔呆呆的朝他们背影远去的方向看了好久好久,才默默的收回视线看向身后的那个人.

  易俊连?竟然是他?

  羽翔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慌乱,恰巧落入有心人的眼里,易俊连有些心痛的望着她.

  为什么你每次都要躲开我?

  好听的声音再次响在耳边,羽翔的身子像是受了寒似的一颤.

  我没有躲你.

  没有吗?

  易俊连默默的低下头,声音若有似无的夹带着苦楚.

  既然没有躲着我,那为什么每次一看到我就要走开呢?是因为我说我喜欢你吗?  学校南面的小树林里,羽翔气喘吁吁的跌坐在地上。

  为什么?

  为什么会是这样子的呢?小樱喜欢他,而他却对自己说“我喜欢你”。小樱是她最珍惜的朋友,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捉弄人呢?

  羽翔无奈的苦笑。她没有告诉他,她从12岁那年在公园见到他就喜欢他了。这个秘密,除了自己谁也不知晓。但即便是谁也不知晓的秘密,从今以后也必须要被抹去,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风吹得树叶哗啦作响,更加将这片小树林衬得寂静,除了树叶的哗啦,就只剩下呼吸与心跳。

  羽翔有些绝望的闭上眼,却突然从身后传来渐近的脚步声。

  谁?

  羽翔惊喝一声,猛的回头,却发现金圣皓笑意盈盈的站在那儿。偶尔飘落的树叶将他衬得像随时都会羽化而去的仙人一般。

  你怎么会在这儿?

  因为心情不好,所以语气也不免的有些恶劣,似乎是在质问对方。

  不过好在对方还是好脾气的回答道:我好不容易发现这么一处好地方,刚休息了没多久就发现有人进来了,所以也就过来看一下。呃~那个你坐在地上没关系吗?很脏的哎!

  还是那张笑意盈盈的脸,平时看着挺赏心悦目的,可放在今日,却是格外的碍眼。

  不用你管我,还有你离我远点。

  这一次,语气是极端的恶劣。一想到刚刚的事,心就会痛,一股无名火就哧哧的往上蹭。

  好半晌,两人都没有说话,周围的空气悄然变化着。

  李羽翔。

  干嘛?

  不要动!

  什么?

  不要动!你后面…………

  金圣皓的话没说完,直接透过羽翔,紧盯着她的身后,神甚是紧张。

  我身后有什么?怀着这个念头,羽翔缓缓地回过头。

  四目相对,对方以一种阴森的眼神盯着她,满是贪婪。她想尖叫,可嗓子此时干得冒烟,一个音调也蹦不出来。因为对面一条眼镜蛇狠狠的盯着她,也许它早就一相情愿的把她规划为自己的食了吧!

  怎么办?它的信字哧哧作响,就想屠夫在磨着屠刀一样。

  羽翔是动也不敢动,这一刻,羽翔有着一种如牢笼里待宰的肥猪一样的错觉。

  这时,她干脆把眼睛闭上,心道:你要咬就快点咬吧!别磨蹭着吓人了。

  闭着眼的羽翔没有看到,也就是在那条蛇要有所行动的一刹那,金圣皓欺身而上,左手迅速而准确的扣住了那蛇的七寸。

  听到响动的羽翔慢慢睁开眼。不可思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还不确定,又用手使劲掐了一下胳膊。很痛!!!

  金圣皓左手扣在那条扭动不已的眼镜蛇的七寸上,脸上早已不复往日的温和,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冷峻。这一刻,他化身成为一名立于泰山之巅的侠客,那么的不可一世。似已绝尘而去,仿一尊神明。

  手微微的用力,那蛇便已不再挣扎,软趴趴的被金圣皓手一扬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回过头,羽翔已是目瞪口呆。

  起来吧!地上很脏,再不定呆会儿又有什么蛇虫鼠蚁要来找你聊天了。

  说这话时,脸上又换回了平时的那副面孔,温暖如阳。

  也只是片刻,羽翔也恢复成了往日那副处变不惊的摸样了。今天的一切都太出乎意料,以至她连往日的沉稳都没了。

  你很厉害,谢谢你了。

  说这话时,羽翔的神情是很诚恳的,但还有一句是她没说出来的:你严肃的样子好恐怖!

  自这件事以后,羽翔对金圣皓的看法就大大的改观了。原来他还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