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李明月的大危机!
    大纱帽胡同,张大学士府。

    今日中秋,全家团圆,张居正也难得早早回家,跟妻儿好好过个节。

    每当此时,看到六个儿子齐聚一堂,他都会感到十分满足。

    咱老张家的人就是能力强,猛!

    倒不是他重男轻女,忽视了女儿不在场,而是今晚未出嫁的女孩子们不必被长辈约束。

    筱菁虽然没约人逛街,却也不想放弃这一年只一回的自由,吃了点晚饭就起身告退。

    回屋后却发现百无聊赖。

    通常她都是跟李明月形影不离的,但这两个月以来,小竹子总是下意识的不想跟好闺蜜碰头。

    起因就是墙上那副《幽篁秀石图》。

    她当时感觉可能今生再也见不到赵公子了。

    这不是少年少女常有的夸大其词……赵昊随赵状元出京,一去少说三五年,到那时她很可能就已经嫁人了。

    怎么可能再像从前那样,坐在那修竹掩映的学堂中,支颐听赵公子讲科学呢?

    更不可能跟着兄弟们跑去找他玩,或者和李明月一起谈论他的种种了。

    是以在临别之际,张筱菁脑袋一热,就请赵昊在自己的画作上题了首词。

    本想做个纪念,纪念一下自己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的少女情愫。谁知赵公子的诗,带着钩子啊!

    ‘淡烟古墨纵横、写出此君半面。不须日报平安,石仙湘妃曾见。’

    平平淡淡的四句诗,却让她像着了魔似的,看了又看、品了又品,还谱成了曲。

    这哪里还是什么念想啊?都快成了魔障了!

    赵公子可是明月的心上人,我只不过是他的学生兼崇拜者罢了。

    可这种对不起明月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儿?

    她便将那画从墙上摘下,收入匣中,却无法从心里抹掉那首诗……

    此时,前厅隐隐传来父母兄弟的谈笑声,张筱菁却倍觉孤独,心说那就让‘石仙’陪‘湘妃’过个节吧。

    便从绣锦的画匣中,取出那副画,重新挂在了墙上。

    看着那副画,还有上头的诗,小竹子顿觉孤独尽去,内心一片安宁喜乐。

    便焚上一炉香,在月影中对着那副画,轻抚琴弦。

    她正在心中演绎石仙与湘妃在竹海中相会的绝美画面,忽然门就被人一下推开了。

    “筱菁筱菁,大事不好啦!”元气少女李明月,提着裙角冲了进来。

    “啊!”张筱菁吓得一哆嗦,差点把琴台推翻了。

    待看清是李明月后,她不及细想,赶紧站起来,快步迎上去。

    做贼心虚的少女,唯恐被小县主看到墙上那副画。

    那可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其实她多心了,现在小县主满脑子只有那封信上的事儿,眼里根本看不到其它。

    “我跟你说啊筱菁!”李明月要往屋里走。

    “我正要去逛夜市,”张筱菁拉住她往外走。“我们边逛边聊也一样。”

    “你先等我喝口水,我一气儿跑过来的。”李明月朝桌上的茶壶伸手。

    “我请你喝桂花饮,就在胡同口有卖,保准你喝了还想喝……”张筱菁却不容分说,把她硬拽出去,然后小脚一勾,把门带上。

    ~~

    “呸呸,这什么味啊……”

    当李明月终于喝到了,那被小竹子夸上天的桂花饮,却顿觉失望透顶。“怎么还有股陈皮味啊?”

    “……”张筱菁心说,我哪知道啊?我也是头一回喝。而且我最讨厌陈皮了……

    可自己都说了好喝了,那含着泪也得喝下去,还得装作很爱喝的样子。

    “还好吧,咳咳,我就爱这种风味,咳咳咳……”

    “你不是最讨厌陈皮吗?”

    “谁知道呢?”张筱菁用麦秸做的吸管,‘美美’抽一口桂花饮。那销魂的陈皮味道,让她眼泪都快下来了。还得强笑道:“人的口味会变的。”

    “嗯,我觉得你最近就变得怪怪的。”小县主捧着装饮料的竹杯,歪头打量着小脸皱成一团的小竹子。

    “有吗?没有吧?”张筱菁略有些慌乱的矢口否认。

    “你说,你有多久没去找我玩了?”李明月愤愤的伸出手指,挑起张筱菁那剥了壳的鸡蛋似的,白皙柔腻的下巴。

    “我找你也老是推三阻四的。”

    面对着闺蜜的质问,张筱菁星眸中闪过慌乱的神色,不敢和她对视。

    “《中等代数》太难了。我做不出来,哪有心思玩……”

    “哦,这样啊。”李明月顿时深以为然道:“可不是嘛,我也是看了直犯困,到现在还没翻几页呢。”

    其实这话有些亏心,她连《初等代数》都没学多少呢。

    说着郁闷的叹口气道:“筱菁,你说我这么笨,还怎么当女科学家?”

    “你可一点不笨。”张筱菁白她一眼,心说你要是笨,能把赵公子看的严严实实的,让我都没机会单独和他说句话?

    后来还是因为要期末考试,小县主吓得不敢来她家,她才利用提前交卷的机会,逮到一点时间,作了那个让自己心虚到现在的案子。

    ~~

    二女说话间,来到了灯火璀璨的夜市街上,李明月才猛然想起自己找她的目地,便叽叽喳喳道:“都怪你那桂花饮,难喝的我把正事儿都忘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张筱菁也终于平复好了心情,直面李明月了。

    “据我安插在赵大哥身边的密探来报,”李明月看看左右,一副事关机密的样子小声道:“有个叫江雪迎的女子,最近对我赵大哥虎视眈眈,垂涎三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少乱用成语。”张筱菁哭笑不得道:“那是女土匪还是女大王啊?”

    “总之差不多!”李明月气哼哼的鼓着腮帮子道:“敢打赵大哥的主意的,能是好人吗?”

    “话也不能这么说啊。”张筱菁感觉怎么自己脸上也火辣辣的。“好坏的评价标准,应该更客观才对。”

    “我不管,我就是这么分的。”李明月晃动着粉拳,好似要一拳打到昆山去,把那江小姐捶个桃花朵朵。

    “那她家世如何,又是怎么跟赵大哥……你赵大哥认识的?”张筱菁便替闺蜜操心起来。

    “好像说她是我赵大哥家的世交。”李明月便手指托着粉腮道:“她奶奶是赵大哥的干奶奶。”

    “那你们也算。”张筱菁伸出双手的食指道:“殿下还是赵大哥的干娘呢。”

    一比一呢。

    ps.第三章,继续写去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