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都市进化 > 第022章 舆论风暴
    当天晚上,山阳市电台的《都市新闻》报道了这则消息:考场之外,师生反目。

    《高考直通》等栏目立时把掌握的陈儒、周克定的资料批露出来:沉寂三年,是天才的回归,还是天才的坠落?

    《湘湖日报》也是浓墨重彩地标出:师生互斗背后的真相!

    这些媒体几乎都用极夸张的标题把山阳市一中考场外闹出的这事,添油加醋地报道出来。

    在如今的网络社会,信息传播的速度快到了极点。随着这些报道的出台,几乎就在高考结束的当天,整个山阳市,乃至南湖省都都知道了陈儒与周克定之事。

    同时,整个山阳一中再也无法平静,关于陈儒殴打老师一事,彻底被爆光。

    “人生三大事,升官发财死老婆。”之语迅速窜红网络。

    而陈儒也因为敢在教堂正面殴打老师,让无数人记住了他。

    记住了他的张扬、记住了他疾恶如仇的个性。

    而有些网友不满足于即有的报道,开始对周克定、陈儒进行人肉搜索,大肆挖掘两人的信息。

    对于陈儒,从三年前,陈儒以全市第一的中考成绩考进山阳市一中,再到三年内,陈儒变成一个普通、迂讷、从不与人交流的庸才说起,到打师、再到高考之时,陈儒的意外表现,都夸张地报道出来。

    如此一来,在高考成绩还没出来之前,陈儒就已在整个南湖省出名了。甚至有席卷全国之势。

    大家都在猜测,这陈儒在今年的高考将会取得何种成绩!

    而周克定每每毒打老婆,堂而皇之对学生鼓吹官本主义思想的事也随即爆光。甚至周克定曾隐晦调戏女学生的事也被探了出来,一时间,周克定成了人人喊打的角色。

    不过,也有一批网友Ying民大肆称赞周克定。/wwW.00Ks/只不过这批人很快被鄙视他的网友淹没在滔天的网贴洪流当中。

    新狼网站:

    “这是一个极度Ying荡的老师,真是误人子弟!该打——”的网友如是涮贴道。

    “无耻之极,禽兽不如,不配当老师。这样的人就应该下地狱——”网友狂喷口水。

    “他姆妈的,老子当年怎么没把他射到场上去,丢人哪……”网友发贴道。

    ……

    迅腾网:

    网友:“这真是我们南湖人的耻辱!垃圾呀——”

    :“这是老师么?怎么满嘴喷?拖出去弹**一千下。”

    :连特级教师证都是假的?送他一陀便便。

    ……

    白度网:

    网友:“丫丫呸的,这样的人还是特级老师?一点素质都没有……”

    :这样的人最应该让他去吃粪。

    :陈儒,应该再凶一点,最好踢爆那厮的蛋黄。

    ……

    “呯——”

    晚上,正在看新闻的高考直播节目的山阳市教育局局长王浩,猛地把茶几上的茶杯甩在地上。

    “混蛋,我都会给你玩死——”

    周克定的特级教师证可是他牵头拿到的,而现在居然被爆光了。他的脸色顿时一黯,忍不住心中的情节怒,破口大骂。

    *********************

    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引出了多大的风暴,陈儒一路轻松地回到了自己姐姐的诊所。

    高考终于结束,他也准备在暑期中好好轻松一下,放松绷紧了一个多月的神经。

    “考得怎么样?”正在为病人开药的陈悠兰一见自己弟弟回来,立刻惊喜交集,站在药柜前,出声而问。

    “呵呵,应该会有一个好成绩!”陈儒淡淡一笑,很有自信地说道。

    陈悠兰的诊所开了六年,生意非常地好。每天,这里的病人都几乎是满的。而且,来这里抓中药的人都极多。

    陈儒在周围的地段也踩过点,对比各个诊所看病的人,自己姐姐的这个诊所每天的病号几乎是其他诊所的十倍以上。

    能有这么好的生意,最主要的是因为诊所有高人坐镇,他就是姐姐的公公——谢显。而谢显正是陈儒父亲陈永泰的师父。

    店里请了五个护士,几乎都忙不过来。是以陈悠兰也经常自己动手抓药。

    看着自己的弟弟,见他带着满脸的自信,陈悠兰的心里也是一阵轻松。

    “你先到妈妈那去玩,今天就在就在姐这里吃饭吧,顺便犒劳你一下。”陈悠兰把称过的药材一一分类,笑了起来。只不过,陈儒却发现她的双手微微颤动了两下。

    陈儒的心里顿时有些酸涩,自己还真是一个自私的人。这三年来都沉浸在自己的个人世界,完全忘了一直关心自己的亲人。

    “好,我先去妈那。”陈儒刚启步,又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姐姐,补了一句:“姐,我三年前能达到的高度,三年后,我更能超越那个高度。”

    陈悠兰没有说话,脸上却漾溢出真正轻松的笑容。

    陈儒的妈妈李凤英,带着小外甥住在由两个车库改成的二室一厅的小房子内。在一楼,十方地方便。离诊所也就一百米多的距离。

    “小儒,考完了。”看到自己儿子推门而进,李凤英惊喜之极。

    “嗯!”陈儒微微点头,笑了起来,伸手从妈妈的手里接过了小外甥。

    “哈哈,牛牛,叫舅舅!”抱着小家伙,陈儒开心地逗弄着。

    小家伙刚好一岁了,又是牛年出生的,所以,乳名叫牛牛。现在,他已会说几个简单的单词,不过,还不会叫舅舅。

    被陈儒抱得很不舒服,小家伙依呀依呀地闹了起来,根本就不鸟陈儒,也不愿意呆在陈儒的怀里。

    “小儒,你想吃什么?妈给你做!”李凤英看着儿子心情不错,想来他考得也不错,倒没再问陈儒考得怎么样。

    “不用了,妈,你还是好好带着小家伙吧!我可不饿——”陈儒摇了摇头。把正要忙碌的李凤英给劝下来,顺手把外甥放到了她的怀里。

    吃完晚餐,陈悠兰看着自己的小弟,突然出声道:“小儒,暑假你要怎么过?不如帮姐姐来抓药?”

    “不了,我还是回老家跟爷爷多学点东西吧。陈儒璨然一笑,拒绝了。

    虽然他多多少少会看一些病,可是现在的他,正准备趁机多学会一点东西,顺便研究爷爷传下的。

    “也不错!”陈悠兰还没答话,旁边正在喝茶的姐夫谢卫也出声了。

    谢卫在山阳市九六一医院上班,为肿瘤科的主治医生,医术也极为精湛。不过,他常恨自己没计真跟他父亲多学一些中医药典,是以对陈儒的决定也是极为赞成。

    “那好吧!”陈修兰想想也对。自己小弟多学一些东西,可是喜事一件,而且,陈家家传的医术也不能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