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六指诡医 > 第四百零一章 神经质病人的供词(感谢流逝的时光守护)
        床下恶臭逼人,除了段铁柱之外,还有一堆鸡毛和鸡鸭内脏的残渣,已经腐败生蛆了。

        至于段铁柱,几乎没了人形,将那白猪肉吃的啧啧有声,一滩滩猪油从嘴角往下淌着。

        苍颜、阿雅顿时皱起了眉,转过了头,马富贵最厉害,撒丫子冲到院子里,弯腰就吐。一边吐一边骂道:“这……这特么还是人吗?”

        王旭辉远远的脸上升起一丝愠怒,转身朝着段铁柱的哥哥和姐姐怒吼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送他回来的时候,我给他开的药呢?你们到底给煎了没?”

        “不就是掉个耳朵吗?耳朵是脆骨,哪有那么矫情啊!”

        “饿是他哥哥,又不是他爹,他是个光棍不假,可又不是残疾,额作甚要给他煎药啊!”

        “就是就是,他不老不小的,饿们还伺候他?”

        “放你妈的屁!”一直温和有礼的王旭辉暴怒道:“说的什么混账话?既然你们不管不问他,为什么要分他的钱?什么叫一奶同胞?就和你们几个是的,一个个都特么是吸血鬼!”

        “你是谁啊,你凭哈骂我嘞!”段铁柱的哥哥瞪眼道:“饿们这会分他钱,可将来饿们的孩子还给他三爸养老送终嘞!”

        “将来?用不了将来,你们这是准备明天就给他养老送终呢!”王旭辉怒斥道。

        “就是,就是,你们这几个刁民,没有王法,置亲弟弟死活不顾,还抢他的钱,报警,这事得报警!”马富贵吐得脸都绿了,拿出电话就做出一副要打电话的样子!

        那几个人吓坏了,赶紧求饶道:“领导,您别打电话哈,饿们知道错咧,你说咋做就咋做!”

        马富贵看了看王旭辉,万旭辉看了看我!

        我开口道:“把人马上抬到院子里去,放在阳光下!”

        段铁柱的两个哥哥赶紧上来,拖住段铁柱就要往外抬。可是段铁柱突然就像是发了狂的野狗,呲牙裂嘴就咬人。

        “别和我抢肉,别和我抢肉!”

        此时的段铁柱力道极大,两眼瞪得像个铜铃,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奋力地挣扎起来,三下五除二就把两个哥哥放倒了!

        没办法,老史只能亲自出手,找了根绳子将其捆了捆拎到了院子里!

        一到阳光里,段铁柱就像是大烟瘾犯了一样,摇头缩骨,哀嚎连连,身上冒出一股股黑烟,看得人触目惊心!

        “别杀我,别杀我,我不想死!”段铁柱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说,谁要杀你?说了我就放了你!”我蹲下身问道。

        “你是……是张满,你是张满,是张青,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海生哥说那玩意值钱,必须抢过来!”

        “什么玩意?”我补补紧追道。

        “你别杀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满哥,满哥,别杀我,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

        “告诉我,到底是什么玩意,我就不杀你!”我继续引到着问道。

        “嘻嘻,你骗我,你在骗我,既然你要杀我,那……那我就再杀你一次,啊!”段铁柱忽然发了癫,就像个毛毛虫一样靠着腰力弹起来半尺高,张嘴要咬我!

        “小心啊!罗先生,你有个好歹我没法朝魏总交代啊!”马富贵没见过大场面,吓得尖叫一声。

        马六在一旁抡起一根扁担打在了段铁柱的后背上,将其打出去两米远!

        段铁柱全身一怔,昏了过去!

        “你疯了,干嘛打他?”王旭辉气得大吼道。

        马六悻悻地看了我一眼道:“我不是怕他要到贵客嘛!”

        “你以为都像你那么笨?不要说捆着手脚的段铁柱,就是三个没捆着手脚的他也伤不到小师傅。眼看就要问出问题了,你逞什么强?”

        不怪王旭辉生气,如果在坚持一会,说不定半疯的段铁柱就说出问题关键了;可是也不能怪马六,没见过这种场面,人家毕竟是为了我。可惜了,段铁柱已经昏过去了,就算是醒过来也不会说出实话了!

        “卜哥,算了吧,再找别的突破口!我看他眉心的黑气还是没舒展开,而且瞳孔放大,似乎有点扛不住了!”苍颜在一旁提醒道!

        我点点头,朝马富贵道:“让人到五谷轮回庙取点黄金贡来!”

        马富贵一听,愣住了,俨然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东西!

        王旭辉叹口气,微微一笑,朝马富贵耳语了几句,马富贵叫道:“嗨,这么个黄金贡啊,你就直接说……”

        “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不灵了!”王旭辉赶紧制止道。

        “明白,明白,我这就让他们去找!”马富贵一脸笑意地将马六和聋子叫道一边去了,连说带比划一通,不一会,两人提着两半桶大粪回来了!

        “小先生,怎么弄?”两人捂着鼻子问我。

        “直接往他身上泼,记着,要淋遍全身!”我指示道。

        所谓的五谷轮回庙就是厕所,这黄金贡就是大粪,古书有云,污秽祛邪之法,当迎头痛击,不可言明。说白了,就是不能让患者知道。

        马六和聋子二话不说,走到段铁柱跟前,哗哗两下子,将一桶大粪都倒在了段铁柱的身上!

        大粪一上身,段铁柱瞬间睁开了眼,张开嘴巴便激烈呕吐起来,生猪肉、生鸡鸭伴随着粘液足足吐了三分钟,整个院子都弥漫着腥臭的气息!

        又过了几分钟,段铁柱终于摇了摇头,挣扎着要起来,开始像正常人一样打量起身边的人来。

        “段铁柱?还认识我吗?”马富贵小心翼翼问道。

        “马矿长,你……你怎么来了?”段铁柱看了看自己,大叫道:“是谁啊,把我捆了?还特么弄了我一身屎!”

        马富贵看了我一眼竖着大拇指奉承道:“小先生厉害,一桶大粪救人命!”

        “段铁柱,你刚才说张满张青是你杀的,还有什么宝贝,藏哪了?”我笑着试探道。

        段铁柱顿时变了脸色,结结巴巴道:“胡……胡说,我和张满是铁哥们,我杀他干嘛?你……你是谁啊?干嘛到我家院子里来?滚出去!”

        老史朝握对了对眼神,显然,以他多年的办案经验已经瞧出来了,张满张青的死一定和段铁柱、王海生有关。而且,杀人的原因还是无外乎钱财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