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都市进化 > 第064章 通脉境中期与异变
    (“主人,这紫青玉佩有一个古怪的空间,能拘禁灵魂。{第一小说www.01xS}也是一个弥须空间。只有以灵魂意念从这玉佩的八卦图进入卦才行,至于其他七个方位好像进不去。”利云心有余悸地说道。

    当年,他意外身死,而灵魂不消亡其实就是被这紫青玉佩吸了进去。让他做了两千多年的独魂野鬼,孤独了两千年。这两千多年来,他一直在想,如果自己的灵魂没有被这枚紫青玉佩吸入的话,也就不会承受两千多年的孤独之痛了。

    而且,当年他正是灵魂被吸,他的母亲才以为他死了,结果把他埋葬了。可以说,这枚紫青玉佩其实还是造成他死亡的罪魁祸首。

    “只要以灵魂念力进入坤卦就行?”陈儒又问了一次。

    既然这紫青玉佩能让血玉都不停地震动了好几下,就说明它的品级不错。

    这样的东西,陈儒可不敢随随便便地就利用灵魂念力进去,万一成了利云一样的老鬼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利云想了想,颇是落寞地点了点头:“我以前就是这样进去的,不过,要出来,可花了我两千年的时间。只是,出来后已是肉身不在、沧海桑田……”

    靠!

    陈儒忍不住暗骂了一声,幸亏自己没那么冲动,在第一时间进去。

    狠狠地瞪了这只老鬼一眼,喝道:“你这老鬼既然两千年没出,又怎么能在紫青玉佩中藏宝贝,你想骗我?”说到这里,陈儒的声音已如寒冰一般冷冽。

    “主……主人,小……小的不敢!那些宝贝其实一直是藏在这紫青玉佩之中……”无来由地,利云突然感应到一种威严之势的霸道压力从灵魂中传来,他的鬼身一阵颤栗,便不同自主地在陈儒的面前跪了下来。第一小说wwW.01xs“天呀,主人的实力明明不强,为何有这等恐怖的威压?”利云的心中更是骇异之极,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在面对陈儒时有如老鼠见到猫一般惧怕。

    听了利云的解释,陈儒的怒气也消了不少,微微摆了摆手,示意他起来说话。

    “你进去帮我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陈儒认真地看着利云,淡淡地说道。可他的声音中却透出不容拒绝的威严。

    “主人,那里面的东西我是根本拿不出来的!因为我不是这玉佩的真正主人——”惶恐地看着陈儒,利云紧张得灵魂快速震荡。

    陈儒心中顿时产生出一种极端郁闷情绪,几乎有把面前这老鬼杀得魂飞魄散的冲动。这……这不是白忙活了一场么?甚至还让自己白白地损失了一截。

    “滚一边去……”陈儒没好气地把这老鬼斥责开去,开始认真地把玩手中的紫青玉佩。这块紫青玉佩被一种神秘的柔软金属丝线穿着,看样子在古代也是贴胸挂戴的。

    不过陈儒认真地把玩了这东西四五个小时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郁闷地把紫青玉佩贴胸挂着,陈儒又看了看自己留在内还剩一大截的千年血参,不由有些心动。

    虽然这血参,陈儒打算配一些药给自己的至亲之人吃的,可是这种血参的功效太强,也用不了那么多。所以,陈儒才用它的一小截去换了紫青玉佩。

    尽管在地球灵气贫乏之极,可陈儒修炼的是,他能以剑走偏峰的方式轻松地提升实力。所以,千年血参对陈儒的吸引力其实并没有多大。

    可自从见识到赵青云、廖轻风这样的修真者后,陈儒总觉得自己的实力不够,心中也有利用增强功力的冲动了。

    陈儒截取了一小截千年血参,再认真地把剩下的大部分收好。毕竟,这一部分可是为爷爷奶奶等至亲之人预备的。

    陈儒首先把这一小截血参放到嘴里,咬了一小口,嚼了嚼,然后吞了下去。

    刚开始,他觉得这种血参的味道有点像党参甜中带苦,吃下去,满口余香,身上更是暖洋洋的好不舒服。

    “味道貌似不错!”

    陈儒微微一笑,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于是把这一截血参一口一口地吃了进去。

    吃完后,陈儒只觉得全身暧洋洋,爽快之极。

    站起身来微微伸了伸懒腰,就准备出了。

    可就在此时,一股服极为细小的能量流开始在他的体内产生,迅速地渗入四肢百骸。

    就像无数条小溪一般,开始不停流淌,向更宽广的江河汇入。

    一时间,陈儒体内的十二正经早已趋向饱和的能量,也被刺激,快速地运行起来。陈儒的身体被这能量流冲击、烧得沸腾了起来,紧接着,这股热流以辐射的方式,渗透入各大经脉与血肉细胞中。

    陈儒的整具身体像是被火烧了似的,皮肤都烫得发红。

    即使陈儒的身体被大量生物的血液精华所改造过,极其强悍,却也有些承受不住,血液开始从他的嘴巴冲出,更从鼻子、眼睛中渗出。寒碜碜的!

    “该死,这药力也太猛了吧?”陈儒大惊失色,开始沉入心神全力控制体内的真气的循环运转。并缓缓地压制它们的运行速度。

    不过,陈儒的压制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大的作用,如滔天地洪流一波接一波地向前狂冲,陈儒体内的不少经脉都被这暴发的真气洪流给弄伤。

    一时间,来自全身各处的无穷痛楚全在一瞬间被引发,陈儒顿时有一种被万箭穿心的感觉产生。

    “堵不如疏!”

    陈儒知道自己越是压制体内的真气,越会给自己的身体造成更大的创伤,所以却有放缓了对这真气的绝对压制,并忍着身体的强烈痛楚,开始有意识地引导体内的真气进行周天大运转。

    摒除杂念,根据《都天血神诀》通脉境的法诀,开始引导体内的真气洪流进入各条经脉,以固定的路线进行大周天循环。

    体内暴发的真气洪流,一开始还桀骜不驯,不肯老老实实的按陈儒的意思来运行,陈儒用尽全身解数,这才将它们乱冲乱撞的势头给疏通开去,有意识地沿着真气的固定运行路线进行周天大循环。

    大量的能量流在不停地冲撞中,也声带地融和、甚至被压缩。体内的真气每循环一个周天,就会被压缩小一点,融合一点,而陈儒体内的真气,就会越发地凝实与精纯,不仅如此,陈儒身体的各大经脉在这次受伤后,也开始被修复、拓宽。而且使得体内的经脉更加地韧性十足。

    陈儒只觉得体内传来一阵阵“轰隆隆”地的鸣响,顿时,与十二正经透过交汇穴联系在一起的奇经八脉全被再次疏通与拓宽。

    感应到这一点,陈儒顿时一喜,他明白,自己只怕已进入的中期了。自身的实力已是提升了很大一截!

    当真气整整在体内运行了九九八十一个周天后,体内的真气的流速才慢了下来,与以前保持了一致。

    陈儒发现自己的真气总量并没有提升多少,可是真气的纯度与浓度已提升了近三分之一还多!

    这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可就在他满心欢喜的时候,却骇然发现自己体内被提纯的真气正源源不断地向一个地方流失。

    而那个地方赫然正是陈儒怀中膻中穴附近挂戴的紫青玉佩的所在!

    更恐怖的是他沉入体内的心神意识也似乎被一股异力在抽扯、吸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