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二章 所谓画风突变
    “汝一定要挺住啊……”

    赵守正双手搭在赵昊肩头,满脸不忍的看着他。

    赵昊心中一抽一抽,不禁暗道:‘莫非我不是他亲生的?’

    脑子正乱哄哄,赵昊忽听到外头院中响起阵阵啜泣之声,那声音有男有女,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噩耗。

    好在这边赵守正也没再掉书袋,用最简单的语言,让赵昊了解了目下的情形。

    “你爷爷这次京察遭了大难,如今被押在南京都察院,已经整整三天了。你大伯到处求告,终于见到了部堂大人。郭部堂告诉他,若是能三天内,还上十万两亏空,还可设法遮掩过去。”

    赵守正其实也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平生哪遭过这等剧变?已是惶惶不知所终了。

    “若是还不上,则万事皆休了……”

    “所以呢?”赵昊神情呆滞的问道,心中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希望不要太影响自己的生活。

    “所以,你大伯做主变卖了家产,把咱们家的田产,还有这处宅子都卖掉了。又把所有值钱的东西作价进去,就这样,还有五万两的亏空填不上呢……”

    “所以说……”赵昊一阵口干舌燥,指了指屋里头那些贵重的陈设。“这些,全都不是咱们的了?”

    “是啊,都不是了。五天之内,咱们就得净身出户,下人也要全都遣散了。”赵守正说完,忍不住心痛的感叹一声:“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便难过的别过头去,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如丧考妣的模样。

    赵昊呆呆愣在那里,这是什么神反转?

    他恨不得再撞一下柱子穿越回去。

    。

    过午时分,和煦的阳光洒在赵府后花园中。

    虽然是二月残冬,依然难掩这花园中假山流水,亭台楼阁之美轮美奂。

    ‘可惜,这些都是别人的了……’

    赵昊父子俩瑟缩坐在池畔的石条凳上,不约而同的如是想道。

    这个时节有太阳也不太暖和,父子俩却只能在这儿待着。因为接收屋内财产的人已经到了,此刻他们正将房间里值钱的玩意儿,一件件搬出来,就在父子眼前清点装箱。

    “洪武青花螭龙双耳盤口瓶一对。”

    “文征明《兰竹图轴》一套……”

    “上品田黄石雕件两块……”

    “给我小心点,这都是咱们张家的了……”

    一个留着山羊胡子,账房模样的中年人,一边清点着收获,一边尖着嗓子提醒道。

    他每清点一句,都像是剜在赵守正心头的一刀,让他不由自主颤抖一下。

    赵昊很理解赵守正的痛苦。

    就连他这种,才享受了不到半个时辰富贵生活的人,都感到难以接受。何况这些玩意儿,都是赵守正一件件收集起来的。

    父子俩就这样呆坐在花园中,就连那些人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

    直到日头西沉,赵守正才被冷飕飕的小风激醒过来,看一眼依然沉默的赵昊,他猛地拍了下自己的额头。

    “该死,怎么只顾着自己难过,却忘了儿子了!”

    赵昊闻言也回过神,强笑道:“我没事的……”

    “正所谓‘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儿子,看开点。”赵守正拍了拍赵昊的膀子,小声安慰道:“为父方才想到出路了。相信我,困难只是暂时的,咱们还有后手呢。”

    “什么后手?”

    赵昊闻言眼前一亮,听这意思,似乎天不绝人啊!

    “你忘了?去岁,你爷爷帮汝定了门亲事,你那未来岳丈乃寓居南京的苏州巨商,家资不下百万!”

    “是吗?”赵昊不由倒吸口冷气。此百万可非四百年后的百万能比!这是百万两白银的意思,非要类比的话,那至少是后世的亿万富翁才能企及。

    “那还有假?你没听过‘钻天洞庭遍地徽’吗?汝那未来岳父便是苏州洞庭商会的副会长,那是能跟咱们徽商分庭抗礼的巨富啊!”

    “啊……”赵昊不由惊叹起来,没想到自己岳父居然如此生猛!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祖父乃堂堂户部侍郎,而且手握重权,似乎门第还高于对方,也就没什么好稀奇的了。

    “回头为父催催亲家早日成婚,儿媳嫁妆必然丰厚,到时夫妻一体,我儿还有什么好愁的?”赵守正一脸认真的替儿子谋划着,似乎并不以让儿子吃软饭为耻。

    “可是我们家遭了难,人家还能认这门亲么?”

    赵昊居然已经思考起此事的可行性了。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当然得认了,红纸黑字订好的婚约,还能悔婚不成?”赵守正瞪大眼睛。

    “万一呢?”赵昊却没那么盲目乐观,毕竟自己两辈子了,都还没走过大运。

    “万一也不怕!”却听赵守正矜持的一笑,颇有些神秘道:“告诉你个秘密吧。你爷爷也给为父我定了门亲事!”说着他双手一拱拳,与有荣焉道:“我那未来岳丈,正是吾南京国子监祭酒!堂堂翰林清流,断不会无耻悔婚的。”

    言毕,赵守正信心十足道:“所以儿子你放心,总不会两头都没着落的。”

    “哦……”赵昊长长松了口气,这才放下对生计的担忧,关心起自己便宜爷爷的命运来。

    “爷爷他,怎么下手如此之狠?竟然贪了十万两这么多?”

    据赵昊前世所学,大明朝税收以实物为主,收的银子并不多。加之前些年倭寇横行,朝廷税收锐减,好像全国岁入只有两百多万两而已……

    赵侍郎居然敢一人黑掉这么多,难道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唉,老爷子固然有些顾家,但绝非胆大妄为之人。”却见赵守正摇头道:“你看咱们家,二十年生聚,不也才攒了五万两而已?他上哪贪那么多去?”

    “那是……”赵昊眉头微皱的问道。

    “其实是部里账目,查出了十万两的窟窿。”赵守正一摊手道:“你祖父除了盐引,还管着部里的账目,自然难辞其咎了。”

    “哦,原来老头子只是个管账的。上头还有更大的官,下头也有具体经手的人。”赵昊万分不解道:“怎么最后就成了他一个人的责任?”

    “呃……”赵守正闻言先是一愣,旋即深以为然的重重点头道:“是啊!上头有尚书、左侍郎,下头还有一干郎官主事,这些人平日里‘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哪个少捞一文钱?现在却只让你祖父一个人受过,真是可恶!”

    赵守正气不过,狠狠踢了旁边的假山一脚,疼得他抱着脚嘶嘶倒吸冷气。

    “别告诉我,你这会儿才想到啊……”赵昊难以置信的看着赵守正,就连自己这个刚来的,都一听就觉着有问题。难道这位土生土长的官二代,竟一直没往这上头想?

    “你知道的,为父一心只读圣贤书,素来是不管家的。”赵守正不禁有些羞赧,小声答道:“具体怎么回事,吾也不大清省……”

    “那爷爷就应了?”赵昊心说,赵侍郎在官场上混了三十年,总不至于也看不透吧?

    “唉,别提了……”却见赵守正满脸担忧道:“事发后,你爷爷就被关在都察院了。我和你大伯,到这会儿都没见着他一面……”

    “哦?”赵昊不禁坐直身子,抱着手臂沉思起来。

    赵守正果然十分溺爱赵昊,见他装模作样的思考开了,也不催促打断,就在旁边安静的守着。

    忽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垂花门方向传来。

    ps.按照惯例一天两更哈,大概上午一章,中午一章。

    ps2.大家踊跃发言,踊跃投票,不排除被感动加更的可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