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876章 乱刘宋(2)
    饥饿难耐的流民们投来一道道噬人的目光,死人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不可怕,反而是最好的食物。

    “干什么?滚开,都给老子滚开!”戴林突然冲上来拿出一柄生锈的刀向一个个靠近的流民挥舞,流民们害怕,纷纷后退。

    若不是戴林拿着刀在前面开路,汪全还真不一定能把自己妻儿的尸身带出去安葬。

    等找到一处隐秘的地方把妻儿安葬了,汪全神情呆泄的跪在坟堆前。

    戴林问道:“汪兄弟,今后可有什么打算?”

    汪全苦笑:“妻儿都没有,我如今已是孤身一人,活着似乎没有啥意思了!”

    “汪兄这话就不对了,俗话说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人呢?我想弟妹和令郎在天之灵也希望你能过上好日子,能吃饱穿暖!以我看来,我们如今之所以变成这样并不是老天爷的过错,而是人祸!皇帝昏庸无能,官员和世家勾结,对我等巧取豪夺,霸占我们的田产,我们连野菜树皮都没得吃,那些达官贵人却是顿顿山珍海味、花天酒地,这世道不恭啊!”

    说到这里,戴林对汪全说:“凭什么那些达官贵人就可以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凭什么我们这些苦哈哈就得受冻挨饿?汪兄,实不相瞒,这种日子我不想再过下去了,如果要死,我戴某也要吃顿饱的再死,我已联络了一些跟汪兄和我一样的兄弟,我们打算趁着今天大家都吃了一段稀粥有了一点力气杀官造反,若是能夺得一些兵器,咱们就杀进城去,占了粮仓和府库,让所有人都吃饱、穿上新衣裳!若是不成功,反正是个死,死在官府的刀剑之下与饿死也什么区别,你敢不敢跟着我一起干?”

    汪全抬头,抱拳道:“都到这个地步了,我汪全也已是烂命一条,就跟着戴兄弟搏一把,成功了咱们就大口吃肉大口吃酒,若不成功,咱们兄弟就一起共赴黄泉!”

    “哈哈哈······好,说得好,就这么定了,汪兄弟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其他兄弟!”

    不久,汪全在戴林的引路下来到了一片窝棚区,这里的流民都已经领到了稀粥,正喝着,他们看见戴林带着汪全走过来,都起身打招呼:“戴老大!”

    戴林一一点头,接连点了几个人,“请诸位兄弟都到我的窝棚来,咱们商议一下!”

    被点了名的一共八个人,加上戴林和完全一共十个人走进了戴林的窝棚。

    在戴林的招呼下,大家席地而坐。

    戴林向众人介绍汪全:“这位是汪全汪兄弟,他的妻儿刚才也饿死了,若早半柱香的时间让他们喝到粥水说不定都能活过来······算了,不说这个了,免得引得汪兄弟心中悲痛!咱们还是说正事,汪兄弟已经答应与我们一起起事!你们可别小看汪兄弟,他是有武艺在身的人,寻常七八个大汉近不得身的!”

    众人一听,都对汪全表达了商议和亲近,毕竟他们要干的可是杀头的大事,若是没有一点本事和胆量,只怕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拖累其他人。

    其中一人说:“我们很欢迎汪兄弟,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只怕等粥施完了,那些当官的和护卫兵丁们就会回城,咱们得在他们回城之前动手!”

    “没错!”戴林点头,接着他开始安排任务,在场的每个人都带着十几个人分别接到了各自的任务。

    等一切都安排完毕,戴林问道:“各位都清楚自己的任务的吧?事不宜迟,各自去召集手下兄弟,咱们一起行动,从四面合围上去,先把外围的兵丁干掉,再逐步向内渗透!”

    “诺!”

    其他人都依次出去了,戴林对汪全说:“汪兄弟,待会儿你跟着我走!”

    “好!”

    百十号人在窝棚前集中完毕,戴林看了看众人,点点头:“出发!”

    于是众人分散开来,向外围分散而去,戴林带着十几个人也向其中一个方向走过去,汪全跟在戴林身侧。

    走到窝棚区外围,戴林和汪全等人就看见外围每隔五六丈站着一个拿着长矛的甲士,然后戴林向其中两个手下兄弟打了一个眼色,这两人就原地争吵继而厮打起来。

    附近的两个甲士互相看了看,担心这样的斗殴引起连锁反应,其中一个甲士大喝一声:“干什么?停下,不准厮打,快停下!”说罢和另外一个甲士一起走过来。

    戴林向其他人和汪全打眼色,大家不动声色悄悄围上来包围了这两个甲士,趁着这两个甲士拉架的工夫,戴林突然冲上去拔出匕首抹掉了其中一个甲士的脖子。

    另一个甲士大惊,立即端起长矛就去刺戴林,这时汪全一把拉住长矛的末端,长矛刺不出去,甲士回头大怒,却被正面的戴林冲上来刺中了咽喉。

    “快,扒下他们的甲胄给我和汪兄弟披上!”

    在戴林的吩咐下,其他人在外围掩护挡住了附近其他甲士的视线,剩下几个人把两个兵士身上的甲胄扒下来给戴林和汪全披上。

    待穿戴完毕,戴林撤着身体向附近两个兵丁招手,示意他们过来,被招呼的两个兵丁不知是计,离得稍远也没看清楚身披甲胄的人已经不是他们的同袍。

    这两个兵丁走过来,戴林和汪全两人突然转身挺矛刺杀,“噗嗤、噗嗤”两声,两个兵士又被杀死,他们的甲胄被扒下,戴林的两个手下披上了他们的甲胄。

    用这样的方法,戴林和其他几个头目一一把外围官兵扑杀,很快人手获得了一杆长矛和一套甲胄,甚至好几个人都缴获了佩剑。

    戴林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按照约定,其他头目要以口哨回应,果然,其他头目分别在四面八方吹响了口哨,这表示他们全部完成了清楚外围岗哨、抢夺兵器铠甲的任务。

    “其他各个小组都成功了,我们向内推进,遇到官兵就杀,但尽量不要搞出太大的动静!”戴林说完就带头一手提着长矛,一手按着腰间的宝剑向官吏们所在的方位走去。

    很快到了施粥的现场,外围还有一些兵丁甲士站岗维持秩序,在官员们所在的位置也还有近一百多官兵护卫他们的安全。

    戴林再次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声,五个组的人分别向站岗维持秩序的官兵们杀过去,这些站岗的官兵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很多人来不及应对就被杀死,他们的兵器被人抢走,铠甲也被人扒下,甚至还没有咽气就被流民们拖走准备煮了吃掉。

    但杀官兵的举动还是被人发现了,不少流民吓得慌乱逃窜,场面顿时乱了起来,戴林的大吼声响起:“父老们,杀光这些官兵,抢夺他们的兵器和铠甲,咱们一起杀进城去,吃香的喝辣的,不想饿死的就跟老子干!杀啊——”

    “杀啊——”汪全带着其他几十个人一起大声附和,跟着戴林一起冲向官员们所在的位置。

    这些官兵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正在与站岗的兵卒们厮杀的那一部分人身上,没有料到还有另外一波人会突然从旁边杀出来。

    太守彭豫脸色发白,惊恐万分,大叫:“这些刁民造反了,众将士快护着本官回城,只要回到城里,本官重重有赏!”

    兵士们于是护卫着太守彭豫和其他官吏向城门方向撤退。

    “别让他们跑了,拦住他们,跟我杀!”戴林一边端着长矛刺死一个兵丁,一边大吼。

    一些胆大的流民听了戴林的话都围了上来,官吏们撤退的速度慢了下来,太守彭豫大叫:“把那些拦路的人都杀了,别让他们把本官堵在这里,给本官杀!”

    到了这个地步,这些流民根本就不怕死了,官兵越杀,越引起流民们愤怒和凶残,他们嚎叫着扑上来,尽管一个个被兵丁们杀死,但依然不断有人围上来。

    兵丁们终于杀到手软没了力气,他们被流民围在了中间。

    戴林和汪全带着人马挤进去,他把长矛丢给旁边一个手下兄弟,自己拔出宝剑大吼:“杀!”

    “杀——”所有人都跟着戴林冲上去。

    一阵兵器交鸣声响起,也还有兵器刺入身体声音,有骨头被斩断的声音,一道道鲜血飞溅出来,一具具尸体倒下。

    太守和官吏们以及护卫他们的兵丁们全部被杀死了,戴林和汪全等所有还活着的人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

    “哈哈哈······”戴林大笑不止。

    汪全见状,也大笑起来:“哈哈哈······”

    其他人被他们的情绪感染了,“哈哈哈······”

    笑罢,戴林对周围的流民们大声道:“看到了吗?你们看到了吗?这些官吏和兵丁们也会死,他们也什么了不起的,只要舍得一身剐,皇帝也能被咱们拉下马!来人,把他们的衣裳和铠甲扒下来穿上,把地上的兵器捡起来,磨一磨还能用!”

    “其他人听着,我叫戴林,我们准备攻打宜都城,这些官兵也没什么能耐,一样能被咱们杀死,我相信我们只要肯拼命,一定能攻破宜都城,那里面的仓库里有堆积如山的粮食,府库里有大量的黄金和铜钱,城里有华服、有酒有肉,只要攻破了宜都城,所有人都能够吃饱、穿上新衣裳,孩子不会饿死了,女人也不会饿死了!”

    戴林说到这里目光一扫流民们的脸,继续道:“想跟着我干,现在就过来报名,只要拿起刀枪出过力的,每个人都能分到足够的粮食、肉、酒和衣裳;若是不想跟我干,你们就留在原地,等我们攻破了宜都,到时候我会派人分给你们一些粥水,不会让你们饿死!”

    在酒足饭饱和只能喝粥水两者之间,虽然前者有性命之危,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饿得快死了,谁还会在乎死亡?

    于是乎,几乎所有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又或是老弱妇孺全部都举起了手,“我报名!”

    “我报名!”

    “我们都愿意跟着戴头领,攻破宜都城、杀进去城去!”

    于是戴林派人把青壮从流民们当中挑选出来编成战斗编队,把老弱妇孺和孩童留在窝棚区。

    不久,一架架简易的攻城梯被制作出来,两个时辰后,在戴林的率领下,流民青壮们抬着成百上千架攻城梯冲向城墙,他们有的穿着从官兵身上缴获的甲胄,拿着长矛和刀剑,有的穿得破破烂烂,把木棍、扁担、锄头或铁锹当做武器。

    如蝗虫一般,不计其数的流民青壮们冲向城墙,吓坏了守城的刘宋官兵们,这些人悍不畏死,前赴后继,不到半天的工夫就攻破了宜都城。

    随后一个月,这一支流民大军如滚雪球一般席卷了荆楚大地和巴东地区,队伍发展到了十五万人,声势越来越大,刘宋朝廷受到消息,皇帝刘骏和满朝文武惊得差点掉了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