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兵器大师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暴雨将至
    明亮的灯光照亮黑夜,热闹的街上,夏亦带着小瑜和周锦他们,在学府街上寻了一家卫生条件较好的餐馆吃起晚饭,大抵没有谈起刚刚发生的事,不过偶尔磁王还是有些感慨。

    “这世间异能千变万化,什么样的都有,刚刚那个女人,也是异能者,只是她这种异能好像只能借助媒介才能施展,可惜附注的效果只能一时。”

    电蟒也点头同意他的话:“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其他效果,如果有的话,那就真的是可以说是万能辅助天赋。”

    对面,给小瑜夹了一筷菜的夏亦,笑了笑:“那就把她吸收进来吧。”

    然后举起酒杯,敬去其他人。

    “不过,现在还是先吃饭。”

    不过在之后的数天里,夏亦并再去找那名女子,毕竟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而是其他人先观察一下对方人品,随便也从通勤局里要了这个名叫孙凡的人档案,对此,马邦自告奋勇,天天都往那边跑,乐此不疲。

    送走小瑜去机场后,夏亦跟着将精力投入到产业上去,较之前相比,没了绊脚石的御洗狩和一些商会的人阻挠,多少是轻松的。

    而这期间,他也给路铁匠打过一两次电话,问了那批兵器的进度,得到的回复就是:“我路明非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完美的……百分之九十的程度也可以。”

    后来,夏亦又追加了十来万进去,他拍着胸脯保证下个月就能做出来等等。

    随着时间推移,进入初夏后,事情没有那么繁忙了,除了偶尔观察胖子的异能,也会偷懒与小瑜约会,不过至始至终两人都还没有突破那种关系。

    一来,夏亦随着进阶,与之前在岛国时相比,体内的红石能量也变得活跃起来,他担心要是突然在中途爆发,会不会伤到对方,而小瑜这边,因为单纯的缘故,对于那方面的事,虽然之前有过主动,但随着俩人相处,反而变得有些羞涩,也或许有太过看重对方的缘故。

    其实两人都是没有谈过恋爱的人,约会的地方也大多都是电影院、公园、游乐园之类的地方,动物园也去过两回,而且夏亦也和那名狼山管理员认识,对于对方那种能使唤狼的本事倒是有些好奇。

    这段时间,他比较喜欢跑到动物园。

    狼山管理员住处的地方,靠后有一片小林子,处于游览路线之外,周围又有茂密的树丛,相对幽静许多,没什么人来打扰。

    偶尔夏亦偷懒出来,与这个谈得拢的新朋友坐在这里下棋,是一个躲清闲的好地方,不过形象上,夏亦怕被人认出,通常穿的简单,戴一副眼镜,看上去就像是古板的读书人。

    “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进去的时候,抹一点狼尿在靴子上,就算不能当做同类,也不会对你发动攻击。”

    那人落下一枚棋子:“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

    “夏亦…..嗯…..”对面,思索着落子的夏亦,轻笑道:“.…..管理图书的。”

    “那倒是有意思,我管动物,你管书。”

    穿过树隙的阳光,落在那人笑脸上,声音随着蝉鸣一起出口:“我叫吕远。”

    大约一个小时后,夏亦放下棋子认输,对于象棋,他终究比不过对面名叫吕远的男子,后者一面收着棋盘和棋子,一面笑道:“下棋求胜,还是要看双方的棋子够不够,不够那就想办法以劣势去掰对方的优势,要用尽手段。”

    “我看,你不养狼,倒是可以去搞军事演说。”

    “哈哈,我也就只在熟悉的人面前说说,真要当做那么多人的面,我可开不了口。”吕远将棋盘收好,俩人走出这片幽静的小树林,天色已经阴了下来。

    “像是要下雨了,我就先回去了。”

    夏亦做出告辞的时候,那边小屋里的吕远探出半个身子朝他背影喊道:“最近几天你别过来,我请假要离开几天。”

    “那行,到时候回来,给我打电话。”

    两人亦如平常的朋友结交,没有异能者之间的事,没有商业的烦恼,这是让夏亦感到轻松的地方,过后的两天,他也确实没有再去动物园。

    初夏大雨也连续下了几天才停,中途犬女也打过一次可视电话回来,看着镜头里齐聚的众人,手撑着下巴,颇为郁闷:“好像快点回来啊啊…..那个可恶的东方组长,又给人家安排了差事。”

    然后她把镜头挪移了一下,旁边座位上,是一名身材壮硕的男人。

    “他就是我的担当,很厉害,手碰到什么,就能与什么融合在一起,上次他和一块大岩石连在一起,把大树都砸倒了,也是四阶喔!”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周锦在旁边问她。

    犬女郁闷的摇摇头:“不知道啊,这边刚刚又出了一件事,我和这个大块头刚好在附近,所以马上就要过去看看。”

    不过随后,她没头没脑的露出甜甜的傻笑。

    兴奋的掰着指头一一数着菜名:“不过,应该会很快的,你们要准备很多很多好吃的等我啊,酱肘子、泡椒猪血、鱼白三鲜、板栗烧鸡……”

    看到画面里,数着菜名的小脸,夏亦想也不想的点了点头:“那等你回来,到时候请一个会做所有菜的厨子,专门给你做一席。”

    “那…..这可是你说的喔,拉钩!不许抵赖。”屏幕里,郭满媛趴在镜头前,认真的眯起眼睛,像只小猫伸出爪子。

    夏亦好笑的伸出小指在显示屏前,与她碰了碰。

    这样的日子其实过起来,还是挺有趣的,身边有着形形色色的同伴,没有争吵,没有勾心斗角,自己之前的努力,也算没有白费。

    四月初五。

    从繁忙里抽身,算算时间,那个吕远也该回来了,夏亦就当探望老朋友一般,去了动物园一趟,然而对方并没有回来。

    其实这样的事情,也是社会上的常态,夏亦也没有多问其他人,他去了哪里,虽然相交一场,但也并未太深,随口谢过了那人,出了动物园。

    看着雨后挂在晴空的太阳,他眼皮不由自主的跳了跳,感觉有事要发生。

    ********

    远方,跨过长江的南岸,树林延绵,有蜿蜒的公路横挂山腰,一处断崖上。

    枪声、男人的暴喝炸响,惊起一片片飞鸟冲上天空。

    风从林间拂过,摇曳的树枝之间,远远的,一名手臂接连巨岩的男人被提上了半空,在一个身着白色西服,银色短发的男人手里,整个人慢慢干瘪下去。

    枪声还在林间回荡。

    不远,爬满青苔的地上,代号犬女的女子额头中弹,倒在了那里,大睁着眼睛,死死的看着在风里轻轻摇晃的一簇青草。

    外面,是大晴天,白云如絮的游走。

    大情之后,终有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