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黄泉有座房 > 第十八章:蛊灵珊(收藏过千加更)
    铁蜉蝣!

    原来肉球叫作铁蜉蝣,这个名字倒是很适合它。

    丁小乙发现这面铜镜确实好用。

    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好。

    喜欢吃甜的?

    这还不好办,等下自己回去,买他个百斤糖果,只要肉球不怕吃出糖尿病,自己管它吃个够。

    同时丁小乙注意到,这家伙还有吞物储物的能力。

    这可是个好能力。

    一时丁小乙对面前的肉球更加的钟意了。

    想到这里,丁小乙又将镜子照向正小心从房顶上弹出头的大头怪。

    “大头蛮,生在幽冥僻静之地,为尸骨怨气所化,贪吃成瘾,胆小且多疑,善幻术,欺软怕硬,没事揍两顿就老实了。”

    从铜镜上得知了大头怪的出身来历后,丁小乙对大头怪顿时有了更深层的了解。

    不过又不敢苟同于照幽镜的话。

    因为就在方才不久,就是这么一个胆小多疑的家伙,就冒着巨大的风险,把自己从黄泉里拉出来。

    “看起来,你说的也不能全当真。”

    铜镜给自己的信息,仅限于那些固定的印象。

    就如教科书里对某些发动机的描述,都只是固定的数据而已,真正发挥出效果的时候,还是要看驾驶员。

    丁小乙记得自己在教科书上,看到一辆五菱宏光,数据都很一般,但在教科书上说,这是地球大震动之前,这辆车居然被称为神车。

    书上有留诗一句:“秋名山上行人稀,常有车手较高低。如今车道依旧在,不见当年老司机。”

    可想而知,在当年那个岁月,能够自称是老司机的人,车技会是怎般的强大,一定会引来很多人惊诧和追崇的眼光吧。

    也正是因为这首诗,现在联盟最顶尖的悬浮车拉力赛,就被定名为秋名山赛事。

    确定了大头怪的来历后。

    丁小乙旋即又将手上的青铜镜,照射在一旁那颗珊瑚树上。

    这颗珊瑚树太惹眼了。

    说它是普通珊瑚吧,又不像,说它是什么奇珍异宝吧,又没看出来究竟是什么。

    最关键的是,自己要知道,这颗珊瑚树究竟有怎样的作用。

    这时候只需要用自己手上的青铜镜照过去,自然就能分辨出这颗珊瑚树的来历。

    “幽母灵珊,生于黄泉九百丈下,孕珊瘤,可吸纳鬼怪残魂,化去其魂,留其之能,人鬼食之可获其能,故也称为蛊灵珊,历来有神秘凶神鬼怪看守,采之有风险,没事别作死。”

    “蛊灵珊!幽母灵珊!”

    这两个称呼一听就非同一般,丁小乙反复琢磨着方才青铜镜的意思。

    似乎是珊瑚上的球瘤,能够把一些妖魔鬼怪的残魂给吞噬进去,谁要是吃了,就能获得那些妖魔鬼怪的能力。

    “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不知道现实中的那些灵能生物是否有用。”

    丁小乙琢磨出铜镜话里的意思后,心里顿时火热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对自己来说,这座珊瑚可是无价之宝。

    不管是灼幽珠,还是其他的宝贝,终究是外物,而自己随时都可能在现实中遇到哪些灵能生物。

    也不是每次,自己都能够凭借这些宝物,化险为夷的。

    但如果自己有了能力,配合上自己在黄泉里打捞出来的宝贝,岂不是就有了自保的力量。再遇到哪些灵能生物,自己就不需要被动防守,而是可以主动出击!

    这个想法浮现出脑海,令丁小乙越想越是兴奋,走到那颗蛊灵珊面前,仔细的重新数了一遍瘤球的数量。

    不多不少,刚好七颗。

    也就是说自己可以凭借上面的七颗瘤球,获得七种灵能生物的能力!

    当然,前提是,自己要先有办法捉到那些灵能生物才行。

    一想到那晚自己遇到的那双红色高跟鞋,现在想想就觉得全身鸡皮疙瘩要立起来,说不出来的渗的慌。

    现实里,自己可没有在家里这样的安全感。

    没有大头怪的辅助,也没有至高无上的权柄。

    有的只有肉体凡胎,一身的血肉。

    不要说那些灵能生物,即便是一名普通人,也有杀死自己的能力。

    只是说,在联盟的治安下,这种可能性很小而已。

    想到这里,本是火热的心思,一下就像是被浇上一盆冷水,凉了半截。

    要自己在现实中去搞那些灵能生物,用他们夏人流传的老话来说,这就是半夜茅房里点灯,找死!

    还是看看别的吧。

    丁小乙想到这里,将手上青铜镜向着其他东西照射过去。

    但这次青铜镜反而没有了动静。

    拿在手上一瞧,就见青铜镜背面的狗脸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任凭丁小乙怎么折腾,都没有睁开的迹象。

    “难道一天只能用三次??”

    看着铜镜背闭上眼睛的狗脸怪,丁小乙一时哭丧着脸:

    “亏了,亏了,这老家伙早说一天只能用三次,我就要再加码了,那个老东西坏得很!”

    抱怨了一通后,丁小乙暂熄怒火,把铜镜收好。

    虽然一天只能用三次,但总比没有强。

    不过丁小乙觉得以后以后说什么也要防这老东西一手。

    让大头怪把房顶的箱子拿下来,自己将里面的东西都取出来。

    推开房间门后。

    房间里并没有因为这场潮水而有太多的变化,甚至地面上除了有点潮湿外,也没有留下太多的水渍。

    在这个时候,丁小乙注意到,房间的角落上有一团灰渣。

    应该是那个女人被灼幽珠焚烧后留下的。

    抱着最后的希望,丁小乙灰渣里面找了一圈。

    在确定房间里没有灼幽珠后,他心里一时就有些空荡荡的失落感。

    不过这次收获还是很多的,总算是能够弥补上灼幽珠。

    把翻掉的桌子重新摆放好,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那面镜子。

    就是摆放在床对面的那面梳妆镜。

    这么大的浪潮,挤压进来后,床和桌子都被掀了起来,唯独这面镜子的位置一点都没有变化过。

    反而在黄泉的淘洗下,镜子上的灰尘都被洗的干干净净。

    丁小乙托着下巴,在镜子前仔细观察了一会后,尝试着把镜子改换一个位置。

    然而手掌放在镜子上一同摸索后,发现镜子是被固定在这里的。

    “奇怪,老头子为什么要在这里放一面镜子??”

    自己常常听到一些邻居的老人说,镜子不能对着床。

    但在这里却是反过来。

    不清楚其中缘由下,丁小乙没有再去动这面镜子。

    他相信老头子之所以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收拾好了房间,丁小乙看了一眼时间后,就打算先回现实中。

    一方面是自己在这里留下的时间已经很长了,这次潮水冲走了不少东西,自己刚刚采购的那些也都付之东流。

    这些需要自己重新采购。

    另一方面,自己约好了要去看房子,如果房子没有问题的话,他会尽快把那台发动机从码头提出来,开始着手对柴木新居的改造计划。

    “你们两个看好家,我回来给你们带好吃的。”

    肉球没有太大的反应,到时一旁大头听到吃这个字的时候………

    Σ(?Д?)!“好吃的!”

    嘱咐好了他们后,丁小乙拿出黑铁钥匙走进房间里,余光又忍不住的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那本日记。

    “哎~~”

    也不知道日记的第三页什么时候能够打开。

    丁小乙心中长叹着一口气,手掌轻轻抚摸在又黑又粗的黑铁钥匙上,身影随着一股巨大的拉扯力下,消失在房间中。

    一时空荡荡的房间里,仿佛重新回归了寂静。

    “咔!”

    这个时候,只听一声清脆的锁扣声,那本放在桌上的日记,居然悄然打开了锁扣“哗啦啦”的自己翻开到了第下一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