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都市进化 > 第041章 卖身总比丢了命要好
    陈儒真的很郁闷,从没想到在飞机上也会遇到这样的事。零点看书/www.00ks/

    想想这几个月来,第一次,王珂、左璇就遇上了劫财又想持色的混混。第二次与她们去吃饭,就遇到了一帮道上的人在强买强卖,第三次在曲园吃了饭,却又遇上一个脑溢血的人。

    而现在是第四次,在飞机上又遇上了一次意外,陈儒顿时翻了翻白眼。直叹自己三人凑在一起,简直比扫帚星还厉害。

    思绪天马行空的想着,而他本人却是利用他那强大得惊人的耳力探察对方身体的异常。

    那老人的穿着极为讲究,不过现在却是满脸地狰狞,露出极为痛苦的神情,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头,嘴里喷射性地吐出许多污物全身不停地抖动。

    他的安全带都被震暴,整个人痛苦地在地下翻滚。

    “萧爷爷,您怎么了?”旁边的女孩子惊恐地大叫起来,就要解开安全带来扶他。

    可地上的老者脸色顿时变青,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似乎有严重的语言障碍。

    “怎么了?大家呆在座位上别乱动,更不要去动他。”一直呆在头等舱的那个漂亮空姐,脸色顿时一变,大喝着喝退了正想扶起老人的那个女孩子。

    这些空姐在加入航班前都会受到特别的培训,一些简单的急救措施,她们也是会做的。

    空姐一边向老人的方向走去,一边通过麦客风向本次航班的机长报告:“报告机长,头等舱十一号旅客突然发病,类似脑血栓一般的发病症状……”

    “不可能!这样的病人是禁止登上飞机的,你没搞错?”耳麦的另一端传来一个男子不可置信的声音。

    “的确不是脑血栓!”一直在注意老人的陈儒突然出声,并解开自己的安全带,站了起来,向前走去。

    “这位先生,你管好自己,别解安……”

    “你给老子闭嘴,再不施救,这老头就要死了!”空姐的话还没落音,陈儒猛地瞪了这空姐一眼,粗暴地打断了空姐的话头。而人已走到老人的面前,伸手探在在对方的脉搏上。

    “你……”这个空间顿时气结,一时间对陈儒的好感大跌。她没想到这些人口中的全国状元会这么粗鲁。

    刚才,陈儒就已探听到这老者的身体状况似乎极好,气血也极旺。甚至这老人的体内隐隐有一定的真气在流转。很显然这老人也是一个修炼者,只不过应该是古武修炼者。

    这样的人得脑血栓的机率是极小的!

    阴气!

    强大的阴气!

    陈儒真气刚一进入这老人的体内,立时发现这老人的身上有一股强大而内敛的阴性诡谲气流传来。

    “好内敛的阴气!”陈儒心中暗惊,难怪自己一直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样内敛的阴邪气息可是绝不多见的。零点看书/www.00ks/当然,这与陈儒没过分用感应力探查周围之人也有关。

    这样强大而内敛的阴邪气息,陈儒自衬如果不是自己,而是换了任何一人探查这人的身体,只怕会被这股阴邪之气入侵,步入这老者的后尘。

    如果是普通人被这股强大,只怕在这阴气一触就会魂飞魄散或脑死亡的植物人!

    “哼——”

    陈儒心中冷哼一声,体内的真气根本就不理会这股阴冷的气息,堂而皇之地顺势向阴气的源地进发。

    开玩笑,血海蚊道人传承下来的本就是顶级的邪门功法,又岂会害怕这股阴邪之气?

    甚至就算是佛门弟子,在抵御阴邪之气上,也绝对比不上那些专吸收阴气的魔门弟子。

    顿时,这股侵入陈儒体内的强大阴邪气息如碰上热汤的雪一般,迅速被融化吸收,根本就没对陈儒的身体造成一点的伤害。

    “这股阴邪之气明显不是这老头修炼的,可却是怎么侵入了他的体内了?”陈儒心中越来越好奇,分出的真气丝线顺着这股阴气一直蔓延至对方的脑部。

    却立时感应对方的脑部似乎在剧病的波动,像是有什么在战斗一般。

    “有趣!这东西怕是阴魂了!”陈儒猜测道。虽然他没见过阴灵,可是都修真者、蚊道人都存在,那么,有阴灵存世,也不算意外。

    “嘿嘿,老头,你走运了!遇上好人了!还是我来帮帮你——”看着地上脸色已变成死灰色的老人,陈儒心中怪笑了几下,微微嘀咕起来。

    陈大公子也变得越来越虚伪了,明显是看上了这股阴气,却偏偏说得这般正义凛然。

    修炼,不但可以通过掠夺其他生灵的血液精华来锻造身体,更能疯狂地掠夺天地元气为已用。而这种阴邪气息,对修炼了的人来说,也绝对是很好的补药。

    不好打出自己制的辟邪符等符篆,所以只得拿出几十根枚金针,陈儒连续分闭了这老者体内的几十个重要穴道,使老人体内的气息无法任意运行。

    “啊……”

    所有看到陈儒拿出金针闪电般刺入老者的身体时,都是一阵恐惧。

    这一批的人哪见过这样的阵仗,不害怕才怪。就连苏慧云都是脸色大变。

    甚至,深知陈儒拥有神超强身手的左璇、王珂都是禁不住身子一颤,担心陈儒惹出人命案来。

    两女其实不知道这个越来越开朗的男孩手上已经有了一条命案在手了。

    到是刚进来的机长,一脸地平静,只不过他的嘴角也歪到了一边。

    不理会舱内众人的惊讶,陈儒自顾自地行针!

    他的血神真气却是快速地通过老者的体内,向老者的脑部进发,把那股强大的阴邪气息赶出来。

    “阁……阁下是何人,为……何与本王过……过不去……”突然,一个阴冷的带着极为痛苦的声音在陈儒的意识中响起。他似乎极为忌惮陈儒,声音都有些结巴而颤动。

    “真的是阴灵!”陈儒不惧反喜,双眼顿时一亮。并加快吸收、炼化阴气的速度。他虽然能听得见这阴灵的话声,可他自己却不会意念传音,却是埋头不停地加大输出的量,全方位地围堵、炼化这股阴气。

    “啊,住……住手……,别……别吸了……”

    发现陈儒不理他,这阴灵惨声求饶。

    现在,他要逃走,却已是根本就不可能,陈儒已利用金针之术,已完全封了他的退路。

    “晚了,哥可是看上你了!”陈儒不会意念传音,却是自得其乐地想道,血神真气在老者的体内任意地穿行!反正,只要有血管、经脉存在,陈儒的真气能渗透到老者体内的任一一个地方。

    短短的一瞬间,陈儒几乎就消灭了那团阴气的四分之三,相信再要一丁点时间,陈儒完全可以全部吸收、融化这一团剩下的阴邪之气。

    “大……大仙,小……小鬼我愿做……做您永世的仆人,请大仙……饶过我小的一条鬼命。”阴灵悲痛欲绝,没想到自己刚逃出一个牢笼,又隐入了另一个绝境。

    这人的实力明明都没他这个鬼魂的强,却是可以把他克制得死死的。

    现在,他都觉得面前的陈儒是真正的魔鬼,实在有够心狠的。他这明明是想把自己仅存的一点灵魂也消融得魂飞魄散,一丝不剩呢!

    得,卖身,总比丢了性命好!

    他可是识时务的俊杰,不,他是识时务的俊鬼,哪里会愿意让自己魂飞魄散呢!

    陈儒突然心神一动,想到收个阴灵的仆人也不错,说不定日后还有用得着这家伙的地方,当下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瞬间抽出老人身上的几根金针。

    得了陈儒的点头同意,又抽出了几根金针,这阴鬼顿时大喜。接着,一团只有陈儒才能看见的黑气,在老者的面部冒出。陈儒一挥衣袖,这个极为倒霉的阴灵就被陈儒收进了。

    “呵呵,今天的收获不错!”微微一笑,陈儒闪速地启出老人身上所有的金针。

    金针一离身,老人体内的真气顿时再次流通,反而更是畅通无阻。使他的功力也在段时间内得到了突破。

    地上的老头,体内少了束缚,顿时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睁开了双眼,接着一骨碌地爬起身来。

    顿时,整个头等舱内的人都是惊得目瞪口呆,一脸地不可置信。

    “萧爷爷,你没事了,呜呜,可吓死晓晓了——”先前的那个女孩脸带泪痕地扶住了老者,也不顾他身上的污物。

    “我没事!”老人安慰地拍了拍这女孩子的肩膀,转头看向陈儒,恭敬地道:“多谢小兄弟救命大恩,小老儿萧凌军感激不尽。”

    他刚才的神智还有些清醒,居然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感到身上寒气大盛,却也隐约感知到有一股强大的内气渡入自己的体内相助,而看了陈儒尚没收回去的金针,更是明白了。

    只不过,他却不知道自己是被一只阴灵入侵了。

    “呵呵,老人家还是先去梳洗一下再说吧。”陈儒指着老者满身污秽的狼狈形象,不由呵呵一笑,说道。

    “啊?”

    这回在一些孩子面前丢了大丑,老头惊叫一声,脸色顿时通红,连忙向卫生间跑去。惹得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大笑,连苏慧云都不禁惋尔。

    “对不起,我……我刚才误会了,也谢谢陈先生帮我们航班做的这一切——”那空姐一脸歉意地走到陈人城面前,对陈儒躯身行了一礼,恭敬地说道。

    的确,如果飞机上有客人意外死亡,她们整个机组人员都要背负不可推卸的责任。从这方面来说,陈儒的确是帮了她们天大的忙。

    “没事!先前我急了一些。”陈儒微微一笑,谦虚地说道。

    “谢谢陈先生!”机长也是一脸地感激,他与那空姐是一个心思。

    “不必客气!”说完礼貌地对机长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阿儒,你真棒!”左璇看着陈儒回来,甜甜地一笑。

    “是啊,阿儒,你真是太牛了!”王珂也向陈儒伸出了一个大拇指,可爱的模样,让所有男性牲口看得都是心神颤动。

    俩女发现,与陈儒呆得越久,越觉得他的神秘。不但能随随便便考出743分的高分,还有超强的身手,能轻松击败好几个混混,现在,他似乎又小露了一手绝世的医术。

    那么,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整个头等舱的人都时不时地打量着与左璇、王珂两女谈笑风生的陈儒,眼里有惊奇、佩服、惊艳、倾慕、嫉妒等各种情绪闪现。

    时间很快地过去,飞机马上就要到达了首都机场。

    “小兄弟,大感不言谢,老弟如果在北京有什么事需要帮忙,请一定找我。”从卫生间回来,那个就萧凌军的老头诚恳地把一张名片珍而重之地放在陈儒的手上。

    “好呀!”陈儒微微一笑,并没有拒绝,自然地接下对方的名片,收进了自己的裤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