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都市进化 > 第024 放倒中南海保镖(二)
    “嘭——”

    突然,黑痣男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巨力带起,整个人居然被抡扫把一般狠狠地甩向了二十米开外,并猛地砸在地上。01xs

    “好强!”

    整个身体的骨架几乎散架,黑痣男痛苦的同时,也是郁闷不已。

    居然在一个十七八岁的娃娃手里都没有走过一招?

    陈儒看到两个手下败将的露出的震惊眼神,他也是一阵不屑,鄙夷地看了对方两眼。

    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微微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裳,陈儒再次走向自己的家门。

    这时候守在那边的另外三人也拦了上来。其中一个三十岁的壮年平静地看着陈儒,出声道:“我不管你是不是这陈家的人,也不管你的实力有多强,但是,没有首长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容许进去。”

    眼神明显带着几分冷漠,语气中同样如此冷漠。一种强到极点的煞气在他的身上产生,全力压向陈儒。

    显然,这人的气势、实力倒比先前的国字脸、黑痣男强盛了许多。

    “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我居然连自家的门都不能进了?嘿——”陈儒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冷笑一声,“如果我硬是要进去呢?”

    说完,大踏步向前走去。

    “你这是在找死——”壮汉冷喝一声,巨拳一握,整个人如同友狮怒虎一般朝着陈儒冲了过来。速度快到了极点。一种无形的真气凝在他的拳头之上。

    不过,在陈儒的眼中,这人的速度还是很慢!

    “果然够强!”陈儒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知道,自己如果没有开启,在以前绝对不会是这人的三合之敌。

    但是,修炼了的陈儒,如今的实力已得到了火箭般的提升!

    “要我死,只怕你还不配!”冷喝一声,身子微微一曲,陈儒不退反进,握掌成拳,强大的真气迅速在右拳聚集,以雷霆万钧之势猛地迎了上去。

    感应到陈儒拳头上强大的力道,壮汉微微一惊,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拥有这般强劲的内气修为,当下,全身的真气开始朝自己的拳头凝聚,准备全力压制陈儒。

    “呯——”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两人的拳头却是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咔嚓——”

    壮年汉子的手腕一阵脆响,接着,他巨大的身体被轰得狂飞二十几米远,并狠狠地撞击在围墙之上。把整个围墙撞出了一个人形大洞。

    陈儒也被强大的冲击力震得右手发麻,竟然是瞬间失去了知觉,而他的胸口更是像一股气被堵住了,差点都缓不过气来。也是狂退了五六步,才化解了对方拳头上的强大冲击力。

    虽然一次性把对方轰退,不过,陈儒却知道自己其实占了天大便宜。如今的他,在吸收了几百只不同种类蚂蚁的血液精华后,他的内体力量,也得到恐怖提升。可以说,他就算不使用真气,也是一个超级大力士。

    否则,单纯以自己的内气总量来对战这个壮汉的话,也顶多只是略胜一筹而已。毕竟他的修炼时日还非常地短,真气的总量增加的并不是太快。

    “队长——”另外两人也是惊呼一声,虽然明知自己可能不是眼前这个少年的对手,却还是双双拦在陈儒的面前,一脸地戒备。防止陈儒再行攻击那个三十几岁的壮汉。

    “哗啦……”

    那个三十几岁的壮汉从围墙的另一边窜出,虽然他的右腕似乎如面条一般下垂,痛得冷汗如雨下,却也没吱个半声。{第一小说www.01xS}也是一条硬汉。

    “阁下的身手果然不凡,不过,你真的以为你能对付得了我?”认真地盯了陈儒一眼,这壮汉居然拿出了一漆黑的手枪对准了陈儒。

    顿时,冰冷无情的杀意,瞬间冒起。连带着,这壮汉的身上涌现出一股强大无比的自信。似乎只要一枪在手,就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比毒蛇还阴冷的感觉,让陈儒觉得有一种被上古凶兽盯上的危险感产生。整个身体都是心生寒意。

    陈儒的心神本能地一紧,整个人的心神都开始集中起来。

    顿时,陈儒的心里也是闪过一丝深深的杀意。双瞳猛地收缩,冷冷地道:“有本事你开枪试试!我能保证,先死的一定是你——”

    陈儒傲然无惧,负手而立,左手却是微微地搭在自己屁股上,悄悄从休闲裤的口袋上摘下一粒扣子。语气犹如万年的冰山一般寒冷,凛冽之极。

    顿叶,壮汉只觉得自己面对的犹如一个从无失败的常胜勇士,对面似乎有足够的自信能在自己射出子弹之前击杀自己!

    对方也拥有极度的自信?

    一时间,壮子的双瞳也是一阵紧缩。面前的这个少年绝对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

    两方顿时剑拔弩张,生与死也在两人的一念之间。

    “释永健,还不给我停下来——”

    就在陈儒与壮汉各自将气息攀升到极点之时,一声苍老却带着无上威严的声音传来。

    对峙的场面顿时被打破。

    “是,首长——”陈儒对面的壮汉条件反射般收了手枪,只不过,他却赫然发现自己的背上全被**的冷汗浸透。

    陈儒也微微平息了下体内的真气,顺声望去,却见那个威严老者在自己爷爷的陪同下走了出来。而他们的身后,正是那一个老和尚,以及那个十**岁的少女。

    那老者的双眼犀利之极,当他的眼光在陈儒的脸上扫过之时,陈儒体内的气血都禁不住一滞。

    “好强的气场!”陈儒不由骇然。他明显感应到这老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实力,身体也并不健康,可是他的气势、他单单的一个眼神,都让陈儒震动不已,居然有些不敢与之对视。

    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强烈强意与煞气,更有一更掌握千军万马的无上威严。这人的身上更有着地下几个被自己打倒的人一样的气息。

    很显然,这个老人一定也曾是一个军人,而且是一位手掌大权的真正将帅!

    在这个老人的犀利眼神下,微微那么一阵失神,陈儒并不觉得丢脸。毕竟,他自知阅历尚浅。又从没遇到这样的人,被震住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

    想通这些,陈儒的心神却是平静下来,双眼也再次变得清明。

    见陈儒与自己对视后,心神居然只是轻微地失守,马上又回归平静,还能自如地与自己对视。

    威严老者不由一奇,心下对这少年倒也有些欣赏了。

    而他身后的老和尚也是略显诧异,却是双眼放光地看着陈儒。而那个明艳少女双眼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的光芒,却是一闪即逝。

    “儒儿,你这混小子怎么与人家中南海的战士斗了起来?”陈云飞老爷子的内心也是惊起滔天巨浪。

    陈儒一向随他习武,所以他对陈儒的实力可是了解极深。按理来说,陈儒就算能轻松打倒十几二十个普通人,可也绝对不会是这群中南海保镖的对手。

    甚至不会是这个释永健的三合之敌,可现在,陈儒却愣是打倒了三个中南海保镖,他……他何时变得这么厉害了?

    不过,老爷子活了九十几岁,什么场面没见过,却是把疑问咽在肚子里,并没有当场询问陈儒是怎么办到的。

    中南海的战士?

    陈儒的双眼微微眨了两下,兀自咂巴着嘴,小声嘀咕:“中南海的保镖?没实力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霸道……”

    顿时,五个中南海保镖被打击得羞愧要死!

    “释永健,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威严老者双目一瞪,磅礴的气势瞬间弥漫开来。

    这是一种强大的铁血与肃杀的气势!

    是掌握过千军万马的那种挥斥方遒的凛冽威仪!

    释永健正是那个三十几岁的壮汉,此刻他正一脸地坚毅,行了一个军礼,一五一十地报告道:“报告首长,这个少年要强行闯入陈府,我们劝阻不住,便起了争斗——”

    虽然对方并没有说慌,反而一五一十地把刚才的形势说了出来。可陈儒却是不满意,冷笑了一下,道:“这倒有趣了,我回自己的家都不行?天下没这么理!更何况还是你们先出手的——”

    “报告首长,我们中南海保镖有把危险扼杀在摇篮的权力!更何况我们还没动枪——”

    虽然是报告,可这释永健明显是颇不服气,语气中却明显是在向自己开脱。

    “动枪?如果你真动枪的话,只怕你早就成了一具尸体——”陈儒冷笑,捏在右手中的白色扣子闪电般弹出。

    顿时,释永健手上还没收好的手枪顿时被一股巨力击中,而释永健只觉得左手一麻,手枪已被轰成两截!轰飞四十米远,才撞到一棵大树,掉落下来。而众人也发现,一枚白色的扣子,正在那把断成两截的手枪旁边滴溜溜转个不停。

    骇然!

    震惊!

    区区一粒塑料扣子居然把中南海特制的手枪给横行切断了?

    这是何等惊人的内气修为!

    这是何等锐利的真气!

    一瞬间,包括释永健在内的五位中南海保镖都是一脸土色,如见鬼一般见着陈儒。

    这一刻,释永健等五人才知道自己几人遇到的是什么怪物,个个都是失魂落魄。

    “好强的内气修为!”

    对面的少年果然没有说谎!如果自己等人真的动枪的话,只怕……

    释永健这时候,居然又出了一身冷汗。他这才发现自己今天是出冷汗最多的一天。

    “哼,一群自视甚高的井底之蛙!别以为自己会几招庄稼把式就敢飞扬跋扈的!”陈儒冷哼一声,淡淡地走到陈云飞的身边,接着补了一句,“既然是中南海保镖,我不信你们在进入这房屋之前,连户主家里的人员情况都没搞清。”

    的确,如果连他们进入家庭的人员情况都没搞清的话,这些人也太丢中南海保镖的脸了。

    陈儒的话,说得释永健五人都抬不起头。他们的确是知道陈儒的!

    只不过,他们并不想打断自己首长与陈云飞等人的谈话,却是不想通报。

    不然,只要确定陈儒不是陈府的人,而又觉得陈儒危险的话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开枪。

    “陈老,这位施主是——”老和尚终于把目光从陈儒的身上收回,转头看向陈云飞,眼中带着莫名的光彩。

    他一出声,却是把所有的人都从震惊中惊醒过来。

    这老和尚的眼光为什么那么恶心?陈儒自然是能感应到这老和尚火辣辣的眼光不停地扫在自己身上,顿时浑身不舒服,当下瞪了他一眼。

    一旁的陈云飞老爷子,看到老和尚那震惊的眼神,很得意地抚摸了自己的雪白长须,开心地大笑起来,“呵呵,这小子叫陈儒,却是小老儿不成器的孙子。”

    其实他的内心也是极为震惊,不过当着外人,他是不会问出来的,却是表现的有些莫测高深。

    顺便向陈儒招了招手,陈儒顿时很不情愿地走了过来。

    陈云飞当先指着旁边的老和尚,笑着向他介绍道:“这老和尚叫玄光,是祝融峰的酒肉和尚,我们的邻居。”

    听陈云飞如此介绍,玄光气得吹胡子瞪眼,却是无可奈何,人家陈云飞的辈份可比他大了一截。

    “酒肉和尚?”

    陈儒眨了眨眼,祝融峰的酒肉和尚,自己怎么没听过?不过,陈儒却是察觉到这老和尚的内气修为还要略胜他爷爷一筹。想来也是一个隐世的异人。

    “这一位叫罗东进,你叫他罗伯伯就是。你罗伯伯会在我们家休养一段时间”陈云飞向旁边的那个威严老者一伸手,眼中闪过一丝黯淡。

    罗伯?

    罗卜?

    陈儒的嘴角突然抽动了一下,隐隐弯出一丝笑意。不过,从老爷子的话中,陈儒也知道这个罗东进应该也是来求医的。

    “哈哈,你叫我世伯就行!我们罗阵两家可一直是世交。”威严老者突然爽朗地大笑,一种豪迈无双的气息由此而生。说完,他指着身后的那白衣少女介绍道:“这是我家小孙女罗沁雪,她应该比你大两个月,你就叫她雪姐吧。”

    世交?我怎么从成没见过他?

    陈儒一愣,却是转头看向了自己的爷爷。见自己爷爷微微点头,他这才确信罗进东应该与陈家有密切的关系。

    “陈儒。你好!”

    罗沁雪来到了陈儒的身前,十分客气的朝着伸出了右手。

    陈儒一米八五的挺拔身材、英俊、优雅的外表,一双黑眸犹如星空一般深遂迷人,那无形之中散发出来的淡然而神秘的气质,让自认见识过无数青年才俊的罗沁雪也是微微怔了一下。

    陈儒绝对说不上最帅的青年,但是,绝对是最有气质的青年。而他的眼睛绝对是最吸引人的!

    “雪姐,你好!”入手冰凉,与罗沁雪那如冰雪一般的气质倒是极为相符,只有少许的温意,不过,不可否认,这罗沁雪的小手十分的温润柔滑,显然是保养的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