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市井之徒 > 正文 第0118章 离开拳场
    熊哥高大身影矗立在门口,静静的望着前方。
    尚扬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一半是出自刚才李三儿的那番话,另一半是出自身体本能反应,事来了不躲事,既然葛中不认同自己装糊涂,那么也没必要继续装,没开口,默默走过汗水挥洒了两个多月的训练室。
    熊哥见到走到身前,转过身在前方带路。
    虽说尚扬只是在训练室里出现两分钟,可他的离开仿若把所有空气都抽空,人人都开始变得摇头叹息,两个月时间不长不短,说培养兄弟感情太夸张,比普通人近一些还是有的。
    最里面的李三也缓缓转过头,训练室门没关,视线透过房门,看到越走越远的两人,无悲无喜的站起来,抻个懒腰,随后走到休息室里换衣服,像是要告别似的看了看这间休息室,摇摇头离开。
    尚扬与葛中接触时间不长。
    从见到第一面开始,到现在,充其量不过三个月时间而已,在他印象中,这应该是中水县最有威严的男人,成熟、稳重、不怒自威,可见天见到的确实截然相反,或许是知道葛中当年剑走偏锋,把熊哥送给冯玄音才拿到的拳场,也把自己包装成临水小明星,打包送给那个女人,一切手段见不得光,也就不那么威严了。
    “中哥…”
    尚扬一如既往的笑着,与平日里没有半点变化。
    葛中坐在又一桌之隔的办公椅,没有端坐,靠着,应该是最舒坦的姿势,脸上没有沉重、没有严肃、没有忧郁,只是很平静,与天气一样,晴空万里乌云,他抬手摆了摆,让熊哥出去。
    熊哥默不作声的退出去。
    “你小子啊!”
    葛中笑着抬手指了指尚扬:“不是一般人,从我见到你第一面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但是没想到能特殊到如此程度,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还没喝过酒,今天喝点…你放心,肯定没有药了,呵呵…”
    打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瓶玻璃瓶白酒,还有两个三两半的超大号杯子,一袋花生、一袋蚕豆,他打开这瓶年头至少在十年以上的白酒,给尚扬倒了满满一杯,也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尚扬平静如初的表情,没有多说。
    “喝一口?”
    葛中主动端起酒杯。
    尚扬没有拒绝,端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
    玻璃杯发出叮的一声,两人都喝下去一大口,这酒很烈,顺着喉咙流下去的时候,与辣椒水没什么区别。
    “看你这样应该是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吧?”
    已经把话说到如此程度,没有必要装傻:“没有!”
    他没有说后来李念给自己救了,也没说或许发生,只不过是丁小年。
    “想到了!”
    葛中点点头,他是酒精过敏体质,喝一口面色就变得通红:“冯姐很看重你,能看出来她对你兴趣非常大,如此精品肯定不舍得一口吃下去,说不准还会把你当成朋友来处,她是咱们惠东市的玫瑰花,如果有那一天…我希望你别报复我!”
    说着,又把酒杯给端起来。
    尚扬没有拒绝,他酒量不算太好,也不是很差,一瓶白酒两人喝,半斤问题不大。
    放下酒杯想了想道:“你说话我会听,因为我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谁带来的,纵使有千错万错,你能让我在拳台上站起来,都是帮助,我会记得!”
    葛中略微错愕。
    这番话与冯姐的猜测如出一辙,中心思想都是感恩二字。
    没有多表态,而是问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从铁牛差点被人捅死,后来又搬家,有一句话叫要看最终的受益者是谁,具体怎么说忘了,铁牛倒下在拳场一定能传开,而我是最大嫌疑人,这点无可厚非,随之而来的就是名声的增加,偏偏官方没有找我,都被你摆平,让我名正言顺接受别人投来的目光,那么这件事不是我做的,就是你做的,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人…”
    葛中点点头:“继续说下去!”
    “再后来我就听说了拳场不简单,所谓不简单一定是更高层面,也就是矛盾点在市里,但我没继续往下想,因为打铁还需自身硬,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可风头过去摔死的都是猪,我不想成为猪,也不能成为猪”
    “说来不怕你笑话,我从小就认为自己与别人不一样,我不会是个普通人!”
    “再之后就是寻常比赛,我能看出来每一次的对手难度都在增加,应该是试探的我的实力究竟怎么样,随后就是这次季度赛,把我安排到三名知名选手中间,一定是有目的,因为你了解季度赛重要性,还有个最强底牌博士没有露面,没必要把我送上去,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就确定了!”
    这番话还是尚扬第一次说出来。
    “你什么都知道,但就是不说,很气人!”
    葛中自己喝了一口,盯着尚扬道:“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与比自己小很多人的人坐在一起喝酒,很俗,在我眼里就是个孩子,也曾认为自己是临水第一聪明人,你们在我眼中都是棋子,了你却给我上了一课,年纪轻轻就能如此,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我以为大家都是傻子,你也是傻子,要不是冯姐看透你,我还是把你当成傻子的傻子…哈哈”
    葛中已经很久没在人面前敞开心扉,哪怕是搭档这么多年的熊哥也不行,毕竟当初熊哥出卖自己,才换来葛中今天的地位。
    总是多了一层无法穿透的薄膜。
    “这顿是告别酒,喝完这顿你再也不属于拳场,我昨天回来的早,恰好是表演赛过后的总决赛,拳场方面承担不起这个责任,一旦拳场信誉受到质疑,后面会举步维艰,所以只能把责任都推到你身上,而你也不能在拳场了…”
    “操!”
    这话不是尚扬骂的,而是葛总,声音很大,紧接着抬起头直白道:“没有任何一个老板,能容许手下的人比自己还聪明,明白么?
    “你的训练强度太可怕了,来拳场比赛的拳手,虽然都没说,但私下里都怕你,有些问题人人都知道,比如每天多加班一个小时能多赚多少、每天少吃一口饭能减重多少,但真正能坚持下来人凤毛麟角,你就是那凤毛麟角之一,人人都知道你未来怎么样,我也知道,再加上冯姐对你的另眼相待…”
    “郑海那个二百五货色不值得重视,但我害怕有一天,这个拳场从姓葛变成姓尚!”
    这番话绝对够直白。
    葛中在把尚扬送到别墅时想好了俱乐部决赛选手不能参赛的对策,但随着冯姐的提醒,又给全盘否定。
    尚扬有所准备,但听见自己即将离开拳场,心里还是狠狠的揪了一下,他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装成什么都不知道,在没能力站直的情况下,一直弯腰做人,谁成想还是让人感到危机。
    “拳场的影响我可以承担!”
    话说了一半,留了一半。
    剩下的是:我还想在拳场打拳。
    没说出来是不把自己显得太卑微。
    葛中缓缓摇头,他不止过敏,酒量也很差,说话已经开始吐字不清:“我不能留你,半辈子拼下这点底蕴,如果有一天落到你手里…我相信你不会,可年纪不小了,无法接受任何有风险的抉择”
    很残忍,他的无法冒险,把尚扬近几年规划全部打乱。
    尚扬抬手猛灌了一大口:自己想留,他却不敢要,想想也挺好笑的。
    葛中弯下腰,从下方柜子里拎出一个袋子,放到桌子上,推到尚扬身边,从形状分析无疑是钞票:“这钱是你这个月的工资!”
    尚扬没拒绝,但也没立即伸手。
    “我把你卖了!”
    葛中又道:“准确的说是合同转让,转让到市里,他们近两天就会联系你…”
    尚扬不解,市里还有拳击俱乐部?没听说过,是一点没听说过。
    “我是个商人,不能做赔本买卖,在你身上的投入,必须得赚回来,呵呵”
    葛中苦笑着抓起酒杯,眼睛看酒杯已经发直,顿了几秒后,猛然道:“尚扬,你记住,一个人要成大事,感恩之心一定要有,但是!不要指望你对任何人的感恩程度,来换取他对你的进一步怜悯,没用,一个男人,一定要把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哪怕是爹妈、老婆、孩子,也要让他们以自己为主导”
    “一旦自己的前途都寄托在别人身上,那么注定走不远!”
    尚扬端起酒杯,碰了下,然后一饮而尽。
    这话不难理解。
    他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感恩葛中,却被葛中当成替罪羊,又给卖了!
    假如最初就不按照葛中的想法做,不去找郑海、上台比赛,后来即使与冯玄音发生什么,还是会继续留在拳场的,因为这样即使冯玄音也未必敢推断自己全都知道。
    葛中瞪大双眼,重重问道:“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会感恩我还是与我抗争?”
    尚扬笑了笑:“想听真话假话?”
    “假话!”
    “抗争吧!”
    尚扬脱口而出,抬手把剩下的酒全部喝完,抓起装满钞票的袋子:“中哥,谢谢你最后的话,说太多显得矫情,走了!”
    他说完,转过头准备离开。
    葛中见他走到门口,一手牢牢握着酒杯,里面剩余的酒水都在震颤,咬牙道:“尚扬,如果你真有功成名就的那天,别报复我行么?”
    尚扬一顿,没有任何回应的开门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