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盛唐纨绔 > 第587章 马屁都拍到报纸上了!
    卢青海没有想到,一个李逸身边的小小婢女,竟然也能念出这等好诗来。

    着实是让他大吃一惊。

    “难道,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卢青海忍不住感叹起来,同时不得不为李逸的文采,感到一股由衷的佩服。

    自己厉害就完了,居然连身边的婢女,文采也是如此高斗!

    卢青海很庆幸,他此次来到长安城,能够有幸进入书院来学习。

    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卢青海终于是再次见识了。

    若不是此时,他有事要去禀报李丽质,卢青海都觉得,他应该先去找玥儿了。

    不过,玥儿在书院内,一时半会儿也跑不了,因此卢青海并不着急,而是选择先去找李丽质。

    敲了敲院长府的门,卢青海说道:“公主,学生有事禀报。”

    “进来!”屋内,传来李丽质的声音。

    卢青海这才进入院长府。

    “公主。”卢青海微微一礼,便才将来意说来,“学生此次前来,是有些建议,学生觉得若是说出来,可能对学子们的科举考试有所帮助。”

    李丽质微愣了下,诧异道:“不知老先生有何建议,见贯但说无妨。”

    “是,公主。”卢青海点头一应,这才将心中想法说出。

    这些日子,他也看了李承乾等人,给学子们补课的情况,但卢青海发觉,以他多年的的深资觉得,他们所教的这些帮助,极有可能效果甚微。

    毕竟,他就是一个教书育人的老先生,多年来熟悉科举考试。

    “学生觉得,太子殿下等人教的知识,虽然广泛,但还不能以点带面,纵然有科举考试,可咱们还是得学习老祖宗的知识,明白其中的道理才可。”

    “如此,也能够与书院的新课程结合起来,得到一个较大的提升。”

    “这些知识学生的一些浅薄之见,若是说得不对,还请公主见谅。”卢青海很圆润地道。

    毕竟,教四书五经的人,书院没有一个长日老师。

    虽然魏征等人,时不时会来书院教导一下,但终究不如一个长久老师所教,得到的效果要好。

    这也是他能看到的一个弊端。

    李丽质闻言,看了看卢青海,突然说道:“卢老先生,若是让你来教学子们四书五经,不知你可愿意?”

    “???”卢青海有些吃惊。

    “公主,这……”

    迟疑了半会儿,卢青海犹豫道,“可是,这四书五经,是公子一早就吩咐定下来的,何况,学生也只是一些浅薄之见。”

    李丽质见状,自然是知道,卢青海在担心什么。

    无非就是怕李承乾等人,会因此生气而已。

    那样一来,他就会不好过。

    毕竟,一旦他答应这么做了,那就极有可能,会得罪未来的大唐君主。

    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卢青海很有自知之明。

    但李丽质自有解决办法。

    “放心吧,卢老先生。”

    李丽质笑着说道,“既然李伯安愿意留下你,让你在书院学习,那按照书院的规矩,只要有真才实学的人,都能够当书院的老师。”

    “而且,咱们大唐书院的老师,都只为学生着想,不会有嫉妒之类小心思的,那是无才无德之人,才会有这种歪门心思。”

    “你若是愿意答应,本宫待会儿就亲自去给大哥他们说,大哥的心胸,一只都还是很宽广的。”

    李丽质笑眯眯地盯着卢青海,语气很真挚。

    不得不说,卢青海有些心动了。

    “既然如此,那学生就恭敬不如从命,但听公主吩咐!”卢青海此时,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好。”李丽质笑着点头,但见卢青海没有离去,不由问道,“卢老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呃……”被李丽质这么一问,卢青海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突然说道:

    “公主,学生刚才进来时,偶然听到玥娘子念叨着一首诗,顿时有些心痒痒,不知公主可听过‘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这一句?”

    卢青海很是期待地微微低头。

    李丽质不由一愣,“玥儿那傻丫头,何时将这首诗透露出去了?”

    “???”卢青海却是突然听到一个大消息。

    这是一首诗!

    不止一句,应该是完整的一首!

    而且,还是被玥儿透露出来的!

    难道这首如此之美的情诗,是公子私下写给公主殿下的?

    卢青海脑中,不知为何就想到了这个想法。

    因为他实在像不出,这等才华横溢的诗,除了李逸之外,还有谁能写得出来。

    但纵然猜测归猜测,卢青海却是不敢多问。

    却在这时,卢青海听李丽质说道:“老先生,你先回去吧,明日一早,估计在《长安日报》上就能看见。”

    “呃,是,公主。”既然李丽质都这么说了,卢青海也不敢再多嘴。

    立马就退了出去。

    此时,李丽质也升起了小心思,“既然卢青海都觉得,这首诗不错,那我便将之公布出来呗,也给李伯安一个惊喜。”

    如今怀了孩子之后,李丽质更觉得,必须要让李逸的名字,在大唐落下一个根基。

    因为一旦嫁了人,与李逸有孩子之后,那她李丽质就是李伯安的人了,虽然还和皇家有关系,但以后的关系,也就没有现在这么可靠。

    自古,无数的实例告诉李丽质,必须让她夫君落稳脚跟才行。

    毕竟,想对李逸不利的人实在太多。

    而对于这一切,远在蓝田县的李逸,还浑然不知其中情况。

    时间又过了小半月。

    炼钢已经成功,汽车零件,也已经造出来了一些,如今只剩下发动机的问题,还在不断的尝试攻克中。

    而今日,李逸发现所有人干活特别卖力,甚至是郑安,在看向李逸的时候,都一副笑眯眯的神色。

    李逸纳闷了:“郑兄,你笑啥呢?是不是你家婆娘的孩子,是隔壁老王的?所以你在傻乐?”

    “……”郑安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少胡说啊伯安兄,我家娘子贤淑得很!”

    “那你笑什么?”李逸乐呵笑道。

    “…你没看《长安日报》吧?”郑安笑呵呵说道,“没想到,伯安兄还挺浪漫的,不过是来了蓝田县,竟然还给公主写情诗!”

    “???”李逸有些懵。

    这些事,只有琳琅知道,怎么会连郑安都知道了?

    长安日报?

    李逸从来不看这东西,虽然是他捣鼓出来的一种快速传讯方式。

    “公子。”边上的琳琅见状,有些悻悻然地缩了缩脑袋,将一份长安日报逃出来,递给李逸,“你自己看看吧,这不是我做的,是公主做的。”

    琳琅果断甩锅。

    她可不想受到李逸的惩罚,因为她受不了。

    “这什么?”李逸纳闷接过,顺手打开一看,嘴角有些抽搐起来。

    只见《长安日报》上,刊登了他誊抄的那首《一剪梅,而也正因如此,导致长安城的不少老少学子,都对其展开了一番讨论。

    甚至,连今年的诗词歌赋轰动,都因此暗中取消了,直接变成了在报纸上刊登的形式。

    “这一首《一剪梅》,简直可以说,已经代表了天下所有少女少男,对于爱情的美好向往,伯爷的才华之高,文笔之强,让我等自愧不如——骆宾王。”

    “不错,特别是最后一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那种思念的深情,如同在脑海内一般,描得绘声绘色,老夫仿佛看到了伯爷,在蓝田县思恋公主的情形,希望伯爷能够早日回京,秘书省对伯爷深为想念。——颜师古。”

    这只是其中两个最为靠前的赞美,至于后面,还有一大堆,许多才子书生,对于《一剪梅》的称赞。

    甚至,有诗词歌赋会的老先生,还放言说,等伯爷何时回京,他们何时才肯般诗词歌赋会,请伯爷指点。

    “……”

    李逸顿时嘴角就是一阵抽搐,内心暗骂道,“这群人也他么不要脸了啊…”

    拍马屁都拍到长安日报上了,竟然连魏征等人都不阻拦,还准将之发出来。

    甚至,里面还有秘书省的颜师古。

    李逸也是醉了。

    “哎…”悠悠然地叹了口气,李逸将报纸揉成一团,扔给琳琅,“这首诗,是小五放出去的?”

    “嗯,正是,公子。”琳琅老实说道,“并且,公主可能明日,就会与杜娘子一道来蓝田县。”

    “……”李逸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这事儿给弄的。

    “行吧,反正也差不多了,等明日她们一来,咱们去游览一番蓝田县的风采,这里交给郑安把手就行。”李逸说道。

    可郑安顿时就有些不乐意。

    “伯安兄,你这样做,良心过意得去吗?”郑安翻着白眼说道,“我在长安城内,也是有生意要做的!”

    “你不在长安城的这段时间,京城的生意,是不是不能运转?”李逸反问道。

    “呃,倒也没有。”郑安如实回道。

    “那不就结了?”李逸笑起来,看着郑安,满脸乐呵说道,“你若是不服,让你家娘子也来啊,那我肯定也不会留下看守。”

    “……”这特么还是人说的话吗?

    郑安已经习惯了。

    “那行,要走你赶紧走,别影响我心情,让我难受。”郑安嫌弃的摆手,催促李逸离去。

    “行,琳琅,咱们先回醉仙楼,你去打听一下,蓝田县哪里好玩。”李逸背着手就走,一边说道,“等明日,小五小妹来了,咱们也好有个去处。”

    “明白,公子。”琳琅笑着点头,赶紧跟上李逸的步伐,二人当着郑安的面,就逐渐远去。

    郑安顿时脸上的表情就僵硬了。

    这不要脸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