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 【V488】圣王威压!


    “黄口小儿——”

    天字间内传来一声雷霆怒喝,仿佛一声闷雷在暗夜中骤然炸响,客栈内客人不多,但几乎所有人都被这道动静震慑了心魂,除了……俞婉一行人。

    几人冷漠地望着天字间的方向,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倒不是说天字间的客人不够强大,而是在见过罗刹王与老祖的厮杀后,这点威慑就压根儿不足以引起他们的忌惮了。

    本以为自己一声怒吼,能将底下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丫头小子吓得抖上三抖,谁料竟是……没人给他面子?

    斗篷男子不由地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羞辱:“去将他们给我杀了!”

    他一声令下,五名身着灰衣的高手自天字间的窗户飞身而下,这几人中竟然有一个罗刹,虽不是血罗刹,但功力也绝不容小觑。

    “这是什么人?他手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高手?”周雨燕只恨那姓梁的暗算了自己,否则她早拔剑冲上去了。

    影六与影十三拔剑而上,五名高手有四名被他俩拦住了,还有一条漏网之鱼奔向了一旁的周瑾。

    说时迟那时快,俞婉眸光一凛,一道强大的圣王威压如水波一般迸发而出,兜头兜脸地撞向那名罗刹,就听得一声惨叫,那名罗刹倒下了。

    四名高手听到罗刹的惨叫,齐齐顿了一下,一个分神的功夫,让影六与影十三逮住先机,将死人麻利地解决了。

    一场还没开始便已经结束的战斗,直让天字间中的斗篷男子惊呆了。

    “你是什么人?”他问的是俞婉,刚刚那一瞬,他分明是感受到了圣族的气息,却又比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一个圣族人还要强大。

    “我说过,我不喜欢仰着脖子与人说话。”俞婉淡淡说完,一道圣王威压朝着天字间压去,天字间的窗棂子怦然爆破,一道黑影被震落,不偏不倚地跌在了后院的草地上。

    俞婉在心里暗暗哇了一声,她的圣女血脉似乎越来越强大了,她果然是兰族史上最强大的圣女!

    燕小四在肚子里咕唧咕唧地翻了个跟头。

    客栈的掌柜与小二早听到后院动静了,却压根儿没胆子过来看热闹。

    斗篷男子摔得狼狈,正要起身,被影十三一剑抵住了脖子。

    斗篷男子又欲出动黑巫术,周瑾冷眸一紧,强大的巫力如闪电般戳入他的眼睛,他一声惨叫,抬手捂住了刺痛的眸子。

    白巫师打架或许不是好手,却一定是黑巫师最难以对付的敌手。

    梁巫师本以为俞婉一行人不是这位大人的对手,哪知到头来,反而这位大人成了他们的阶下囚,怎么会这样呢?他们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如此强大?

    还有那个女人,她适才竟然爆发出了一丝如此强悍的圣族气息。

    “你们……你们是圣族的奸细!”梁巫师大叫。

    “少装蒜了,谁是奸细还不一定呢,是吧,沐庭?”俞婉淡笑着看向了早已石化的沐庭。

    沐庭让她点了名,一个激灵转过头来:“啊?”

    俞婉淡道:“还要装吗?难道不是你把周瑾卖给他们的?”

    “大师兄……”周雨燕唰的朝沐庭看了过来。

    沐庭眼神一闪。

    这副心虚的模样不仅落入了周雨燕的眼中,也让沐青看了个正着,正欲替沐庭辩解这是不是一个误会的沐青瞬间失了声。

    “真的是你吗?你怎么可以出卖我们?”周雨燕气得半死,偏软骨散药效未过,她提不起鞭子来,只得抓了一把沙子,无力地朝沐庭扬过去。

    这把沙子只撒到了沐庭的衣摆,却烫进了沐庭的心底。

    他捏了捏手指,惭愧又倔强地说:“我……我也是为了你们好……他们来历不明,目的不凡,跟着他们,所有人都被拖下水的!”

    周雨燕痛心地说道:“可是他们救了我们!没有他们,我们已经死在圣族人手里了!”

    “圣族人不会杀了我们的,他们只会拿师弟……”话到一半,沐庭猛地刹住。

    俞婉眉梢一挑:“哟,说漏嘴了吧?圣族只会拿你师弟怎么样?去巫族做交易?啧啧啧,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瞒着我们,到底谁才是不怀好意啊?”

    “我只是无意中听到的而已!”沐庭咆哮,前言不搭后语,或许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会辩驳这么一句。

    俞婉道:“你不仅知道你师弟的身世,还知道把他卖去巫族就能换来不少好处,依我看,你从一开始就做了将周瑾带去巫族卖掉的打算吧!”

    “我没有!”沐庭双目发红地说。

    他是真没有,他怎么可能会愿意伤害自己的师弟?去巫族是逼不得已,翡翠国圣族横行,巫师们已经活不下去了,至于师弟的身世,是,他知道,也明白巫族是龙潭虎穴,可反正已经没了退路不是吗?去了巫族,他们小心一点,不让师弟被发现,兴许能隐姓埋名地活下来呢!

    万一……

    当然他是说万一,真有要取舍的那么一天。

    沐庭拽紧了拳头。

    俞婉摇摇头:“你呀,不仅蠢,还心术不正,我说过,荒岛一事,我是看了沐青的面子,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荒岛……什么事?”沐青怔怔地问。

    俞婉瞥了眼沐庭,道:“他不知荒岛有魏轩,只以为荒岛上住着一名黑巫师,所以故意引我们所有人去送死。”

    沐庭难以置信地看着沐庭:“这是真的吗,师兄?”

    沐庭的指甲几乎掐进了肉里。

    沐青喃喃道:“难怪他们说要带师弟下去,你反应那么大,还一并跟了过去,你早知道……此行危险……你太不自量力了,你以为凭着你的那点实力,就能从黑巫师手中护住师弟和师妹吗?看着那么多人和你一起送死,你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谎言,竟选择闭口不言……你……”

    沐青太失望了。

    这还是当初那个与他一道流落街头,为了给他抢一个馒头而被人暴揍的堂哥吗……

    那个雄心壮志要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堂哥去了哪里?

    他变得阴鸷、阴险、多疑、刚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沐青撇过脸,眼眶有些泛红。

    周雨燕也心痛到落泪。

    伤害自己最深的人往往不是敌人,而是最亲的亲人。

    俞婉摸了摸隆起的肚子道:“你走吧,以后别再跟着我们了。”

    沐庭红着眼眶看着她。

    “走吧!”梁巫师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与自己一道将地上的斗篷男子扶起来。

    俞婉冷声道:“我只让他走,几时说了也让你们走?”

    “你……”梁巫师见俞婉的架势,分明是要将他与大人狠狠处置了,他当即沉下脸来,“你可知这位大人是谁吗?”

    俞婉挑眉道:“我管他是谁?便是巫族的王来了,也得给我乖乖留下!”

    斗篷男子咬牙道:“丫头!你好大的口气!”

    俞婉莞尔:“要放过你们也可以,不过,你们得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你们来自哪里?为何要抓周瑾?关于周瑾的身世,你们又知道多少?”

    梁巫师望向一旁的斗篷男子,很显然,梁巫师自己也并不大清楚周瑾的身世,只知他对大人很重要,大人想把他抓回去。

    俞婉看向他:“你不说,我就杀了你,我有胆子杀你,自然就不怕人报复。”

    影十三十分配合得将长剑抵在斗篷男子的脖子上,一剑划破他的肌肤,他的脖子瞬间渗出一道血迹来。

    这天底下,哪里真有什么不怕死的人呢?斗篷男子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屈辱地说了:“……我们是黑市的人。”

    “黑市是什么?”俞婉问。

    斗篷男子道:“黑市,是介于巫族与圣族之间的一股势力,其中以我们暗殿的实力最为强大,有人在黑市花高价买那孩子的命,但活的比死的值钱,活的可得十倍赏金。”

    “买主是什么人?”俞婉接着问。

    斗篷男子道:“不清楚,只知道是巫族的,具体什么来历没打听,我们暗殿只管做生意,不打听雇主的来历。”

    俞婉摸了摸下巴:“要是抓到了,你要怎么把人交给他?”

    斗篷男子道:“那人每月十五,都会来一次黑市,三日后就是十五了,我原本打算在那之前赶回去的……”

    俞婉点点头:“好,就这么定下了!”

    斗篷男子一怔,定下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