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都市进化 > 第七章阎罗针
    又认真地看了两遍,陈儒最终把整本[英语词汇高考必备]全记了下来,才从床上下来,伸了几个懒腰。

    洗漱完毕之前,准备回到房间休息。

    刚推门而进,却发现自己爷爷居然立在自己的房间里。而他的手上却是珍而重之地捧着一个年代有些久远的铁盒,上面已是锈迹斑斑。

    他捧着那盒子,就如捧着自己心爱的宝物一般,双手在上一阵深情地扶摸,一脸地缅怀。

    陈儒觉得非常地古怪,老爷子可是一向很早就睡了,也很少进入自己的房间,而且,看他现在的神情还似乎有些痴呆。

    似是早感觉到陈儒已进来,微微呼了一口长气,对陈儒招了招手道:“你过来。”

    虽然心里颇是疑惑,老爷子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可他还是走近老爷子的身边,轻声而问:“爷爷,你找我有事?”

    “这里有我陈家祖传的两本奇书,如今就传给你吧!你无事的时候可以研究研究。”陈云飞语气中颇有些落寞,双眼中也闪过一丝淡淡地忧伤,轻轻把铁盒子递给陈儒。

    其实,这两本奇书了云飞是打算传给陈儒的父亲,毕竟陈永泰有着丰富的行医经验。可三年前,陈永泰出车祸意外地身亡,再也无法把陈家的最高医术传承下去。

    如今,陈云飞年事已高,只怕随时会驾鹤西去。所以,无奈之下,只得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唯一孙子的身上。不过这三年来,陈儒一直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他也忍下来没说。

    今天突然发现自己的孙子有了很大的变化。也让王德蓉一句“孩子总会成长”给打动,便有了今晚的一切。

    “奇书?”陈儒顺手接过铁盒,却是微微一愣。

    盒子并没有锁,陈儒轻轻揭开盒盖,捞出来一看,却是两本繁体字编写的医书以及一套金针。

    “《阎罗针》、《异物志》?”陈儒疑惑地看着自己的爷爷,自己家里的医书极多,可他并不曾听说过这两本书。

    “阎罗针,一针判生,一针判死,有勾魂夺命之功。我穷其一生之力研修,却也只是略通皮毛。”陈云飞叹了一口气,满脸苦涩。

    陈儒可是知道自己爷爷在针炙上的造诣极为高深,却没想到他会如此地推崇这《阎罗针》。一时间,他对这阎罗针的兴趣大增。张大了嘴,惊道:“这么强?”

    “呵呵……”陈云飞微微一笑,脸上满是骄傲,道:“五百多年前,我陈家先祖鹤翔先生便凭着一手《阎罗针》威镇天下,力压[北药王]李时真,赢得[南针圣]的赫赫威名。”

    李时真,字东璧,晚年自号濒湖山人,为古时朱月王朝“北湖”省蕲州人,编有一部传世医曲——《本草》,他也是华夏国历史上最出名的神医之一。

    这样的牛人,可是华夏国名传千古的存在,陈儒实在没想自家先祖居然能力压李时真。这让他意外之极,却也不敢相信。

    “别不相信。”老爷子显然是看出了陈儒心中所想,接着道:“史书总是未尽其全,更不会宣扬民间隐密。”

    这一点,陈儒倒是深深赞同,心中对《阎罗针》又多信了几分。

    暗暗点头,却听陈云飞幽幽一叹,“唉,只可惜这阎罗针的施针手法需要配合极强的五行真气相辅助,才能发挥全部的威力,而我们家的《五行灵决》早已遗失。否则这[阎罗针]当能发挥出绝世的光彩。”

    说到这里,陈云飞神情更加地遗憾与伤心。

    这些传承了无数岁月的奇书,即是一种历史,也是一种文化的传承。老祖宗遗留下的无数文化珍宝,到现在的社会已流逝、损毁了绝大部分,这让这个传统观念极强的老爷子极为难受。

    见爷爷的似乎陷入了一种忧伤的境地,陈儒连忙岔开话题,问道:“那这《异物志》又是……”

    陈云飞果然被吸引过来,看了一眼陈儒拿在手里的[异物志]。不由出声解释:“这《异物志》是陈家先祖们与药王谷的老祖们共同注释而成。里面全是对一些奇花异草、灵禽异兽的性质、产地、用途的介绍。是一本极为珍贵的医学文献。”

    陈儒随便地翻看了一下,发现这书中的动植物,绝大多数他不但没见过,甚至听都没听过。

    “不用急着翻看,这些东西都已是你的了。”见陈儒有些好奇,老爷子微微一笑,道:“先睡吧,明天你还要回山阳市。”

    一般来讲,五一劳动节有一周的假日,不过,陈儒已是高三学生,而且马上又要参加高考,学校只放三天假。可以说他的假期已经结束。

    “好的,我看一下就睡。”陈儒微微一笑,朝老爷子说道。

    点了点头,陈云飞已走出陈儒的房间,并为他顺手带上了房门。

    爬到床上半躺着,陈儒小心地翻阅这两本包含陈家先祖无上心血的医学宝典。

    对于这两本书,陈儒最感兴趣的还是那一本《阎罗针》。

    从小就曾风过爷爷利用金针为别人看病,那时候,看着病人身上刺满了无数细针,使他极为震撼,也在心里深处烙下了对针炙术的惊奇与艳羡。

    只不过他修炼内气无成,老爷子可不敢教他《阎罗针》的针术。如果不是年事已高,又见陈儒的心性有了些改变,他也不会把这陈家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他。

    可陈云飞老爷子想不到自己的孙儿已凭借惊天奇遇,如今已是修炼有成。其内气之强、内气之纯已是他远远不能感应得到的了。

    灯光下,陈儒极为认真地研读着这本绝世珍藏,连一个字都不敢漏掉。

    这套针炙术,其实就是需要施术者自行转换体内的五行灵气,针对病人施针。利用金、木、水、火、土五种灵气配合针炙,怯除病源,激发人体潜能与抗性的无上针法。

    可惜,陈家的五行灵决早在历史的长河中损失,不然,用之配合[阎罗针]便能救治更多的人。

    好在陈儒现在学的[都天血神决],修炼的是全身的经脉,真气包含了各种属性,是要远远强于陈家的[五行灵决]的,这一点勿用置疑。

    也由于他修炼的是[都天血神决],陈儒对[阎罗针]的兴趣又提升了一个高度。

    这本《阎罗针》只有三百来页,不过图形却有八十一幅,其余全是文字注解。

    虽然全是繁体字所编写,可陈儒从小就曾跟老爷子学习繁体字,也读了大量古书。理解起来并不吃力。这也是他每次考试语文都考得最好的缘故。

    如今,再加上陈儒突然增强的恐怖记忆力,这本书的图形、内容他几乎完全地记住。

    大概到了凌晨一点的时候,陈儒才把两本书的所有内容记住。这才熄了灯,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