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都市进化 > 第068章 臭棒子,别怪哥阴险!
    与这高丽棒子呆在一起,陈儒都有一种快晕掉的感觉。01Xs/|\泡''()更新超快/|\因为他害怕自己会气得直接给这家伙一顿胖揍!

    看着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陈儒实在忍不住,暗中连忙打出了三张。

    这,又叫,是比较低级的一种符术,在古代是专治肚子气胀、大小便不通等疾病的一种为民众服务的符术。

    听说,这种还是传自汉未南华老仙的。当年的张角也用这东西治好了不少的地主的富贵病,为自己太平道的起义争取了少量地主阶级的人的同情,才为他赢得了大量时间,使太平道在短时间内疯狂扩张。

    虽然它只是低级的符术,可在如今的社会也是一种神秘而了不起的秘术!

    而陈儒点的天京烤鸭,却是川味的,即麻又辣,本就对肠胃不利。

    三道一下,李金盛顿时一愣,发现自己肚子居然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貌似我还不饿呀,怎么肚子会叫?那就再多吃一些……”李金盛哪里会明白自己在不声不响间已被人算计了。不解之下,还以为自己真的饿了,不由再次加快了就餐的速度。

    不过,这小子似乎的确受过很好的教育,就算吃东西的速度加快,他居然还能保持一副优雅有礼的神情,一脸笑容地喝着特制的二锅头,啧啧有声地道:“如果两位到了我们大韩民国,我请你们吃水原排骨,保证比天京烤鸭还美味……”

    水原排骨?

    你小子以为哥什么垃圾食品都吃?

    明明是一个老师,却不知羞耻地打学生的牙祭,根本就认人看不起!

    陈儒没有理会这家伙,一边大吃的同时,一边暗笑不已:臭棒子,等下有你好瞧……

    暗笑期间,陈儒的嘴唇都涂了一层厚厚的油渍。

    左璇吃了一会儿,就已饱了,看到陈儒的样子,拿出一张餐纸,伸手轻轻地擦去陈儒嘴唇上的油渍,十分地认真。

    陈儒的心里空然一颤,一种平淡中涌出的感动,悄悄地颤动着他的心弦。一时间,整个心灵都暖烘烘地。

    这一刻,陈儒的心里左璇成了唯一的一道风景,美得让他深深铭记。

    突然觉得很是温馨,陈儒也没有了吃下去的心思。

    这样的时刻最好是自己与左璇两人呆在一起!

    招来服务员买了单,陈儒对着一边正在猛吃的李金盛道:“李兄,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你慢慢吃,我也买了单!”

    “那……那我们还……还是一起走吧!”虽然看着满桌的佳肴,极为不舍,甚至是一脸地肉痛,可他看不得陈儒与左璇一脸亲热的样子,还是站了起来,似乎有把电灯泡做到底的打算。

    咕……

    咕噜噜……

    就在李金盛要站起来之间,他突然一脸地苍白,肚子居然翻江倒海般闹腾起来。

    “你真要跟我们一起走么?”

    陈儒好笑地看着对方,目光一冷。

    “哦,不……不了,你们先走吧……”看了陈儒与左璇一眼,连忙说道。

    “李金盛老师,你没事吧?”左璇这时候似乎也发现了对方脸色不对,出于好心,还是问了一句。

    “没……没事,你们快走吧!”脸色越来越白,李金盛捂着肚子再次坐在位子上,有些不耐烦地对左璇、陈儒两人挥了挥手。

    难道是吃多了?

    还……不真的是水土不服?

    李金盛心中发苦,暗道:“千万别出丑才好!”

    如果在左璇以及大众广众面前丢丑的话,只怕不单会丢了他自己的脸,只怕整个韩国人的印象在华夏及至世界上都会大大降低。

    “既然没事,那我们就先走了!”陈儒扯了一下脸色一变的左璇,提着几只烤鸭就要向前走。

    左璇本就是自尊自强的女孩,见对方明显不耐烦,她又岂会出讨好别人,而且她本来就与李金盛不太熟。当下不再理会对方,跟着陈儒就向外走去。

    见左璇脸色一冷,跟着陈儒向外走去,李金盛双眼射出一丝嫉恨。早知道会“闹肚子”,就不会跟着两人来了。

    “服务员!”勉强举手向服务员打了一个手势,李金盛站了起来,可是整个人却是颤悠悠的。

    “先生,您需要什么?”一个十**岁的圆脸小姑娘走了过来,向他鞠了一躬,小声问道。

    “公车再那(公厕在哪)?我吞鸡不输虎(我肚子不舒服)……”李金盛一脸大汗地说道。这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脸子真的有如翻江倒海,胃肠都似乎痉挛起来。

    这家伙实在是急糊涂了,不会叫洗手间,却叫出了公厕这个名字。甚至还因为发音的问题,念出“公车”的音出来。

    ???

    服务员一头雾水,根本就没弄明白对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先生,你是病了吗?要上公车?跟着你的朋友们去就是呀——”服务员想了好一会儿,“似乎”弄明白了对方要表达的意思,于是很有礼貌地向陈儒、左璇两人的走的方向指去,甜甜地说道。

    李金盛也没弄明白公车与公厕到底是怎么发音的,还以为陈儒、左璇两人也是要往公厕的方向去呢。

    又不想被两人看笑话,他又忍了下来。

    等陈儒、左璇在转角处消失不见,李金盛再也忍不住。当下站起身来,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方走去。强烈到极点的腹胀感,让他几乎都不敢大声说话。

    就在他行走了两三桌的距离时,他再也顶不住了,身体猛地一阵颤抖,由于长时间的压抑,喉咙也发出嘶声裂肺的叫声,只听“噗噗噗……”地一连窜爆响产生,他体内的五谷杂粮乃至刚吃的东西,顿时一泄千里,轰轰烈烈地泄在自己的裤单,接着迅速地流了下来。

    黄黄的液体带着极度的恶臭四向散了开去。

    看到旁边两桌众人具是一脸大怒地四向逃开,一时间,李金盛脸色苍白如纸,很果断地“装醉”,晕了过去,软倒在地上。

    “哗……”整个全聚德餐厅顿时大哗,从没想到这里出了这么一号人!

    顿时,李金盛威镇全聚德的图片,不径而走,韩国人拼着闹肚子也要在中国餐厅大吃特吃的事传得沸沸扬扬。

    而且就算李金盛想找全聚德的麻烦,也办不到。毕竟所有人吃烤鸭都没事,为何你偏偏有事?

    就算天京烤鸭的味道太好了,可你不懂节制就不对了,拼命吃那么多,那是傻子的行为!

    想起韩国人肉类产品昂贵得离谱,所有人知道这事的华夏人难得地骄傲起来:不错,我们华夏人还是有不少穷人,可咱们再穷,要吃几餐肉也不是难事!这可比高丽棒子强多了。

    同样,李金盛事件,算是把整个高丽棒子的脸都丢尽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

    *********

    牵着左璇的手,走出了全聚德的大门,可陈儒的意念感应还是捕捉到李金盛出丑的那一幕。

    “嘿嘿,臭棒子,也别怪哥阴险!谁叫你小子那么地不识时务,明知道璇儿是我的人了,还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动歪心。”心中冷冷一笑,对于惩治李金盛,陈儒没有丝毫愧疚,更没有一点罪恶感。左手紧紧地搂了一下左璇,陈儒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丝霸道:“敢撬老子墙角的人,那是没有好下场的!”

    顿时,一丝霸道的种子,开始悄悄地在陈儒的意识共存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