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鹿觅仙途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为吉祥解毒
    胡家东院和西院之间相隔有些距离,过了足有小半个时辰,小青这才带着解药顺利返还。

    没想到紫荆花毒的解药竟是一种带着些许甜香的白色粉末,有些像糖粉。

    刘小鹿取了半碗水,将解药倒入水中化开,小心翼翼的用汤匙喂进了吉祥的嘴里。

    半碗药水喂完,一人一蛇守在案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案上的猫儿发呆。

    胡易之见此情景,不由得扶额道,“你们早些休息吧,解药见效并没有那么快,大约过上几个时辰这猫儿便能醒转了。”

    原来这解药不是一喝完便能立时见效的啊……

    刘小鹿眨巴了下圆溜溜的大眼睛,懵懵懂懂的应了声是。

    窗外夜色已深,胡易之伸手揉了揉少女的脑袋,便转身打算离去。

    不想他刚抬起腿,却被身后的少女扯住了衣袖。

    “还有何事?”胡易之不禁扭头疑惑道。

    “父亲明日可还要进城?”刘小鹿小声道。

    胡易之闻言颔首道,“嗯,今日我已经与楼叔初步商议过了,楼叔已经开始帮我们留意金子书的行踪,明日我还要与楼叔再商量一下此事的细节。”

    “那便好。”

    少女的面上浮现出一丝喜色,又从案上拿起一个白瓷小瓶,递了过去,口中道,“父亲,这是玉髓生精丸,还请您明日进城时带给小麟吧。”

    胡易之闻言一怔,伸手接过瓷瓶,面上露出几分无奈之色,道,“都说女大不中留,却没想到你这丫头这么快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

    “父亲!”

    听得此言,刘小鹿的双颊上瞬间飞起了两团红霞,娇嗔道,“父亲莫要取笑我,我对小麟只有同门之谊,并无其他心思。”

    说罢,又叹了口气,继续道,“只是自从来了宗元城,小麟他便因为自己没有灵根,无法修炼之事一直耿耿于怀,但愿此药能助他早日突破,重拾信心吧。”

    仔细想来,自从来了宗元城,自己对洛麟的关心似乎确实比从前少了些。

    胡易之若有所思的颦眉望向手中的白瓷小瓶,沉吟道,“嗯,我省得了。”

    看着胡易之的背影走出门去,刘小鹿这才上前关好房门。

    转过身来见小青仍自守着吉祥出神,只得伸手拍了拍它的脊背,便自顾自的去到一旁梳洗换衣了。

    草草梳洗了一番,刘小鹿走到案边弯腰抱起了仍旧昏迷不醒的猫儿朝着床边走去。

    小青见状忙抬头喊道,“哎,小废柴,你干嘛?”

    刘小鹿闻声脚下步子一顿,扭头道,“抱吉祥去睡觉啊,总不能让它在案上睡一宿吧?”

    “不行!”小青身形一晃,眨眼间蹿出了几丈远,挺起上半身拦在少女身前。

    “什么不行?”刘小鹿不解道。

    小青用下巴指了指刘小鹿怀里的猫儿,语气不满道,“蠢猫太胖了,占地方,不能让它跟我们一起睡床上。”

    刘小鹿看了看怀里的猫,又看了看自己本就不算宽敞的床铺,居然觉得小青说的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

    少女略一思索,踌躇道,“小青啊,你看吉祥它受伤了,如果让它就这么睡在案上,夜里怕是要着凉受寒的,不如……”

    不如你今夜先去院子里睡,把床让给吉祥好不好啊?

    “嘶。”

    下半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刘小鹿就发现小青身上的气息猛地一变,下意识低头看去,更是被它那对闪着寒光的眸子骇的脖子一缩。

    刘小鹿咽了口口水,怯懦道,“那啥,不如我去柜子里给它床被子打个地铺吧。”

    “去罢。”

    小青转过身子,稍稍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浮土,便朝着少女的床铺游了过去。

    “哎,你……”

    刘小鹿有心提醒小青身上的泥灰并未除尽,可想到它方才的眼神,竟愣是没把这话说出口。

    只得认命似的摇了摇头,去衣柜里取出一床薄被,为吉祥简单的团了个简易的小猫窝。

    安置好猫儿,刘小鹿望了一眼床上始终背对她,暗自生着闷气的大青蛇,又打水拧了一条湿毛巾。

    湿毛巾刚抚上青蛇的身体,小青便豁然睁开了双眼,扭头望了过来。

    看着小青明显带着质问的眼神,刘小鹿讪讪一笑,道,“那啥,你今天来回折腾,身上沾了不少泥灰,我就想着帮你擦一下……”

    小青闻言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那,我帮你稍微擦一下好吗?你看,床上沾了不少泥印子……我们神兽大人也不能这么埋汰不是?”

    见小青不说话,刘小鹿很狗腿的再次出声提议道。

    “嗯。”

    小青惜字如金的吐出一个简短的音节,便老神在在的再次阖上了双眼。

    这家伙,也许不是神兽,但绝对是这世上最难伺候的青链蛇了!

    刘小鹿腹诽了一番,趁小青这会闭着眼睛,又对它做了个鬼脸,这才气鼓鼓的拿起巾子继续为它擦洗身子。

    虽然心中有些不满,但是少女手上的动作却依旧轻柔小心,不等她将大青蛇近七尺长的蛇身全擦拭一遍,小青便已经进入了梦乡。

    见小青睡得熟了,刘小鹿放下巾子,伸出手指戳了戳小青额上的黑色凸起,这才小心翼翼的脱下鞋袜,盘膝在小青身旁坐好,开始了今日的修炼。

    如墨的夜空中斜斜挂着一轮新月,月光有些黯淡,因此屋内的可见度并不高。

    空气中有丝丝缕缕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借着这股奇异的牵引之力,刘小鹿的身体也隐隐发出了浅淡的白光。

    那层由灵气形成的光膜上隐约还流转着些许青的流光,愈发显得格外迷人。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刘小鹿运行完一个大周天后收起功法,脸上露出了几分思索之色。

    距离她突破炼气七层已经有些时日,这几日更是隐约摸到了炼气八层的壁障,也琢磨着尝试过数次,想要一举突破至炼气八层,但却每回都总是欠些火候。

    如今时间紧迫,她不仅要应对一年半以后的碧水洞天之行,还要准备跑路,还要帮父亲调查金家之人。

    刘小鹿颦起双眉,心中很快便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