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市井之徒 > 第0564章 真相只有一个
    尚天失踪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第二天一早就在省会引起轩然大波,事情的过程在人们的臆想与潜意识之下,更是把矛头都对准了尚扬。
    有人说:尚扬是不甘心放弃财产,想要把尚氏国际的继承人除掉,然后利用那些老臣,一点点蚕食尚氏国际。
    有人说:尚氏国际和永城投资的矛盾,已经大到不可调和,双方开始真刀真枪拼杀。
    还有人说:尚扬一直都这样,惹急了就见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虽然外面闹得沸沸扬扬,但身为当事人的王熙雨没有表态,一切工作照旧,像是失踪的不是自己儿子,而是赵素仙的儿子。
    至于尚扬更没有在任何场合发表过言论,什么态度也没人敢问。
    猜测很多,可没有绝对证据都不做数。
    尚扬并没有放弃查找线索,早上起来又亲自去了一趟赛车地点,护栏已经被修好、所有损坏的车辆也都被拖走,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尚天或者王熙雨,而是为了自己。
    尚天自己走掉还好。
    如果是有心之人带走,那么一定有目的。
    而他的目的,极有可能是让尚氏国际和永城投资碰撞,这两个企业碰撞,响声一定是惊天动地的,而敢在这两个集团之间做手脚,不会是小人物,至少得是能抗衡这两个集团之一,不落下风。
    “白家?”
    尚扬脑中冒出一个词,纵观整个北方,也只有一个白家敢这么做,而且在那次酒会上,自己让白家的继承人白云天颜面无存,后来在惠东市,又把白家培植起来的势力给瓦解,说起来他们对自己有恨。
    也有理由这么做。
    但关键的问题是:他们怎么做到三分钟之内给尚天转移的。
    “咔”
    尚扬站在一堆保时捷的玻璃碎片中,给自己点了只烟,昨天天太黑,并看不清,现在能看见旁边的斜坡都是树林,针叶林,也就是俗称的松树,这里是通往潜龙潭的景观大道,所以现在是冬天,也是绿意盎然,树叶浓密。
    有人藏在树林里并不好发现。
    “哒哒哒”
    他走进树林里,做出个异于常人的举动,开始跑,以前晨练从临水跑到惠东的脚力,能连续奔跑一百公里,并不虚假,但现在他跑了两步就放弃了,因为在树林里要与跑车在公路上的速度相比,简直是天方夜谭,不切实际。
    尚扬不怕倒霉。
    但必须得知道,这个霉是怎么形成的。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自己爬走,倒逼王熙雨对永城投资下手!”
    尚扬突然得出这个结论,并且越发坚定,更进一步想到:“有没有可能,这一系列也都是王熙雨设计的?她是能从出现临水县,设计到尚五爷离开之后全过程的女人,在会议上她被逼到带着几百位管理者一起打嘴巴,这个不是小仇,如果没有合适理由就进行攻击,赵素仙一定会全力反击,可要有一个恰当的理由,就能事半功倍,有一个更大的开战理由,那么赵素仙的气势就会弱上几分!”
    “尚天失踪的理由足够大,也足够让外人在心理层面上站在她的一方!”
    尚扬这么想着,越来越觉得接近事情真相。
    当下只需要解决一个问题:她是怎么让尚天失踪的?又是怎么保证尚天安全的?都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但有几个能用孩子做诱饵的?
    这是个大难题。
    他还在树林里左右观望着。
    “嘘”
    听到一声口哨声。
    循声看去。
    就看马路的护栏边站着一个人,万年不变的运动装,即使现在是寒冬腊月也从来不开,拉链落在最上方,平头,双目炯炯有神。
    “回来了?”
    尚扬走出树林,向护栏走过去。
    “今早刚到,到了就听说你谋杀亲弟弟的喜讯!”
    李龙开了句玩笑,自从赵素仙回到省会,他确定尚扬不会发生危险,就回了南方一趟,说是给师傅祭拜,后来是把他从小生活的那个庙给翻新了,虽说已经没有住持,更难得有香火,但好歹里面还供奉一尊菩萨,李龙不信,可从小耳濡目染,还是很敬畏。
    他翻过护栏,向下看了看,随后身体向前一倾,在空中还翻了一下,五米的高度,稳稳落地。
    “时间长不练,不行了,那座庙在山上,以前为了下山方便,经常这么跳,时间长不跳,腿麻了”
    尚扬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护栏上方,这个高度自己跳也没问题,但绝对不会像他这样,闲着没事跳下来,万一有碰撞犯不上。
    尚扬随口回道:“已经够用,如果有人追你,你跳下来,他们未必敢跳”
    “有人敢追我?”
    李龙不留痕迹的装了一个逼。
    尚扬哈哈一笑,貌似还真没有人敢追他,起初是惠东第一高手张宇,在他几脚之下被打到肋骨断裂,后来是在省会,以一敌十几位手持砍刀的壮汉不落下风,然后是白家的聂叔被他打得自信心受挫。
    简直就是未尝败迹的神人。
    尚扬拿出烟盒,给他递过去,嘴上不甘心的问道:“以你专业的眼光来看,人究竟能不能跑过法拉利?”
    李龙接过烟,平淡的扫了他一眼,没有回应。
    傻子都知道不可能。
    他自然不能说话。
    尚扬又问道:“如果是你,以一百的速度冲出护栏,有没有时间反应?”
    李龙摇摇头:“会功夫,不代表刀枪不入,街头表演胸口碎大石的都有功夫,你用刀砍他,他也会出血”
    没有给出惊为天人的答案,尚扬有些失落。
    因为现在问题又陷入僵局。
    王熙雨能舍得尚天做诱饵,但一定不会是用命来保底。
    李龙想了想道:“我生活的那座庙在山里知道吧?”
    尚扬点点头,这个自然知道,因为他不止一次提起过。
    “我师父经常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自缘身在最高层!”
    尚扬怪异的转头看他一眼,这句诗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没有看清问题,是因为角度不对。
    “跟我来!”
    李龙说着,在前方带路,不是向树林里走,而是向旁边的斜坡上走,要走到护栏边。
    尚扬笑骂道:“我以为你能跳下来,还特么能飞上去?闹了半天是装个落地逼…”
    李龙无语的摇摇头,飞上去不可能,但如果有助跑距离,未必不能跑上去。
    两人翻过护栏,来到路上,但没有停留,而是翻过另一侧护栏,向山坡上爬去,很陡峭,得有五十度左右,好在石头都比较坚固,能踩能抓,花了大约二十分钟,才爬上不到一百米的山顶。
    果不其然,站在这里看到的风景确实不一样,脚下的油柏路像是一条巨龙一般,蜿蜒前行,另一面有山阻挡,看不到潜龙潭,不过向前方眺望,能看出很远很远。
    山顶风很大,吹的尚扬通透。
    “你别告诉我,上来就是看风景的?在老家没看够,还来这里看…”
    尚扬并没有任何奇特发现。
    李龙主动道:“你最开始想到的,尚天是怎么消失的?”
    “被人带走的呗,我没掉下去,意识都昏沉几分钟,他比我严重,即使不会昏迷,十分钟中会内也一定没办法动地方,可他没了,那就一定是被人带走的!”
    这是尚扬最初的想法,没有任何杂质。
    李龙又道:“那么否定这种想法的线索是什么?”
    尚扬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不介意再推导一遍,眺望远方道:“首先是,我俩赛车纯属意外,其次是发生车祸纯属意外,发生车祸的地点也是意外,最后是,只有三分钟时间,怎么可能行动如此迅速!”
    “那他被人带走的证据是什么?”
    尚扬转头看着他,问题怎么又绕回来了:“他自己动不了,就是被人带走的!”
    李龙耸耸肩,道:“这不就结了,既然能被人带走,那么就说明要带走他的人准备很充分,同样可以说,那个人准备的很充分!”
    尚扬崩溃道:“你这么说就又回到第二个问题,否定的线索…”
    李龙缓缓道:“根本没有后面的问题,都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在绝对得实力面前根本不会有那么多意外!”
    尚扬也很愿意跟他来一场辩论,争吵的越激烈,就说明距离真相越近。
    指着下面道:“从潜龙潭到这里快有十公里,这是公里的任何路段,都能发生车祸…”
    尚扬说着说着,突然停住。
    瞳孔越来越小,觉得后背嗖嗖冒冷风,毛骨悚然,猛然转头看向李龙,脑中想到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你是说,从潜龙潭到事发路段这八九公里,都有人?”
    虽然心中想到,可把话说出来,尚扬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也是唯一的可能,只有在这段路的护栏下方都有人,才能保证三分钟之内,无论在哪发生车祸,都会有人第一时间出手。
    可这个阵仗也太大了点,幕后那个人,得是多大的手笔?
    简直不可想象。
    李龙又道:“未必不间断,但每个容易发生车祸的弯路,都一定有人在守候…”
    尚扬觉得头发都开始变冷,越发感到恐怖。
    快十公里的路段,满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