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喜上眉头 > 717 落定
    李东阳是谁?

    那可是从不屑于行奉承之举,道违心之言的人。

    李东阳都说好了,那必然就是真的好!

    当然,即便李爱卿敢说不好,那必然也是老眼昏花了——他选的儿媳妇,本就不可能有半分不好。

    “陛下若已拿定主意,便还须尽早将吉日定下。”李东阳道。

    昭丰帝心中有了决定,此时便放松了下来,伸手指了指俞泓,道:“保章正已经算好了——就定在明日,明日一早便宣旨。”

    钦天监正不可思议地看向老保章正。

    李东阳也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老保章正张了张嘴,露出了一个艰难的笑容:“赶了赶了些,然明日确是个难得的吉日。”

    若不然,他还能说什么?

    皇上递来的锅,他敢不背吗!

    “皇上,太子婚事,事关甚大,这般匆忙……不知是否有些不妥?”钦天监正忍不住出言道。

    张家姑娘什么样他不知道,但这日子肯定是不合规矩的。

    “哪里匆忙了?”昭丰帝皱眉道:“此事朕可是已经整整考虑了六年之久了,当真是不能再深思熟虑了——”

    钦天监正闻言一噎。

    总觉得陛下这思路哪里不对,可一时间他偏偏又想不到合适的话来反驳。

    昭丰帝转而看向了李东阳。

    说白了,钦天监不过是个算日子的,而这日子仙人已经替他算好了,哪里轮得着钦天监再来多言多语——接下来的事情主要还得靠礼部来操办。

    “宣旨而已,不等同定婚,并无太多繁琐流程。”李东阳始终显得平静至极:“既如此,先传旨指婚便是。后续定婚及大婚事宜,再另择吉日,仔细操办,想来也并无什么不妥之处。”

    太子大婚,通常要准备一两年之久,而赐婚不过是一道圣旨罢了。

    且皇上这么着急将这桩亲事定下来,显然是怕被人捷足先登——

    皇上好不容易做了一次正确的决策,他这做臣子的若还不给予理解配合,岂不是要打击陛下办正经事的积极性吗?

    这样不利于国政的蠢事,他李东阳断是做不出来的。

    昭丰帝闻言露出赞同的神情,后再次看向了钦天监正。

    钦天监正垂首道:“李大人言之在理,如今不过是宣旨罢了,确也无甚是非要提前去准备不可的……”

    人活在世,他总不能连这点眼色都没有。

    昭丰帝彻底满意了。

    “既如此,诸位爱卿便早些回去着手准备吧。”

    “微臣遵旨。”

    三人齐声应下,旋即行礼退出了养心殿。

    李东阳在前,阔步走得快些,保章正年迈便落后许多。

    钦天监正憋着疑问,直陪着他慢悠悠地回了钦天监,才得以问道:“究竟为何将吉日定于了明日?”

    这老头子仗着在泰山立了功,名声传扬了出去,如今做事可是越发任性随意了!

    保章正心中发苦,只能道:“实是皇上着急了些,下官也是迫不得已……”

    至于这个日子等同是皇上算出来的,这句话他可不敢乱说。

    钦天监正闻言重重叹了口气。

    看向屋外,雨水愈密,半分没有要休止的迹象。

    若明日还是这般阴阴沉沉的天色,待赐婚的圣旨传了下去,他们钦天监的脸也就真正是没处搁了!

    ……

    好在临近夜半子时,雨水渐休。

    乌云碎开散尽,隐约还有几只星子冒了出来。

    钦天监内,观星象的保章正长舒了口气。

    天色渐渐泛白,放亮。

    张家,各院的下人们都正忙着清扫积下的雨水。

    青石板路被冲洗得干净发亮,一只步态优雅慵懒的白猫迈着软乎乎的肉爪,脚步轻盈地踩在上面。

    张眉寿刚起身,还未来得及梳洗,就听得猫儿的叫声自窗外传来。

    阿荔笑着道:“良缘一大早就来找姑娘了。”

    小丫头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没法子,自从殿下来了府上提亲之后,她只觉得看什么都格外顺眼。

    张眉寿走向了窗边,刚将窗子打开,眼前闪过一道白影,就见良缘跳上了窗棂。

    她抬手将猫儿抱起,心情亦是极好:“给良缘取些鱼干儿来……”

    阿荔笑着去了。

    张眉寿喂罢了猫,净手梳洗更衣之后,用了些简单的早食。

    待伺候着自家姑娘用过了早饭,阿荔便出了门去。

    昨晚姑娘交待了她,今日去买些彩墨回来。

    姑娘惯用的彩墨,她最是清楚,不放心交给别的丫鬟去办,恐买回来的颜色不合姑娘心意。

    阿荔来至笔墨铺内,仔细挑选罢,又耐心地同掌柜讲了价,磨去了半两银,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这省下的半两银子,给姑娘捎些蟹粉酥和小点心回去,都是使不完的。

    待双手提的满满当当,阿荔才往回折返。

    然而在经过甜水胡同时,却鬼使神差地慢下了脚步,下意识地往那条巷子里望去。

    这一瞧,却是不禁怔住。

    老旧的巷子里积了些水,极潮湿。

    一名年轻人却背对着巷口,半蹲着身,任由袍角浸落在积水里,正拿手揉着一只大黄狗的脑袋。

    年轻人身边围着一群猫猫狗狗,地上铺了几张油纸,油纸上摆着还隐隐冒着热气,被掰碎的馒头和肉包子。

    四下阴暗潮冷,可阿荔望着那年轻人的背影,却觉得一切的阴冷都被驱散了。

    小丫头咬了咬牙,转身就要离去。

    而此时,那只大黄狗忽然冲了出来,追到她身前,摇着尾巴抬起两只前爪就要往她身上扑。

    这狗她也是偷偷喂过的。

    阿荔双手提着东西,眼见着闪躲不及,忽有一道身影闪身上前,挡在她身前,被大黄狗扑了满身泥水。

    “大黄,坐下。”

    棉花出言训斥道。

    大黄狗闻言,乖乖听话坐好,歪着脑袋看着面前两个相顾无言的人。

    “你脸上有好些泥点子……”

    阿荔留下这样一句话,便快步离去了。

    棉花看着她的背影消失,才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泥水。

    阿荔一路回到小时雍坊内,却在临近家门时,忽听得一阵马蹄车轮声响,及整齐急促的脚步声自身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