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第七个路口 > 第一百四十二章:不能辜负的人
        直到夜里一点多我都还没有困意,我悄然打开屋门,安玥已经睡着了,我带着口袋唯一的那三根烟走出了屋子。

        屋外,偶尔听得到一些昆虫的叫声,今晚的月光挺不错,正好照在了屋子门前,我便想到也许当初张小世就是看到了这屋子地理位置的好,所以一口气租下这个屋子整整一年。

        三支烟,我只打算抽掉一根,因为我还不知道会在这里待多久,在山里有没有买烟的,所以这三支烟也许就是我渡过未来几天的物品。

        用安玥送给我的打火机点燃了香烟,大概是我知道这支烟的稀有性,莫名的觉得这支烟每一口都非常珍贵。这种想法似乎又映射了我现在的感情状况,在唐柔之前对我的伤害下,我好不容易才缓过来,现在又恰恰跟林夕的感情也站在了悬崖边上,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所以我很是矛盾,到底要不要跟林夕忘掉之前的一切,重归在一起。

        烟抽了一半,我也得不出答案来,我望向安玥睡着的屋子,非常羡慕她。

        安玥不用为了物质生活而烦恼,也不会接二连三的接受打击,只要她一心想要做下去的事情,只需要秉着一颗热爱的心即可。

        比如,爱上我。

        “难、难、难!”我叹息。

        抽完手上的烟,我弹掉烟头,回到了土炕上,闭上眼睛马上进入了睡梦当中,明天还要带着安玥去挖野菜。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来了,才刚刚七点,这是我进山有史以来醒的最早的一次。

        我洗漱完后发现安玥还在睡,透过窗户,看见安玥那妖娆的睡姿,顿时有些无语。

        没有打扰她,我穿着拖鞋去了村长家里拿早饭,村长正给家里的公鸡喂食,他看见我后操着一口方言对我道:“头一次看见你起床这么早哩!”

        “哈哈是啊,之前都睡到快中午咯....”我也没觉得尴尬,因为村长给我的感觉实在亲切。

        “来拿早饭的嘿?你帮我喂喂小鸡儿,我去给你拿,三份呐?”

        我愣了愣,想起村长可能还以为安玥跟方甜现在都和我住在一起,我赶忙道:“两人份就够了,只有两个人。”

        村长疑惑,但还是点点头把手上喂给公鸡的食物递给我,随后便去给我端饭了。

        蹲在地上,我饶有兴趣地逗着公鸡玩,一口气把食物撒给它们后,这些鸡一拥而上。

        这种在农村的生活,偶尔也会从中找到乐趣,如果我有足够的条件,那么我一定会在这里生活大半年。在这里,我总会闲下很多时间,足够留给我去思考一些事情。

        小时候,我很想一个人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靠海最好。一个人拖着很重的行李箱,专门买一张硬座票,过一场孤独的旅行。虽说我讨厌孤独,但那个时候的孤独,却让我无比享受。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其实那样的孤独我也会怕,人越长大,越怕孤独,小时候是无畏的。

        在我回忆间,村长已经端来了饭,是熬的稀饭和一些咸菜。

        村长递给我后,他说:“小伙子不是我说你啊,这两天来找你的两个姑娘都太漂亮了,我活了大半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虽然不知道你跟她们到底什么关系哩,可是也能猜个大概。可能你跟小世的情况差不多,只是为了逃避身边的某些人躲到了我这个小山村来,不过要我说....我觉得还是后来的那个姑娘更好一些。”

        我很意外村长会跟我这么说,我没有直面表态,只是笑着问道:“存村长,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觉得后来的那个姑娘更好吗?”

        村长想了想,憨厚地绕绕后脑勺,他说:“可能是年轻一点吧....不过,我就觉得,男人一辈子有个姑娘愿意为他掉眼泪,那说什么都不能辜负那姑娘。”

        我沉默下来,村长也是看见了安玥担心我而害怕的掉眼泪,可他并没有看到其实方甜也为了我掉眼泪。当然,方甜跟安玥是不同的,我们之间是亲情,俩人不能相提并论。

        我看了眼村长,低声说:“那村长,照你这么说....我辜负太多姑娘了!”

        “唉,你们这些年轻娃娃,看不懂哩....”村长叹息一声。

        .....离开了村长的家,可村长那些话却始终回绕在我脑海里。

        男人不能辜负一个为自己掉眼泪的女人,我不知道是我过度的曲解了这句话,还是这句话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因为唐柔是真真正正地爱过我,她为了我掉眼泪,我也曾发过誓这辈子都不会辜负她。

        可先离开的却是她。

        安玥、林夕也为我掉过眼泪,可因为唐柔的关系,我根本分不清女人的眼泪到底包含着怎样一种情绪。

        但我明白,安玥深知我过得乱七八糟,所以想法设法让我过得五颜六色。这样的喜欢,我不能说这是年轻时的冲动,因为她眼里对爱的无畏,是无法装到的。

        然而,我更迷恋的却是林夕带给我的感觉,她总在我孤独的时候出现,默默陪在我身边,哪怕做的很少,我都会觉得灰色的人生被一个颜料盘渲染了!

        我端着稀饭和咸菜回到了屋子,安玥还是没有醒来,我去推了推她:“安玥该起床了.....”

        “不嘛,再睡一会儿.....”安玥把脑袋转向另一边。

        我耐着性子,又道:“快点起床吃饭,吃完饭还要带你去挖野花。”

        安玥听到挖野花,顿时就从被子里坐了起来,她饶了饶凌乱的头发,看着我愣了几秒,她道:“我这就去吃,你去村长家里借篮子。”

        我点点头:“你先吃饭,吃完我待会儿去还碗的时候顺便借篮子。”

        安玥很快的去洗漱,而我则是换了一双运动鞋。我从房间里出来时,看到安玥狼吞虎咽的样子,我忍不住调侃道:“你像是个饿死鬼,吃这么急干嘛?”

        “急着和你去挖野花呀,迫不及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