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都市进化 > 第二章华丽的遇险
    正好,父亲的阴生也就在这几天了!还请顺便帮我也烧些纸钱给父亲。”心里一酸,陈悠兰的双眼也忍不住闪出了濛濛雾气。

    两人的父亲陈永泰,也是一位颇有名气的医生。只不过,他在两年前出诊的时候,发生了车禍。

    一个醉酒驾驶的货车司机拖着一车石砖,在转弯的时候猛地撞上了陈永泰的摩托车,结果,身体多处受到重创的陈永泰在旁观市民的帮助下,被迅速送到市附一医院,可惜最后还是抢救无效,伤重而亡。

    这事就成了两姐弟心中最痛的伤!

    陈永泰的死亡立刻给原本幸福的一家带着沉重的打击。

    在家中,陈悠兰、陈儒两兄妹与父亲陈永泰的感情极好。而面对于突然来的打击,整个一家人都是悲痛欲绝。

    今天,之所以与地理老师周克定起了冲突,只怕还真的与那“升官发财死老婆”、“有娘生没爹教”的两句话引起的。

    “嗯!我会的。”轻轻地应了声,陈儒的心里也是波动剧烈。

    知道姐姐很忙,他也不再打扰,拎着书包,回到姐姐买在山南市的房子。

    **********************

    山南七十二峰,是南湖省有名的风影名胜区。72峰连绵相接,自山南至岳麓凡7个县市,连绵300余里。

    祝融、紫盖、天柱、石廪、芙蓉、旧称“南岳五峰”。

    石廪峰,座落于祝融峰南,山南县界牌镇将军村与山峰县祝融乡能仁村交界处,东南即黄龙大坳,海拔1189.3公尺。山体为纯花岗岩构成,是一座庞大的石峰,峰头四季云雾缭绕,顶端有一巨石侧,翻涌清泉,名“石雷池”。北端是枫岭,岭侧有一石洞,深不见底,洞中清风习习,无数蝙蝠伏悬洞壁,山中药农扫其粪作药用,即中药“夜明珠”,可疗眼疾,一次可集数担。山体四周原有许多古迹:如将军庙、七星潭、望夫楼、神仙洞,现均不存。

    陈家祖屋正坐落在石廪峰山脚,陈家本是传家了七八百多年的医药世家,曾出现了不少的名医,只不过后来家道中落,石廪陈家已渐渐无名。

    陈永泰当年薄有医名,又拜得另一医者谢显为师,课业有成,便在山阳市开了一个小诊所,一晃就是二十几年,却不想在出诊之时出了车祸……

    陈儒默默地跪坐在一个没有墓碑的坟头前,微微抽泣着。(南湖省的传统,父母还没逝世,儿子死了的是绝对不能立碑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回想父亲在时的那种种温馨记忆。陈儒陷入了自己悲伤的感情世界。

    “父亲,你可知道我们真的好想你……”

    “您曾为儿子深深骄傲,可儿子只怕会辜负你的厚望,不能考上重点大学了……”

    “就在今天,儿子打动粗打了老师……谁教他那么混蛋……”

    ……

    陈儒跪在自己父亲的坟头,心中悲戚之极。不停地喃喃自语,把自己这段时间都做的事都一一说了出来,沉浸在自己的悲情世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天色变得暗了下来,浓厚的黑云像奔腾的野马一般,由远而近,遮蔽了阳光,山风也渐渐猛烈,带着低低的啸声,呼啸而过。

    接着,很是诡异地,这些云团越聚越拢,越变越黑,可就是不下雨。只不过,整个天空传来绝对的压抑气势。

    就合了那句话:“黑云压城城欲摧”!不过在这险俊的大山,那种压抑之感显得更加地强烈。

    失神的陈儒突然被惊醒,抬头看了看天空突然出现的诡异墨云。用衣袖轻轻地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陈儒心中无限依恋地看了父亲的坟头一眼,“父亲,暴雨将至,儿子有空再回来看你。”

    站了起来,捶了捶有些僵硬、发麻的双腿,好一会儿才一步步向山下走去。

    在这石廪峰上,如果不尽快下去找一个山洞躲雨,到时候只怕会危险得很!

    随着双腿血液的畅通,陈儒迈着的步伐也越来越灵动、敏捷,似云豹亦如灵猴年一般轻巧,迅速向山下跑去。

    飞速地跑到枫岭附近,他不由大喜,下面就是有一条小道横切于山壁之内,就算在这条小道内呆一夜,都不用怕淋雨。只不过得担心千万别摔下对面的山涧去,不然,绝对会粉身碎骨的。

    心头一喜,陈儒立刻抬腿。就在这时候,一道巨大的闪电瞬间撕裂了乌云,直直的霹向陈儒前方不远的山涧。紧接着,那猛然炸响的暴音迅地在山涧暴响,回音不绝。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古怪的闪电伴着炸雷山涧之中炸开,震耳欲聋!

    陈儒顺声看去,赫然是枫岭那一则的深不见底的石洞。

    这个石洞,可是最有名的蝙蝠洞呀!

    从高处斜看,隐约似乎可以看到山涧之下升起一团有如桃瘴一般的氤氲雾气。

    “怎么干打雷,不下雨?”陈儒古怪地想着,脚下却是小声翼翼地移动。这漫天的黑云,让整个山顶似乎都没有了光线。

    一道闪电倏地霹开天幕,闪速落下。

    “噼啪……”

    接着,这雷鸣狂暴地在陈儒不远处炸响。顿时,他只觉得整个头脑失聪,接着脚下一滑,惨叫一声,往前方的山涧栽了下去。

    “完了——”陈儒惨叫一声,头上脚下地跌落。只感觉下方有什么红色的瘴气,陈儒以恐怖的速度做自由落体运动。

    “轰……”只觉得左手肘一阵剧痛,什么撞到了什么东西。紧接着,全身也撞到了这东西之上,整个身体立时有如散架一般。与这东西摔成一团。

    求生之心尚存的陈儒,突然伸出双手转过身来,迷迷糊糊地紧紧抱着这东西,随着它一路在山涧、悬崖上撞击下去。一阵绝强的痛苦产生,陈儒忍不住猛地一连喷出几大口鲜血,而他意识也渐渐模糊。

    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一道古怪的血色光华从他胸膛闪出,并迅速澎湃了开来……

    ************************

    双头黄金蝠今天算是倒霉透顶。今天本是它这存海这几百年来最开心的一天,因为今天就是它凝结血珠妖丹的时候了。

    这存在了无数岁月的蝙蝠洞,它这几百年偷偷摸摸吸收了无数凶兽、灵禽的鲜血,而前几天它也杀了不少凶兽,把大量的血液灌在这山洞的底部,为的就是今天于体内凝聚血珠妖丹。

    双头黄金蝠它是一头变异的蝙蝠,在很久以前就莫明地产生了灵智。它自我摸索着,以吸取其他灵长类物种的鲜血,从而获得了强大的力量。

    而且它极为聪明,居然也知兔子不吃窝边草的格言,并没有祸害周围的人类、家畜,这才侥幸没被以前的修道者发现。

    不过,世界变化太快,如今的地球灵气稀薄,各种猛兽、灵禽的鲜血所含的灵气也是极为贫乏,这使得它修炼了五百多年,也才于今天达到了凝结血丹的境界。

    今天正打算利用这血池的能量精华完成自己的第一次进化。却不想,倒霉地招来了恐怖的天雷,把它即将凝聚的血丹轰散,甚至这强大天雷也直接轰中了它身体几次。把它轰炸得毛焦肉燥,鲜血狂喷。

    本已倒霉得不能再倒霉了,可雪上加霜地是,随后又有陈儒突然从天而降,正巧以手肘击中它的两个脑袋之间的颈部要害,并抱着它一起翻滚着摔下深渊,结果无意间又再次充当了陈儒的肉垫……

    本来,以黄金双头蝠的实力,就算摔下深涧,也未必有事。可偏偏在陈儒的鲜血喷得到处都是的时候,他身前突然亮起一道血光,把陈儒、黄金双头蝠的鲜血迅速吸收……

    ******************

    不知过了多久,陈儒从昏迷中渐渐苏醒,半昏半醒间,觉得气管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极为难受,甚至呼吸都困难之至。肚子里沉甸甸的,就像溺水之人一般,好像灌了大量的水,不过,嘴里反而又腥又腻。

    他猛地咳了几下,将喉咙内的古怪腥甜液体咳出来一些,这才感觉呼吸顺畅了许多,神智也渐渐变得清晰。

    陈儒觉得自己似乎正四仰八叉的躺在一片淤泥沼泽之内,浑身被泥水侵得冰凉冰凉。

    轻轻地摇摇头,他有些迷惑不解,不知自己现在身处何处。他只记得在昏迷前,自己似乎是撞上了一个什么东西,接着似乎有一道古怪的红光亮起。

    也不知那突然出现的红光是什么。

    陈儒并没有再想下去,这点小疑惑很就被生存的巨大喜悦所代替。

    “我居然还活着?真是不可思议!”

    的确,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这深不见底的山涧,还似乎没受太严重的伤,陈儒有理由值得庆幸。

    艰难的低声笑了一会,陈儒微微翻了个身,用几乎僵硬的双手支撑着身体,仰望着并仔细观察四周的环境。

    然而,入目的情景让他惊得目瞪口呆,神情大变。

    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自己就趟在一个古怪的幽暗的山洞内。山洞的顶部,有许许多多的不同蝙蝠。

    这些蝙蝠有的只有婴儿巴掌大,有的却有二三十公分。它们个个倒悬在山洞的顶部。它们虽然感知到山洞底部有一个异类存在,但是却偏偏不敢下来。似乎对陈儒也是极为畏惧。

    “这只怕真的是传说中的蝙蝠洞了!”

    陈儒对附近的地形还是极为熟悉,自然在第一时间自然猜到这里是什么地方。只不过让他不明白的是,自己是怎么进入这个山洞的呢?这上面可都是封死的洞顶呢。

    勉强松了口气,陈儒挣扎着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淤泥地,黑暗中似乎还带了丁点红!

    狐疑地四下嗅了嗅,陈儒陡地脸色大变,“这……这是血……”惊声尖叫起来,顿时把洞顶悬挂的无数蝙蝠给惊飞。

    弯腰拼命地呕吐,陈儒连胃肠内的苦水都吐了出来。呕得头晕脑胀,双眼酸痛,脑袋不停地颤动摇晃。

    呕吐了好久,心中的恶心感才稍稍消失了一些。

    这泥潭中的血液,似乎没有了多少,借助微弱的光亮,陈儒赫然发现自己身边不远处有一具巨大的兽类也陷在这泥坑之中。

    心头有些发麻,一种无名的寒气瞬间在心里升起。立时,陈儒感觉自己全身都毛骨悚然,鸡皮疙瘩几乎在一瞬间布满了全身。

    面前的兽类似乎已经没有了生气,陈儒终于松了一口气,认真地打量起面前的这头巨兽的尸体。

    这家伙身体的鲜血似乎已经流失殆尽,有如干尸一般。不过陈儒却是看清了这具尸体是什么东西了。它居然生有两个脑袋,身体却是有如放大了几百倍的蝙蝠。

    “这难道就是村里传说了几百年的双头蝠王?”陈儒讶然之极,却又想起了附近流传下来的一个久远传说。“先前就是它无端引来的古怪雷电?”陈儒并不傻,反而极为聪明。第一时间想通了先前那道道怪雷轰向这山涧的怪事。

    “敢情是要成妖了,招了雷劫。”陈儒伸手轻轻拍着胸口,吁了一口气。事情似乎明朗了。

    微微伸展了了胳膊腿儿,陈儒却立时怔住了:“怎么回事?我居然毫无无伤,只是疲累了些?”

    众山崖摔下,至这深涧只怕不下几百米。而且陈儒隐约记得自己似乎还一连撞击到什么东西上,就算不死,至少也会伤筋断骨才是。

    迷茫地眨了两眼,陈儒有些不确定地小声嘀咕:“难道是那突然闪现的一道红光的原因?”

    心神一动,陈儒突然觉得有些古怪。似乎自己的脑袋里好象多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