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王冠 > 第二百零一章 等
    有些巧合。

    站在梅殷身畔的京营将领统率的卫所,在五军都督府在京畿五卫中,驻防东、南、西三个方向,这三人一直就是京营这三卫所的最高将领。

    在建文帝登基之前就是。

    朱棣进应天,和这些人打了一架,本来是要血战到底,不过随着谷王朱惠和李景隆打开了金川门,这一架打了一半。

    朱棣跑进应天城,奉天殿一场大火,建文帝自焚火中。

    京营就没和北军打了。

    天子都死了,打毛。

    普通士卒可没有你们高级将领那么多家国情怀忠君爱国,他们大多只是用命在博一点军饷养家糊口而已。

    士卒不想打,将领也没办法,于是降了吧。

    反正紫禁城里发号施令的都姓朱。

    何况这些将领也是有想法的:建文帝登基,重用方孝孺、齐泰、黄子澄等一众文臣,很有重文抑武的趋势,大家作为武将,还真不是有多喜欢建文帝。

    朱棣就不一样了。

    沙场走出来的人。

    大家有更多的共同语言,朱棣也会更多的为武将着想不是?

    这个道理和靖难功臣支持朱高煦为储君一样。

    都是利益使然。

    但是——

    世间事情,意外就意外在但是两字。

    梅殷虽然是儒学大儒,正儿八经的读书人,偏生在治军上有那么点能力,以往又得太祖重视,在军中也任职过很长时间,为人处世极佳,在军中有他自己的心腹圈子。

    要不然建文帝敢让梅殷总兵领四十万?

    没点能力哪可能嘛。

    站在朱棣身旁的三人,皆是京营三卫所的镇抚,官职不大,和内阁辅臣一样,从五品,但这些人却是掌控着兵权。

    到了关键时刻,有他们在,比兵符好使。

    调兵要用兵符。

    这是常识。

    但兵符不是给所有士兵看的,而是给卫所将领看的,这三人作为卫所最高长官,经营了这些年,卫所上下早就是自己人。

    大家清楚,梅殷一旦挂了,朱棣就会开始清算。

    他们要么永无出头之日,要么死。

    死不可怕。

    可怕的是家眷都要被流放、充入教坊司。

    当兵的人么,总有那么点血性。

    大家秘密聚在一起,商量了下,觉得可以用头上的脑袋来博一场富贵,反正输赢结局都差不了多少,早死晚死而已。

    于是振臂一呼,高层将领沆瀣一气,带着底下不明就里的士卒们聚在了应天城南门以外十数里处。

    想法很简单。

    打不过就逃。

    逃到福建那边去,那边暂时还是建文旧臣掌控着,实在不行,打穿福建去海上逃亡,也不是不行,人呐,为了活命,再苦再累也要坚强。

    这三人分别叫郑永,方玉山,林元。

    这些正儿八经的名字显示了他们的出身,都是家族不错的人,像朱元璋最早那个朱重八的名字,一看就是农民阶层,古代因为大部分人没文化,取名字很随意,所以在古代,张三李四肯定是重名率最高的名字。

    在四人身后,又站了十余名三卫所的高级官员。

    最后面,则是列阵的一万名京营士卒。

    全是精锐。

    这一次谋事,不靠人多,需要精锐的绝对力量,像尖刀一样,利用朱棣出紫禁城的机会,擒贼擒王——这估摸着也是梅殷和朱棣两个对赌之人的心有灵犀。

    郑永侧首问梅殷,“国公,何时发兵?”

    梅殷淡然道:“不急。”

    郑永点头,很是有深意的叹了一句,道:“是不急。”

    梅殷侧首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郑永没有躲避。

    梅殷忽然微微笑了笑,“抱歉。”

    郑永呵呵一笑,“国公说笑了。”

    梅殷不再言辞。

    一旁的方玉山和林元两人对视一眼,方玉山开口道:“想问一句国公,黄昏此人究竟是何等神仙人物,竟能造就当下局势。”

    梅殷想了想,“竖子耳,今日局势,非他之力,只不过是我布局之初,没有将他算在内,让他成为了不可测的因素,导致所有计划失败。”

    顿了下,又道:“倒也得承认,先前的所有谋划,都是输给了他和朱棣。”

    尤其上元大火案。

    黄昏救了徐皇后和小宝庆,而朱棣又敏锐的察觉到了危机,所以那夜没让京营进城,若是那一夜朱棣反应稍微失算,今日坐在奉天殿的就该是朱文圭。

    梅殷有些不明白。

    黄昏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让朱棣如此信任他。

    要知道黄昏最初走的是神棍路线。

    作为君王是不屑的。

    难道是因为朱棣觉得黄昏是下一个道衍?

    这只有天知地知朱棣知道了。

    林元压低声音,“国公,公主等人已经安排好了,若是事败,我等勠力护送你出城,到时候你们先去福建那边,自会有人接应。”

    梅殷哈哈一笑,“我不走。”

    谁胜谁负?

    天知道!

    忽然又道:“谁说一定是我们逃走呢?”

    也许赌赢了呢。

    林元精神大振,他知道梅殷不可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这一万京营士卒身上,肯定还有其他布局,他如此自信,说明成功希望很大。

    人嘛,情义之余,谁不想活,谁不想富贵荣华?

    郑永轻笑了起来。

    笑声中有不屑和嘲讽。

    他也没打算走。

    林元听出来了,却是默不作声,一旁的方玉山拍了拍他肩头,示意别和郑永一般见识,如今大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团结。

    梅殷抬头看了看天穹上难得的暖日,推算了一下时辰,轻声低语,“快了罢。”

    方玉山道:“应该要来了。”

    话音未落,便见远方地平线上出现一道黑点。

    黑点慢慢变大。

    是一名骑兵。

    穿着城门守卒的兵服,狂奔而至,下马来到众人面前,对着众人行礼,然后对林元道:“林镇抚,清凉门那边,已在掌控之中,朱棣在清凉门并没有派亲卫军驻防。”

    林元点头,示意他候在一旁。

    对梅殷道:“出发?”

    梅殷想了想,“再等等,不急。”

    三名心腹不解,“此刻再不去,若是朱棣反应过来,再想夺取清凉门就难了,朱棣肯定不会想到,我们会从西面的清凉门入城。”

    梅殷摇头,“不见得。”

    兵道诡也。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胜算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