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辣手小医妃 > 第824章 翻张子尧旧案
这会儿见人的时候,果然又是先梳洗过的。
秦怀玉莫名想起来,晚辈见长辈的时候,才特意梳洗换衣,一时有些想笑,可又不敢让顾明渊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因咳嗽了一声,问道:“王爷回来的正好,可要一起用膳?”
顾明渊还没吃,闻言自然是应声,待得丫鬟送了碗筷来,他摆手便让人出去了。
“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
听得秦怀玉问,顾明渊笑了笑,给她夹了菜,一面道:“今日事情少,处理完就回来了。”
其实并不是,事情堆积如山,只是有轻重缓急,再则还有内阁跟六部协理,他所需要管的并不算特别多。
不过,今日之所以要早点回来,其实还有一件别的事情要说。
“我先前递了一道折子,今日父皇准了。”
听得这话,秦怀玉抬起头来,问道:“是什么折子?”
顾明渊咳嗽了一声,道:“跟师父有关。”
张成林的身世,先前顾明渊是打算让他自己告诉秦怀玉的。只是这几日跟张成林聊过,对方对此倒是毫不在意,只说让他说了便是。
今日正好折子批复了,所以顾明渊觉得,时机到了,也该让秦怀玉知道真相。
毕竟,等过两日彻查起来,届时京中风风雨雨,秦怀玉便是坐在家中,也是会听到的。
与其让她听到那些真假掺半的消息,倒不如自己先告诉她。
见他这模样,秦怀玉却是心中一沉,顿时坐直了身子,问道:“师父怎么了?”
顾明渊见她紧张的模样,因笑着安抚道:“别怕,不是什么坏事。说起来,倒算是一桩好事了——其实,师父本名不叫张成林,那只是他的化名。他的真实身份,乃是前太医院案首,张子尧。”
三十年前,药王谷传人张子尧,以布衣之身打败宫中无数太医,年纪轻轻便坐上了太医院案首的位置,哪怕是到了现在,那也是太医院里的一个传奇。
……
室内,满是安静。
饶是顾明渊在讲述的时候,已经尽可能的简略了事情的始末,只告诉了她过程。
可她仍旧能从那只言片语之中,听出当年的惊心动魄来。
她不是没有想过师父的身份,可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惨烈的故事来。
她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发出声音来,只是那声音却格外的暗哑:“那,师父知道,他可以翻案了么?”
当初那样意气风发的男人,却遭遇了种种不公,甚至被逼隐姓埋名十五年,到如今,终于有了沉冤得雪的机会。
可是……他已经垂垂老矣,那些逝去的岁月,终不会回头。
见秦怀玉悲伤的模样,顾明渊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他知道,也,很开心。”
是真开心,还是只是对一个结果终于到来的解脱,其实谁都不知道。
但至少表面上,他还是触动了的。
顾明渊心中有些叹息,见秦怀玉的眼神有些悲伤,复又抱了抱她,道:“莫要想了,明日带你去见师父,可好?”
正好,他也有些细节需要跟张成林沟通。
闻言,秦怀玉点头应了,拿起筷子,心中却是忍不住回想顾明渊说的话。
自初见时,她就觉得师父这个人是有故事的,那样一双沧桑的眼眸,非经历诸多不会有。
但她没有想到,却是这样的惨烈。
……
第二日的时候,顾明渊果然带秦怀玉去见了张成林。
皇帝的病症终于稳定了下来,张成林忙碌了一夜回府,见到的便是这二人站在门外。
“怎么着,当门神呢?”
听到自家师父的声音,秦怀玉顿时回头,笑眯眯的行了礼,见他神情疲惫,一面上前过来搀扶他:“给师父请安,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家里没人,好在您回来了。”
因着张成林不太习惯家里有仆妇,所以他家里请的这个仆从,都是白日来下午走的,只消将家里收拾妥当便可。
今日宁安去了营中,而张成林在宫里,他们夫妻来的时候不巧,只见这大门紧锁。
原本顾明渊都打算先回去的,谁知人还没走,就先见他回来了。
此刻见秦怀玉上前去搀扶他,顾明渊也回过神儿来,忙的跟上来,扶着他道:“师父辛苦,您身体可还吃得消?”
闻言,张成林先是拍了拍秦怀玉的手,又睨了一眼顾明渊,嗤了一声,道:“放心好了,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还撑得住。”
给皇帝看诊,无非是心累一些,且皇帝的身体也熬不了多久了,他心知肚明,现下不过是给人吊命,根本不必废太大的功夫。
只是面对着对方那张脸,让他心里不大舒服罢了。
不过皇帝到底是顾明渊的亲爹,所以张成林并未将这话说出口,只是招呼着人进了门,一面道:“随意坐吧,今日的厨娘还没来,热茶自己烧水去。”
秦怀玉来的时间长了,对这里的摆设轻车熟路,闻言自己便去取了东西,一面笑眯眯道:“师父先坐着吧,我去给您烧水去。”
眼见得秦怀玉去了,张成林回头看了一眼自顾自坐下的顾明渊,哼了一声道:“你倒是好福气,怀玉丫头这般乖巧,还真是便宜了你。”
越是跟秦怀玉接触久了,张成林就越能理解自己好友的那颗心——自己家粉雕玉琢的小丫头就这么被人给拐骗走了,任谁不生气?
虽说这人是自己的正经徒弟,但张成林却是更加偏向秦怀玉的。
听得张成林这话,顾明渊也不恼,只是温声笑道:“师父说的是,我也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
能得偿所愿,他可不就是修来的福气么。
见他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张成林不由得失笑。
二人说了几句闲话,方才听得顾明渊道:“此番证据齐全,师父不必担心,想来几日便会有结果。”
这次他之所以会请求父皇重审当年张子尧旧案,便是因为证据确凿,且那最大幕后主使静嫔,现下还在大理寺里关着呢。
若非如此,他也不至于提出来。毕竟师父的事情搁置了太多年,只要提出来,就必须得给他一个圆满的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