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江湖位面小人物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人面桃花
    大殿当中。

    从金九龄变招,到陆小凤占得上风,最后大铁锥脱手飞出,说来过程很漫长,其实发生得极快,令人目不暇接。

    而小老头抬手硬接凝聚了金九龄全力一掷的大铁锥,更是匪夷所思,难以想象。

    而此时此刻,在陆小凤快要绝杀掉金九龄的刹那,小老头却突然出手,以大铁锥拦住陆小凤的攻势。

    他已坏了武林规矩。

    ——那一柄南海“神力王”所用的大铁锥正摆在有名大殿的中央。

    铁锥旁边还有一张由纯银打造的银桌,本来制作精美,但斜倒在地上,却显得十分难堪。

    苏微云面前的银桌已然不在。

    方才赫然是他出的手,也挡住了小老头的大铁锥。

    ——那么陆小凤与金九龄呢?

    在先前那种混乱碰撞的局面里,谁也没顾上去看他们二人的对决。

    ...........

    金九龄摸了摸自己额头,他还活着。

    在刚才绣花针已碰到他额头上面的“神庭穴”时,针尖却忽然停了下来。

    因为陆小凤的手里已没有拈针。

    他已经转过身子,两指之间夹着一柄剑。

    剑尖被他夹住,另外一端的剑柄处当然也有一个握剑的人。

    握剑的人是宫九。

    宫九在千钧一发之际取剑攻向陆小凤,救下了金九龄一命。

    他几乎是瞬息便至的,如同惊空雷霆,他的武功实在要比外界的传闻还要高很多。

    陆小凤冷冷问道:“原来无名岛之人都是仗着以多欺少的么?”

    小老头缓缓开口,郑重说道:“绝非如此。”

    陆小凤收回双指,慢慢走到苏微云的身旁,问道:“那么这是何意?”

    小老头道:“因为金九龄不该死!”

    陆小凤怒道:“金九龄身为六扇门捕头,却假扮绣花大盗,也不知刺瞎了多少人的眼睛,劫走了多少两银子,最终还要嫁祸他人,你说这种人不该死!?”

    小老头还是很认真地说道:“他不该死在你的手上。”

    陆小凤忽然愣住。

    小老头道:“他只不过骗了你一场,让你白白花费了十多天的时日破案,又花了十多天的时间出海而已。这些理由,好像还不足以让你杀他!”

    他说得好像也有些道理,陆小凤一时之间竟找不到话来反驳。

    “难道这岛上就没有正义正直,没有武林公道么?”

    小老头道:“有是有的。只是外界的公道,不适于岛上的公道。我已说过,这里不归朝廷管了。所以不论金九龄在中原犯了多大的罪孽,都不该在这里伏诛!”

    他始终坚持要将无名岛和中原分开而讲,不混作一谈。

    小老头道:“如果是这位常无意先生要刺瞎金九龄的双眼,那么我可以保证,岛上任何一人都不能阻拦!”

    陆小凤已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常无意若真有战胜金九龄的本事,那也用不着他来出手了。

    宫九也回到他的座位上,彷如无事。

    大宴还在继续。

    但是小老头也不说话,宫九也不说话,陆小凤更不想再说话。

    ——小老头的武功实在是他从未见过的,他面对这么样的一个可怕如深渊,深不见底的强者,实不敢轻举妄动。

    也许所有人都在等着一个人说话。

    苏微云终于开口了。

    “岛主大人,恩恩怨怨,既无法在此间解决,是否可去中原了断?”

    小老头笑道:“中原之事,本该在中原了断。”

    苏微云问道:“金大人还会再入中原么?”

    小老头停了停,意味深长地说道:“他还会再去的。”

    苏微云道:“好,好,好!”

    苏微云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谁也摸不清他到底在赞叹什么。

    众人各怀心事,又再饮酒。

    而常无意索性连酒都不再喝了。

    又过半晌,苏微云开口道:“我此来,还要向岛主讨要一人。”

    小老头道:“何人?苏大侠尽管开口便是!”

    苏微云淡淡道:“沙曼。沙曼与我颇有缘分,我打算讨回去做个小老婆。”

    小老头看看宫九,讪笑两声,说道:“苏大侠这个玩笑开得未免有些过头了。”

    陆小凤和常无意都不知沙曼是谁,但是宫九和宫主的面色却变得十分精彩起来。

    苏微云叹了口气,轻轻吐言,绘色绘调。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小老头赞道:“好诗!”

    苏微云道:“不好。”

    “如何不好?”小老头娓娓道来:“这首曲子乃是当年唐朝的崔护所作,其中颇有一段典故:崔护头一年去踏青赏花,恰逢口渴,于是访一人家,有一位少女出门,取来一碗清水。”

    “崔护明白少女心地善良,容貌姣好,不由一见钟情;而少女见崔护饱读诗书,气质非凡,也心生倾慕。只可惜.......”

    宫主问道:“只可惜什么?”

    小老头道:“只可惜崔护第二年再去之时,桃花犹在,门庭却锁。崔护心生感慨,才作下此诗,流传千古。”

    宫主道:“原来如此。”她轻轻瞥了一眼宫九,娇笑道:“原来苏大侠是在怀念沙曼姑娘,想要再睹桃花芳容。”

    苏微云道:“你说错了一点。”

    宫主道:“哦?我说错了什么?”

    苏微云道:“我确实是在怀念一位故人,但却不是沙曼。”

    宫主道:“那是谁?”

    苏微云话锋陡转,说出一个名字:“丁喜。”

    ··········

    有名大殿,一切都好似安静了下来,连门口站立的大汉的呼吸声都可听到。

    “丁喜”这个名字竟好似很沉重一样,比摆在中央的大铁锥都还要重,拾之不起。

    无人敢拾,便尽皆默然。

    过了好久,小老头才说话:“果然还是瞒不过你。”

    苏微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小老头道:“可是丁喜天赋十分不错,很值得栽培,我若不交人,又当如何?”

    苏微云平静地道:“你我一战,一决高低!”

    陆小凤和常无意耸然动容,转头望向苏微云。他们不敢相信苏微云居然敢约眼前这位神秘可怕的小老头一战。

    宫九的目中已露出极为强烈的兴奋之色。

    又过了盏茶工夫,小老头才道:“宫主,你去唤丁喜过来。”

    宫主闻言,露出惊容,但还是没有违抗小老头的吩咐,起身朝着殿外走去。

    苏微云紧接着道:“我还要问你一个问题。”

    小老头道:“你问。”

    苏微云道:“白玉京、柳长街、还有龙五,他们在哪里?”

    小老头突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