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412章 两个人的千回百转(第二更)
    萧裔远这时已经从电梯里出来了。

    他脸色阴沉,已经后悔无数次,刚一踏进电梯的门就在后悔自己把话说得那么死。

    本来是生气的,可是真的要分开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但她不追出来,他又有点下不来台……

    说来说去,还是偶像包袱太重了。

    他其实是个感情很淡漠的人,唯独对温一诺,这么多年下来,感情已经浓厚到自己都吃惊的地步。

    萧裔远内心天人交战,想着要不要主动回去算了。

    他慢慢地走着,不时回头看一眼,可是温一诺并没有追出来。

    去车库拿了车,他以龟速开行,用了好几分钟时间才开出小区。

    眼看到了小区外面的大马路上,他紧紧握着方向盘,看着小区外面的林荫路上,白玉兰花苞一样的路灯依次亮起来。

    这条路他走过这么多次,从来没有像现在这里千回百转。

    最后开不下去了,他索性在路边停下,从车里出来,靠着车门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这个小区周边环境很好,已经是晚上九点,路上的行人不多,车也不多。

    大家都回家了,他却无处可去。

    过了没多久,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萧裔远真是如释重负。

    肯定是诺诺打来的。

    他手忙脚乱掏出手机,都没看来电显示,立刻划开接通电话,略带欣喜地说:“……诺诺?”

    那边的人有些尴尬。

    静了一下,才说:“萧总,我是冒兰,傅氏财团总裁夫人的私人秘书,我是从小傅总那里知道你的电话号码。”

    萧裔远顿时失望得无以言表。

    他过了一会儿,才“哦”了一声,淡淡地说:“……我认错人了,您找我有何贵干?”

    冒兰顿了顿,她知道肯定没那么简单,手机号码还能认错?

    不过她聪明的没有多问,只是说:“是这样的,你公司跟新人类公司签订的特效制作合同,还是我帮你竞标的。”

    说着,她把当时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还说:“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问温一诺,当时她在场的。”

    萧裔远有些意外,“是您?”

    当时他的远诺特效才刚刚成立,什么人都没有,温一诺说帮他竞标,原来还是找的傅宁爵帮忙。

    萧裔远心里的滋味更是五味杂陈。

    “嗯,我看了你公司制作的特效,确实效果非常好,我也是为了帮傅氏财团,毕竟不能看着新人类那个公司老是亏钱。”冒兰爽朗地笑了起来。

    萧裔远也苦笑了一下,“那谢谢您了。”

    冒兰听出他声音里的颓唐之意,静了一静,继续说:“我听说你在跟国外公司打官司,我以前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学的是法律,主攻方向就是知识产权。”

    “你那个合同是我帮你争取的,跟我也有点关系,我不能让你一个人担责任。所以帮你查了些资料。”

    “如果你方便,可以现在出来谈一谈,我找到一份资料,也许对你有用。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个朋友,想介绍给你认识,也许能够帮到你。”

    萧裔远现在心里很乱,不想跟人说话,只是淡淡地问:“……什么资料不能用电子邮件发吗?”

    “是一本有关那个公司人工智能创始阶段的老书,讲了很多早期的事情,包括他们申请的那个代码专利和版权许可证,不过现在已经绝版了。我托人从国外弄到的,直接用特快专递寄回来了。”冒兰笑着说,“如果不方便,我明天给你寄到你公司也行。”

    萧裔远微微一怔,这正好是他需要的那部分内容。

    他还托岑春言在国外打听,没想到这位“冒女士”居然已经给他弄到了一本绝版的书。

    他有些激动:“哦,这样啊,那没关系,我现在正好有空,方便,您在哪儿,我现在去取,可以吗?”

    冒兰点点头,笑着说:“我在星辰氧吧,年纪大了,总觉得脑子不够用,需要经常吸氧,希望你不要介意那。”

    冒兰说着,把星辰氧吧的定位发给了萧裔远。

    萧裔远一看,就在这个小区旁边一条街的地方,非常近。

    他忙回到车里,发动汽车开了过去。

    温一诺追了出来,刚好看见萧裔远的车消失在小区门口一条铺了彩色石子的小路上。

    就差一步,就追到他了。

    温一诺扼腕叹息。

    她在小区门口徘徊着,想着要不要回去开车,追到萧裔远买的那个三居室去。

    她觉得萧裔远应该是回那里了。

    她一边想着,一边拿出手机查看萧裔远的位置。

    结果发现他就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停下了,并没有回他自己的三居室。

    这是去哪儿了?

    温一诺想着,拿出手机仔细查位置,然后循着方向走了过去。

    她走路也只走了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小区旁边的一条街边。

    看见了萧裔远那辆醒目的特斯拉停在街边。

    这是小区旁边的娱乐场所,有酒吧,清吧,KTV,餐馆,还有氧吧和健身房。

    温一诺一个个看过去,最后在氧吧门口停下了。

    手机上的位置显示,萧裔远应该就是在这里。

    她走了过去。

    ……

    萧裔远来到星辰氧吧,被人带到氧吧的一个半封闭的小包间里。

    他走进去,看见里面居然有三个人。

    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中年妇女,四十多岁年纪的样子。

    一看见他进来,那女子脸上的欣喜之色一闪而过。

    还有一个沉稳的青年男子,不过看上去应该快三十了。

    第三个是年轻的小姑娘,正是他见过的沈如宝。

    除了沈如宝,另外两个人他都不认识。

    萧裔远踌躇地站在门口的地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包间。

    那中年女子站了起来,笑着说:“你是萧裔远吧?我是冒兰,刚才给你打过电话。”

    萧裔远回过神,微笑着点头说:“冒女士吧?我是萧裔远,这两位是……?”

    沈如宝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看上去很脆弱,像是七月枝头初开的第一朵小茉莉,怯生生的,不堪风霜雨雪。

    冒兰忙给他介绍:“这位是沈投的沈召南先生,他是沈投董事长沈齐煊的长子,现在是沈投的副总裁,这位是他妹妹沈如宝。”

    萧裔远更加惊讶。

    他知道“沈投”是投资圈的人对沈氏财团的称呼,也是全国富豪榜上排名第一的那个沈家拥有的投资财团。

    沈召南居然是沈齐煊的大儿子!

    萧裔远见过沈召北,是个有点跳脱的二世祖。

    没想到他的哥哥沈召南,气韵风度跟沈召北完全不一样。

    这才像是一个大财团继承人的样子。

    萧裔远朝他点头微笑。

    沈召南也笑着伸出手,“很荣幸见到萧总。我一直在下面的分公司工作,最近才调到总部,以后请萧总多多指教。”

    他平易近人,态度十分和蔼,一点都没有他们阶层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

    萧裔远跟他握了握手,笑着说:“不敢不敢,沈总真是折煞我了。”

    沈如宝在旁边微笑着看着萧裔远,小声说:“萧哥哥,你可以叫我贝贝,家里人都这么叫我。”

    萧裔远这才看向沈如宝,朝她也点点头,“沈小姐晚上好。”

    “萧哥哥你别这么见外,叫我贝贝就好了。我一见你就觉得特别亲切,你不介意我叫你萧哥哥吧?”她说话的时候拧着手指,微翘的鼻子噤了噤,好像不太自信,跟以前见到她的样子大不相同。

    萧裔远有些愕然,但是心里还是不动声色,笑着说:“沈小姐是客气,我要真认了,那就有点过份了。”

    沈召南这时才真心笑了。

    萧裔远这个人没有仗着一张脸长得好就占女孩子的便宜,这还差不多。

    他朝冒兰点了点头。

    今天这件事,是冒兰特意找他帮忙的。

    冒兰跟他家比较熟悉,在商业上是个奇才。

    他们沈投曾经开出丰厚条件想挖她让她跳槽,但是她拒绝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一直待在傅氏财团,做傅夫人的私人助理。

    冒兰跟他说了萧裔远的事情之后,沈召南很感兴趣,决定来见见他。

    临出门的时候,刚回国的沈如宝缠上来,非要跟他一起出去散散心。

    他知道沈如宝这阵子在国外接受治疗,一直在病床上。

    现在回国想轻松轻松,他就答应了。

    看着一向对人眼高于顶的沈如宝,对萧裔远明显的好感,萧裔远却并没有主动攀附,而是保持着距离,沈召南心里很欣赏。

    他没想到萧裔远还给了他一个意外的惊喜。

    沈召南正想跟他长谈,手机铃声响了。

    他拿出来看了看,发现是他爸爸沈齐煊的电话,忙说:“我失陪一下,马上回来。”

    他走出包间,去外面找了个安静的隔间接电话。

    那个隔间很别致,是一个曲里拐弯的之字形屋子。

    里面很暗,他站在最里面的角落里,跟沈齐煊说话。

    “大家坐吧,这里有些饮料,随便喝,我去让人送点好吃的。这是我跟你说的那本绝版书。”冒兰说着,从自己的LV neverfull包里拿出一本封皮发黄的书,放到萧裔远手里。

    她走了出去,半封闭的小包间里只剩下萧裔远和沈如宝。

    萧裔远看了看沈如宝面前的椰汁饮料,不经意地想起温一诺。

    她也很喜欢喝椰汁。

    沈如宝看了一眼他的脸,在心里感叹:真好看啊……

    低下头喝了一口椰汁,抬眸又看了他一眼。

    看不够的样子。

    萧裔远觉得有些尴尬,只好跟她尬聊。

    “……沈小姐在哪里高就?”

    沈如宝睁着大眼睛,她的瞳色略浅,像是通透的琉璃,看着人的时候,有种自然而然的天真孺慕。

    她略惊讶地说:“我不需要工作的……我身体不太好,刚刚从国外治病回来。”

    萧裔远:“……哦。”

    “萧哥哥不知道吗?我前一阵子,在生日宴会上发的病,温姐姐当时在场呢,她没跟你说吗?”

    萧裔远:“……”

    是那次跟着傅宁爵和傅夫人去参加的生日宴会吗?

    温一诺还真的什么都没说。

    萧裔远又一阵气闷,想喝点啤酒。

    可是想到一会儿要开车,他还是忍住了,只是拿起一瓶饮料打开喝了一口。

    沈如宝像是没有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继续说:“当时我还奇怪,怎么没看见萧哥哥呢……还以为你们离婚了,因为她跟那个傅宁爵出双入对,可亲热了……”

    萧裔远微怔:“你知道我们结婚了?”

    他和温一诺登记结婚的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沈如宝是怎么知道的?

    然后他马上想到,那天跟温一诺去领证的时候,沈齐煊正在跟沈如宝视频!

    当时温一诺亲口对着视频说,她要跟萧裔远去领结婚证!

    当时的喜悦和爱恋历历在目,他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萧裔远又喝了一口饮料,脸色淡了下来。

    ……

    温一诺这时已经找到他们这个半封闭的小包间里。

    站在半开的包间门口,她看见里面有一男一女两个人。

    男的背对着包间门口坐着,看背影她就知道是萧裔远。

    而萧裔远对面的女人,温一诺看得清清楚楚,居然是沈如宝!

    一股怒气涌上心头,如同一片浓云,遮住了她的眼睛。

    她在这里千回百转地后悔,不顾一切地追出来,他却一转身就跟别的女人泡吧!

    还是跟那个和她一直不和的沈如宝!

    这样的夫妻做着还有什么意思?!

    温一诺气到极点,反而冷静下来,她离开这个半封闭的包间,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也是那个之字形的隔间门口,拿出手机,从容不迫地给萧裔远打电话。

    萧裔远听见手机铃声,瞥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这一次居然真的是温一诺的电话。

    他心里一喜,忙划开接通了,“诺诺!”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淡淡地说:“阿远,你在哪儿呢?我在你家了,可是你家里没有人。”

    她说的是萧裔远买的那个三居室。

    萧裔远忙站起来,说:“我在外面有些事,我马上回来。你等着,哪里都别去。”

    温一诺笑了一声,握着手机,从那个之字形的隔间里缓缓走出来,在门口站定。

    她太专注自己的事,没想到有人已经在那个隔间里面打电话了。

    而且她过来的时候,那人的电话刚好打完挂了。

    温一诺堵在之字形隔间的出口,那人在最里面的暗处,只好一声不吭。

    “你到底在哪儿?”温一诺的声音越发平静,“你是先走的,怎么会比我还晚到?”

    萧裔远只好说:“我出来之后,正好遇到几个朋友,就一起来氧吧了。”

    “几个朋友?几个啊?”

    “三个。”

    温一诺这时气急。

    还想骗她!

    明明只有一个!

    明明是沈如宝!

    她还以为只有岑春言能让她这么生气,结果看见萧裔远和沈如宝坐在一起,她整个人都气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