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喜上眉头 > 625 入宫诊治
    阿荔心中松了口气,笑着道:“我家姑娘到了。”

    说着,便转身要去开门。

    静妃和她身边的宫女都愣了愣。

    她怎么知道是她家姑娘?

    先前也有不少人上下楼,路过这雅间——莫非这丫鬟还听得出自家姑娘的脚步声不成?

    “姑娘。”

    阿荔将门打开,便福身行了礼。

    裹着石青色披风的少女走了进来。

    阿荔替少女将披风解下。

    见得女孩子出众的姿容与气度,静妃有着短暂的怔愣。

    她甚少有机会出宫,此番算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闻中的‘小仙子’。

    “静妃娘娘。”

    张眉寿上前,向静妃福了福。

    静妃微微点头,开门见山地问道:“张姑娘果真有法子医好六皇子吗?”

    “臣女不能保证一定能医好,但臣女应当是如今最有可能医好六皇子的人。”

    她若救不回来,兴许就真没人能救得回来了。

    少女神色笃定,直叫静妃听得有些恍惚。

    “张姑娘的意思……是要亲自去医治杬儿吗?”

    她原本以为对方是认得这方面的奇人神医之类,借此来向她施恩。

    少女没有迟疑地点了头:“静妃娘娘带臣女入宫便可。”

    她身份普通,若无人引见,没有进宫的可能。

    而通过静妃,是最顺理成章的办法——毕竟在此之前,因怕受到阻拦从而误事,她并没有向父亲和长辈们坦白的打算。

    “……不知张姑娘要用什么法子?”静妃神色不确定地问。

    堂堂一个大家闺秀,莫非还通晓医术不成?

    且能医得好杬儿,必然还需得是极为高超的医术……

    “如何医治,恕我不便告知。静妃娘娘若信不过我,我亦无意强求。”少女语气平和,却带着不容置喙。

    “……”

    静妃身边的宫女听得瞪大了眼睛。

    区区一个小官之女,竟也敢这般同她家娘娘说话!

    她刚要出声呵斥,却被静妃一记眼神制止住了。

    “本宫也只是出于好奇,随口一问罢了,张姑娘有意相帮,本宫感激还来不及……”

    她原本就不是争强好胜的性格,虽不聪明,却最擅审时度势,便是心中有不满,却也不会在此时与对方起冲突。

    毕竟在宁贵妃手下磨炼了这些年,这世间应当也不可能会有她忍不了的人了。

    且说句难听些的话,她很清楚杬儿此时的情形,只怕随时都会……

    全当是碰一碰运气也好。

    “那不知张姑娘何时方便入宫?”

    张眉寿道:“现在。”

    救人这种事情,自该是宜早不宜晚。

    静妃怔然一瞬,旋即便点头道:“那有劳张姑娘了——”

    张眉寿微一点头,侧开身让静妃先行。

    静妃看在眼中,未有多言,心底却叹了一句——这是个看似有几分锐气,实则规矩周全,不会叫人捉住话柄的小姑娘。

    阿荔跟着自家姑娘出了雅间,便对守在外面的阿豆低声说道:“阿豆姐姐回去吧,我会照料好姑娘的。”

    阿豆微微点头,答应下来。

    即便她有些不放心姑娘,可也清楚相较于阿荔,自己确也帮不上什么忙。

    阿荔脚下快走两步,跟上了自家姑娘。

    而此时,却见那名宫女似乎刻意慢下了数步,低声向她问道:“你能听出你家姑娘的脚步声吗?”

    “这是自然。”阿荔拿再寻常不过的语气说道:“难道你听不出你家娘娘的吗?”

    这可是做大丫鬟必不可少的基本能力呢。

    “……”宫女脸色复杂地走开了。

    她竟不知道在民间做丫鬟的压力,竟比在宫里来得还要大……

    ……

    马车滚滚,朝着皇宫的方向驶去。

    静妃带着张眉寿来至内宫外,便道:“有劳张姑娘在此稍候片刻,容本宫先行让人去禀告一声。”

    她如今在这宫中的身份,尚不足以想带谁入宫便带谁入宫。

    还须先经了如今执掌后宫的宁贵妃准允——亦或是皇上。

    但她此番不欲去见宁贵妃。

    杬儿出事,凶手归于东宫,于长春宫有益无害。

    她只有一个杬儿,宁贵妃却还有四皇子和五皇子……

    静妃直接去求见了昭丰帝。

    张家姑娘是为救治杬儿而来,并非是寻常女眷入宫请安闲坐,故而她禀到皇上面前,也不算越过宁贵妃。

    到底她今日出宫,便是得了昭丰帝的准允——

    昭丰帝正立在窗前出神。

    这几日,提议要废太子的官员,及为数不多要力保太子的官员,他该见的都见了。

    而此时,殿外仍有官员在为此对峙,只是于他而言,已经没有了宣见的必要。

    明日便是十日一早朝的日子——

    就在早朝之上,宣布旨意吧。

    这场风波闹了许久,也是时候该平息下来了。

    昭丰帝看着窗外,叹了口气。

    本想看看风景平复一下受伤的心境,偏偏入目皆是太监侍卫。

    好不容易让刘福将人给清走了,偏偏谢迁那伙人又跪过来了,隔着窗就这么与他遥遥相望……

    他头一回知道,跪请这玩意儿原来还带挪着跪的!

    昭丰帝实难忍受这种煎熬,遂让太监赶紧将窗合上。

    这皇宫真的是没法儿呆了!

    刘福此时走了进来,禀道:“皇上,静妃娘娘过来了——”

    昭丰帝“嗯”了一声,坐回了罗汉床中。

    静妃今日哭着求到他面前,说是想出宫替杬儿求医。

    这种要求,他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只是压根儿不觉得对方能有什么收获,因为此时问也不曾多问一句,只道:“叫她回去吧,朕如今没工夫见她。”

    谁遇到事情,都能来他跟前哭一哭,他倒也想哭,找谁去?

    却听刘福又道:“静妃娘娘说是已经请到了张家二姑娘,前来替六皇子诊治,特来求皇上口谕,准允张姑娘前往长春宫诊看……”

    昭丰帝听得一愣。

    “静妃请了小仙子过来?”

    静妃怎么比他还神叨?

    小仙子固然有不凡之处,却也不可能有起死回生之能——这是中毒,可不是中邪,请小仙子来镇一镇就能解决了。

    是了,如今在昭丰帝眼中,六皇子已无生还可能。

    听刘福回了声“是”,昭丰帝无奈道:“罢了,就叫小仙子去给杬儿看一看吧,也好叫静妃消停些。”

    他冷眼瞧着,这静妃已是离发疯不远了。

    刘福应下,退了出去。

    张眉寿得了准允,便被直接请去了长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