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第二百三十八章:必死绝境
    庄园的过去?
    看到这里或许会有人问了,何飞为何会冷不丁提出这种问题?原因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源自于刚刚对血螝的一番观察,别看之前血螝袭击时执行者大多只故逃命,但细心的何飞仍是在这种情况下首次发现血螝某一特点:
    即,血螝身体一直依附于环境!
    不错,正如上面所言,那血螝虽有能力从庄园任意一处位置出现,然其身体又为何始终与地面亦或是墙壁家具等东西连接一起呢?似乎连移动都需要利用这些东西,说的更直白点就是只要在庄园范围内血螝皆可随意出没,行动不受任何限制。
    这一细节很容易发现,可又不易被人在意,好在何飞善于思考,通过这一发现青年亦理所当然对庄园本身在意起来,这便是何飞碰到梅尔侯爵后会当先询问庄园过去的真正原因。
    梅尔侯爵没料到对方会提出如此问题,毕竟早在不久前他就已经把个人所知一切告诉了这群东方人,不仅是庄园最初异常,连他父亲有何过去也一并告知,没曾想今日刚一见面,这名在公主侍卫中一向颇为显眼的年轻侍卫却又一次提出新问题,而且还是一个听起来和近期庄园闹螝毫不相干的问题。
    (这年轻人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都这种时候了,不赶紧祈祷上帝拯救他们反倒一直琢磨些稀奇古怪的事?还是说这人被吓傻了?)
    听罢何飞问题,梅尔侯爵不免疑惑重重,连同身边的琳达夫人和少女丽莎都一起用不解目光盯向何飞,说实话,要不是目前大伙儿被困庄园无法离开,要不是在场所有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恶灵杀死,按照往常而言,在这等级森严的欧洲社会里,这群东方人里能有资格同梅尔侯爵对话的仅有那位公主殿下一人,其他侍卫皆无资格,但现在不同了,正所谓死到临头前谁还会在意什么地位身份?加之惶恐不安,所以这也是为何梅尔侯爵肯放下身段和一名小小侍卫平等对话乃至肯放低姿态求助于对方的主要关键。
    当然了,虽说梅尔侯爵因有求于人现已不怎么在意身份,对早前何飞所提任何问题亦向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惜这一次何飞所提问题他却是真不知道了,关于哈尔顿庄园有何过去他确实知晓不多,毕竟他们家族搬入庄园之初那时的他还只是一名少年,可想而知,一名懵懵懂懂的少年又怎么会对庄园历史这种事感兴趣?
    见梅尔侯爵摇头,何飞不免有些失望,这一问题至少对他个人而言属于关键问题,只要了解了这座庄园过去,那么对付这只血螝他将会更有把握。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叫事态发展往往出人意料,就在梅尔侯爵摇头表示并不清楚以及何飞颇为遗憾之时,一直站在侯爵身边的老管家多姆斯却像是突然回想起某些事情般表情突然一凝,旋即忍不住朝对面正打算有所动作的何飞说道:“侍卫先生,如果你问的是哈尔顿庄园过去,我倒是记得一部分,严格来说是关于庄园的部分传闻。”
    (嗯?传闻?)
    老管家此言一出,何飞顿感精神一振,是的,因为他清楚眼前这位年龄颇大的老管家和老侯爵属于同一时代之人,老侯爵虽是死了,然曾跟随老侯爵无数岁月的多姆斯还活着,也就是说,在某些过往事情上这位平平无奇的老人甚至还会比梅尔侯爵本人知道的多一些!
    “请说!”
    果不其然,见对方似乎知道些什么,何飞赶忙示意对方继续,至于多姆斯,许是也从青年表情中察觉到事态严重性,多姆斯没有迟疑,其后便将十几年前也就是梅尔侯爵家族刚搬入庄园时所听说过的某些传闻如实告知:
    “时间很久了,要不是你刚刚特意提及我或许早就把这些陈年旧事给忘了,按理说这些事我本应忘记才对,可由于那件事给我印象太深,所以直到现在我仍记得些许,事情是这样的……”
    ………
    同一时间,正当何飞在2楼倾听老管家叙述过往,就在3楼药房内叶薇也正在程樱指导下利用各种绷带器材为其紧急治疗之际,画面转移,1楼客厅,随着一串急促走动,急于找到梅尔侯爵的赵平以及因恐惧而只能紧跟眼镜男的魏建勇两人也已来到侯爵一家卧室门前,说来也巧,二人刚一抵达卧室门口,抱着相同目的从2楼匆匆跑下的彭虎亦恰好抵达此处。
    果然,一见赵平二人,彭虎恼火万分,毕竟当初他可是亲眼看到眼镜男最先逃走。
    和为人向来大度的何飞不同,和处事往往不拘小节的叶薇不同,光头男可是名实打实嫉恶如仇之人,其行事风格也向来遵循有仇必报有恩必还,要不是眼下还要尽快找到梅尔侯爵然后从其口中得知药房位置,想必此刻他早已动手,动手教育教育面前这两个遇到危险只会自己先跑的无耻混蛋,结果不出预料,门前刚一遭遇,仅仅对视一眼三人便瞬间知晓双方目的一样,寻找侯爵!
    必须尽快从侯爵那得知药房位置,否则程樱坚持不了多久!
    见状,赵平倒是本能伸手敲门,不料未等他尝试敲门,一旁彭虎却已抢先一步抬脚朝房门径直踹去!很明显,由于无比在意程樱伤势,加之急于救人,光头男哪还在乎什么狗屁身份规矩?
    哐当!
    不管房门有没有上锁,在这沉重一踹之下房门被当场踹开,三人鱼贯而入,尤其是彭虎,刚一走进房间就率先扯开嗓子大吼起来:
    “有人吗!我们有个同伴受伤了,急需治疗,快把存放药物和治疗器械的地点告诉我!”
    声音不可谓不响亮,可令彭虎本人乃至身旁赵平以及魏建勇三人皆没有想到的是……
    别说彭虎那刺耳大吼无人回应了,找遍整个房间三人都没有看到梅尔侯爵一家影子,就连一直跟在侯爵身边的老管家多姆斯和卫队队长拉姆亦不见踪影。
    “房间没人,没人,没人啊……”
    眼见于此,胆量最小的魏建勇不由念叨起来,魏建勇倒是有那个心情叙述实情,然急于寻找侯爵一家的彭虎和赵平可没那闲工夫听他废话,见房中无人,根本没有多想,二人不加迟疑双双朝门口跑去,很明显,既然找不到侯爵或其他庄园之人,那就只能用笨办法去别的房间到处乱找了,只是……
    哐当!
    就在三人即将奔出房门之际,随着一道刺耳响动发出,却见面前这扇不久前曾被彭虎一脚踹开的卧室房门竟毫无征兆自行关闭!!!
    巨响突如其来,房门亦如同又一次被人从门外狠踹一脚般再次关闭,表面上看的确如此,但事实上三人任谁都知道门外不可能有人,就算有也不会无聊到把他们关在房间里。
    既然房门突兀关闭非是人为,那么……
    咯噔!
    想到此处,三名执行者不单心脏集体一颤,以至于连脸孔也如同说好了似的顷刻间集体转为惨白!
    与此同时,正当三人被眼前异变吓得不知所措之际,三人身后,卧室某片地面此时也以一种肉眼可见速度快速变红,接着,红色区域内伸出一颗脑袋,一颗血红脑袋缓缓从地面冒出……
    坏境,死寂无声,气氛,压抑惶恐,不知为何,许是出于直觉又许是出于人类本能,寂静间,门前三人缓缓转过脑袋……
    一转之下,他们首先看到一张脸,一副身体,一张和人类一样拥有类五官的狰狞脸孔和一副全身赤红的血色身体!!!
    身体一半嵌入地下一半显露地表,和当初2楼时一模一样。
    这是……
    血螝!
    “螝,螝啊啊啊啊啊!!!”
    猛然间,三道惊恐嚎叫就这样瞬间充斥整个房间!出于人类对螝物本能畏惧,刚一回神,伴随着尖叫,三人动了,犹如疯子般不约而同转身就跑,集体朝面前房门玩命撞去!
    碰!咚!咚!咚!
    撞击声一时响彻周遭,可惜……
    可惜这是徒劳的,随后时间里不管三人如何使劲如何拼命,甚至连吃奶力气都用上了,可身前这扇看起来并不坚固的木质房门竟是比银行保险库还要坚固,不管如何撞击,不管如何踢打,房门始终纹丝不动。
    这种结果可以预料,并且在徒劳无功的撞击过程中,作为曾亲眼见识过血螝封禁能力彭虎心里亦不可避免发出了一串绝望哀嚎:
    娘啊……没想到才刚刚逃离一次血螝攻击,自己竟又一次被螝给困住了!
    而这一次,被困房中的彭虎和赵平二人也不可避免预感到自身结局:
    他们,他们这一次是真死定了!!!
    因为这次被困房中的只有他们三个,唯一能驱逐血螝的镇魂镯则在何飞手里,而何飞……如今却不在这里。
    彭虎绝望了,曾侥幸逃脱过一次可这次却再也无法逃离的赵平则比彭虎脸色更加难看,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吗?难道今日他赵平便要命丧于此!?
    这一刻,两名资深者双双陷入绝望。
    至于魏建勇,当他亲眼看到房门被封闭以及随后出现在视野内的血螝时,他两眼圆睁,两颗眼珠瞪得几乎突出眼眶,整张脸亦瞬间变得比死人脸还要白上数倍!
    “啊啊啊啊啊!!!”
    尤其是发现房门无论如何都打不开后,矮个青年肝胆俱裂,猛然发出一串无意义嚎叫,刹那间,裤裆精湿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