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五十章 曲夭夭有约会?


    曲夭夭眼睛盯着电脑,根本没有打算理他。

    实在对他很是无语,曲夭夭是一个喜欢稳定的人,受不了他这种过山车一样节奏。

    对曲夭夭的冷淡,杠精贺飞丝毫不以为意,自从和曲夭夭交锋后。

    他已经习惯了曲夭夭时不时对他的鄙视,在和曲夭夭的战斗中。

    他似乎有些掌握了曲夭夭的性格特征,了解曲夭夭其实不是一个多记仇的人。

    她正常是报完仇后,也就没事了,贺飞被她收拾过几次后。

    已经了解了她这个性格特点,他继续再接再厉。

    凑到曲夭夭跟前,讨好地说:“曲夭夭!喝不喝咖啡?我正好去冲。

    帮你冲一杯?”

    曲夭夭心中一软,和他斗智斗勇这么久,他的二货性格她也算领教不少了。

    好在他心眼不坏,自己虽然没有搞清楚他为什么抽风。

    可看在他之前送自己去医院,帮自己做饭,现在还在帮自己送标书的份上。

    算了吧!放他一马,再说,自己没几天就要走了,犯不着和他撕破脸。

    曲夭夭这样想着,总算抬起头,脸色稍微和缓一点。

    语气也柔和不少,轻轻说道:“卡布奇诺!”

    贺飞笑逐颜开,像个店小二一般,说道:“好嘞!两勺糖对吧?马上,你等我。”

    曲夭夭点点头,贺飞嗖地一声站了起来,起身朝茶水间窜了过去。

    看贺飞走了,曲夭夭摇摇头,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

    这个沙雕,真拿他没办法。

    贺飞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兴冲冲地捧了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回来了。

    他笑着把咖啡递给了曲夭夭,讨好地说道:“曲夭夭!趁热喝,我多帮你放了一杯奶精,好香!”

    看在贺飞这么殷勤的份上,曲夭夭总算笑了。

    嘴角和眼角微微上扬,整张脸立刻生动无比,贺飞立刻觉得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他的心中暖洋洋的,看着曲夭夭接过咖啡,喝了一口。

    赶紧问道:“怎么样?曲夭夭,我没说错吧!好喝吗?”

    曲夭夭抽了一张纸巾,轻轻擦了一下嘴角的咖啡渍,笑道:“嗯!还不错!

    很好喝,贺飞,你冲咖啡的技术渐长啊!”

    贺飞一听曲夭夭夸他,更是高兴。

    越发得意的他,朝曲夭夭伸出手,说道:“既然好!给点奖励。

    曲夭夭,我饿了一个中午,到现在还没有吃饭。

    把你的小饼干给我来点,不吃饭光喝咖啡胃难受。”

    曲夭夭奇怪地看看他,一边拉开抽屉,把饼干递给他。

    一边问他:“贺飞!好端端的,你中午为什么不吃饭?

    你很忙吗?”

    贺飞吃着饼干,一时最快,喊道:“还不是为等你饿的?”

    话一出口,他意识到点什么,脸一红。

    赶紧低头,祈祷曲夭夭不要发现他的异样,大嚼着饼干。

    可他实在太过心虚,吃的太快,来不及咽下。

    呛了一口,满脸通红,眼泪都差点呛出来了,饼干屑更是喷了满地都是。

    曲夭夭奇一汗,赶紧递给他一瓶水,嫌弃地说道:“你慢一点!

    又不是饿死鬼投胎,吃相这么难看,喝点水!”

    贺飞赶紧接过,灌了一口水,曲夭夭问他:“对了!贺飞,你刚才说什么?

    你等我干嘛?”

    贺飞一听,一口水含在嘴里,再呛了一次,水混着饼干屑喷了出来。

    这次,总算殃及了池鱼。

    有好多喷到了曲夭夭身上,曲夭夭一声尖叫:“贺飞!……”

    贺飞知道坏了,他不偏不倚,喷了好多到曲夭夭漂亮的裙子上。

    向来爱干净,有洁癖的曲夭夭大怒。

    她看着自己漂亮的小礼物上的污渍,几乎要抓狂,盯着贺飞的眼神中满是愤怒的小火苗。

    贺飞一看,晓得坏事了,他慌忙放下水。

    赶紧抽了几张纸巾,脑子一抽,居然手忙脚乱地往曲夭夭的36D上擦去。

    一边擦,一边说:“曲夭夭!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擦干净。”

    等曲夭夭反应过来,这个二货居然朝自己伸出咸猪手。

    她终于气炸了,一巴掌拍开贺飞的手,将白嫩的小手探向了贺飞的耳朵。

    死命一拧,吼道:“贺飞!你是不是想死?你擦哪里?

    是不是活腻了?敢占我便宜。”

    贺飞一声惨叫,慌忙捂住耳朵,又不敢用力推开曲夭夭。

    他只好喊道:“曲夭夭,你松手,松手……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赶紧松手,哎呦!痛!痛……”

    贺飞又被打了,IT宅男们叹口气,曲夭夭才来3个多礼拜。

    他们已经记不清贺飞被打过几次了,可他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被打。

    又是部门经理,总不可能就这样看他被打吧!

    于是,吃瓜群众纷纷上前,开始劝架。

    完全没有招架之力的贺飞,被曲夭夭拧得耳朵通红,惨叫连连。

    好不容易等曲夭夭火气下去,听了围观群众的劝告,放开贺飞的耳朵。

    贺飞满脸委屈,离她远远的,瑟缩地看着她。

    她恨恨地登了贺飞一眼,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污渍。

    气得青筋直冒,咬牙切齿地吼贺飞:“贺飞!你以后离我远一点。

    我碰到你就倒霉!”

    然后气呼呼地踢了一脚凳子,冲去了洗手间,处理衣服上的污渍。

    曲夭夭走了,围观群众散了。

    贺飞郁闷地坐在凳子上,揉着耳朵,一副怂包样。

    马后炮嘟囔道:“曲夭夭!你这个死女人,下手这么恨!

    痛死我了,也就是我,好男不和女斗,我不理你。

    让舆论指责你,你这个恶婆娘,看看以后谁敢要你。”

    办公室的小马和小刘他们,对他马后炮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心中一汗,不由得对他们这个贺经理相当鄙视。

    这货也就剩下这张嘴能逞逞威风了,当着曲夭夭的面,他屁都不敢放。

    被人家拧着耳朵,都不敢反抗,没见过他这么怂的男人。

    现在曲夭夭走了,他倒是又生龙活虎了,话也敢说了不少。

    于是,大家默契地一声不吭,装着没听到贺飞左一句,右一句地逞着口舌之利。

    贺飞正在抱怨,突然,曲夭夭桌上的电话响了。

    响了好一阵,贺飞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声:“请问是曲夭夭小姐吗?”

    贺飞只好回答:“她现在走开了,我是她同事,你这边哪里?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的男人说道:“哦!先生您好!麻烦您转告一下曲小姐。

    我这边是万豪酒店西餐厅,她要的雅座我这边已经定好了,时间是六点钟,您记得提醒她准时到场。”

    贺飞楞了一下,原来小刘没有说错,曲夭夭晚上真的有约会。

    听到这个消息,杠精贺飞的脸再一次沉了下去。

    ------题外话------

    曲夭夭约了谁?不是楚肖?那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