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第二百三十七章:被忽略的问题
    言归正传,正当眼镜男和矮个青年双双用惊愕额目光盯向叶薇时,稍喘几口气,叶薇抢在二人前反应过来,看到对面二人,许是急于去做某件事情,不等对方出言询问,脸孔尽是焦急的女队长就已朝二人吩咐道:“快!你们快去找绷带和止血药物!”
    不错,叶薇利用光芒传送卷轴通过瞬移方式侥幸避过血螝毙命一击,瞬移并逃出被封禁房间,话虽如此,可她毕竟亲眼目睹了程樱伤势,很明显,就如同何飞了解她那般,叶薇也同样了解何飞,她知道大学生有一枚镇魂镯更坚信何飞一定有办法带领大家逃出封禁房间,真正让她不安的反倒是程樱。
    吩咐过后,叶薇不加迟疑奔回楼房。
    哒哒哒!
    似乎从叶薇刚刚反应中明白了事情大概,赵平不敢怠慢,先是回头瞥了身后仍颤抖不停的魏建勇一眼,旋即眼镜男也和叶薇一样重新跑进楼房,不同的是他的前进方向并非2楼,而是1楼右侧某处房间,而那房间正是梅尔侯爵一家所住的房间,是的,这里虽是17世纪但赵平相信偌大的侯爵府不可能没有存放药物之地,他不知道侯爵府药房在哪,既然如此,去找庄园主人询问便是唯一办法。
    “啊!等等……等等我啊!”
    果不其然,见女队长和眼镜男一前一后跑进楼内,虽说极度害怕重返这栋闹螝楼房可也同样不敢一个人待在外面的魏建勇当即惧意袭来,喊了一句,拔腿去追眼镜男。
    ………
    哈尔顿庄园,2楼走廊。
    目前程樱可谓虚弱至极,不过……待看到身旁何飞那副紧张表情和关切目光后,面色虽是惨白,程樱竟对其勉强微微一笑,他没有说话……亦或是说这种伤势已导致他如今说话都有些困难。
    不管程樱是何反应,现已将所有精力集中于怀中之人伤势上的何飞可没那个心情说什么安慰话,青年眉头紧锁,目光始终紧盯对方腹部,注视着那仍不断流血的伤口,何飞心急如焚,额头冷汗如雨水般不断滴落。
    (怎么回事?为什么还不回来?找血止血工具有那么麻烦吗!?)
    何飞虽在脑海狐疑于彭虎迟迟未归,但以目前情况而言他却是等不下去了,最终,何飞有了动作,先是将自身外套快速脱下,接着便伸手去脱程樱衣服,意图很明显,那就是在止血工具送来前先暂时用衣物替对方包扎,然而……
    就在伸手抓住程樱衣服上并打算帮其脱掉时,一只沾满血迹的纤细手掌却一把抓住了青年手腕。
    “不要………”
    程樱阻止了青年动作,微弱声一起响起,见对方拒绝,何飞一愣,他很疑惑,疑惑于对方为何如此反应,难道对方不知道自己脱他衣服是为了包扎止血吗?
    说来也巧,正当何飞狐疑不解之际,附近传来脚步声,两串脚步声自不同方向响起,很快,原本消失不见的叶薇通过右侧楼梯从1楼跑来,与此同时,后方楼梯口,梅尔侯爵一家也恰好从3楼抵达2楼。
    “啊!你们,你们这……这是……”
    不出所料,先不谈梅尔侯爵和其妻女以及老管家与卫队队长拉姆5人去三楼做什么,回到楼下,待看清2楼走廊一幕后,本就面色苍白的梅尔侯爵当场被吓了一大跳,然惊讶归惊讶,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名带过兵打过仗的军官,见有一名公主侍卫鲜血横流,恍然回神,加之救人要紧,梅尔侯爵不敢怠慢,当即朝身旁拉姆吩咐道:“快!快带他去3楼药房!然后把克尔医生……额……”
    后面的话梅尔侯爵没有说完,因为他刚刚想起来,早在庄园发生异变之初担任侯爵府医师的克尔医生就是最早失踪人员之一。
    也就是说目前侯爵府虽有充足医疗器械和救治药物但唯独没有了医生。
    与此同时,见叶薇赶来,喘息间,看了眼叶薇,程樱用虚弱声音朝何飞说道:“呼,呼,让……让叶薇姐为我治伤吧……我本身对人体就有一定了解,只要有充足治疗药品即可,放心,以前更重的伤我都受过,这种程度的伤势我还死不了。”
    事态紧急,已容不得多加耽误,加之程樱本人亦有此意愿,程樱言罢,叶薇没有迟疑,快速将程樱从何飞怀中抱起,旋即便和负责引路的卫队队长拉姆一起匆匆奔向上方3楼。
    直到此时何飞才恍然大悟,难怪光头男半天不回来,原来侯爵府药房竟是和蜡像室一样位于3楼,彭虎跑去一楼能找到药房才怪!
    ………
    言归正传,待叶薇抱着程樱随拉姆赶往3楼后,2楼走廊便只剩下侯爵一家以及何飞、王慧芳和仍昏迷不醒的姚付江几人。
    之前说过,梅尔侯爵是聪明人,否则也不可能把老侯爵留下的偌大家业打理的井井有条,不久前他和妻女以及仅剩的两位仆人之所以去3楼其目的就是要去蜡像室确认下如今庄园还剩多少活人,此刻,走廊内,琳达夫人和女儿丽莎紧紧靠在一起,梅尔侯爵则和身旁老管家多姆斯对视一眼,略一迟疑,梅尔侯爵才率先朝面前刚刚起身的何飞询问道:“你们……难道说你们刚刚遭遇了……”
    非常明显,单从这些东方人如今一副狼狈相便可一眼看出对方不久前一定遭遇了某种不测,而梅尔侯爵之所以仅用‘不测’来形容,主要原因在于……这些东方人居然没死!?
    这很不可思议!毕竟数天的可怕经历早已让侯爵一家清楚庄园发生了什么,那只隐藏于庄园里的恶灵只要袭击人那么被袭击者就没有不死的,更没有一个不变蜡像的,只是……为什么,遭到袭击后这些东方人除一人身体受伤外,对方竟无一人变成蜡像?
    梅尔侯爵倒是面露惊讶提出问题,可惜何飞没有回答,反而在低头看了眼地面仍毫无反应的姚付江一眼后陷入沉默,过了良久,长呼一口气,青年才抬头朝梅尔侯爵提出问题,一个新问题,一个经历完刚刚那番险死还生后所突然想到的问题,同样也是一个令梅尔侯爵乃至在场所有人皆万分意外的问题:
    “侯爵阁下,我想请教您一件事,您既然是庄园主人,那么……我想知道,您的家族在入住这里前,这座哈尔顿庄园的过去您是否知道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