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当医生那些年 > 第3057章
    休夫书,让我想到了唐朝有名的放妻书。

    盖说夫妻之缘,伉俪情深,恩深义重。论谈共被之因,幽怀合卺之欢。

    凡为夫妻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夫妇。夫妻相对,恰似鸳鸯,双飞并膝,花颜共坐;两德之美,恩爱极重,二体一心。

    三载结缘,则夫妇相和;三年有怨,则来仇隙。

    若结缘不合,想是前世怨家。反目生怨,故来相对。妻则一言数口,夫则反目生嫌。似猫鼠相憎,如狼羊一处。

    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以求一别,物色书之,各还本道。

    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扫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弄影庭前,美效琴瑟合韵之态。

    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

    如今生深爱,若一别两宽,还能各生欢喜吗。

    若是我和贺兰婷一别两款,还真的不能各生欢喜,因为心里至爱是对方。

    我笑着对贺兰婷说道:“休夫书,我们两还没结婚,其实你可以不用写休夫书,离开就是。”

    贺兰婷说道:“巴不得我离开吧。”

    我说道:“不是巴不得,是舍不得,弃不了。”

    她说道:“你老是气我,再气我就真的离开。”

    我说道:“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来抱抱。”

    这时候,有个人走了过来看着我几眼,然后从我身边而过。

    他一直盯着我。

    那个矿二代。

    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间点在这个地方出现。

    他在看了我两眼后,已经走出了几步,还是转身回来,走过来对我说道:“能否借一步说话。”

    我看了看贺兰婷,说道:“好。”

    他礼貌的对贺兰婷弯腰致敬,接着走出外面。

    我跟着他走出外面。

    想来也知道他什么心情,当时柳智慧把我拉到他面前,说这是我男朋友,他可是一直苦苦追求爱着柳智慧,没想到一转眼却看到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这怎么受得了。

    他停住了脚步,背对着我。

    我走了过去,本来想问他抽不抽烟,后面拿烟出来后,懒得问,就自己点上了。

    我不说话,我就不先开口说话,有事,让他自己说。

    他回头过来,平静的表情掩饰不住眼睛中的怒火,他问我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装傻道:“什么我这样做。”

    他指着里边的贺兰婷问我道:“告诉我,她是你的谁?”

    我说道:“女朋友。”

    他点点头笑笑,紧接着突然一拳砸过来:“人渣!”

    我一下子躲开了,幸好我有练过几下,否则这拳头就砸在了我的脸上。

    第一拳打不中,他更是气愤难当,紧接着后面几拳头连着砸了过来。

    这家伙生气暴怒,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打这几拳用尽了全身力气,还是有点力量。

    我急忙又后退了几步,一脚飞起来踹在他脸上,他当即倒地不起。

    我过去拉了拉他,怎么那么弱不禁风?

    看来我对付普通人还是绰绰有余。

    我把他拉着起来把他放着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

    他有气无力的看着我,捂着自己脸,指着我对我说道:“你,你这个人渣。”

    他在骂我脚踏两条船。

    我拉了凳子过来坐在他对面,说道:“其实事情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他说道:“你玩别人的感情!你践踏了纯洁的爱情,你对不起琉璃!”

    刚才我点的烟在和他打斗中不知掉落何处,我又点了一支烟,问道:“抽烟吗。”

    他说道:“我要去跟白琉璃说。”

    我说道:“去吧,我想,我不知道该如何对你解释,但是她应该知道如何跟你解释。”

    我站了起来离开。

    回到了贺兰婷身旁,贺兰婷问我道:“怎么样,解释清楚了吗。”

    我说道:“没有,所以打起来了。还没有解释就打我了,骂我人渣。”

    贺兰婷说道:“骂得挺对。”

    我说道:“是是是,你就贬损我吧,走吧。”

    她站起来跟着我离开,她主动牵住了我的手,说道:“怎么了,生气了?”

    我对她说道:“没有啊。”

    她问我道:“是不是我老是损你,受不了了。”

    我说道:“你也并不是损我,你说的都是实话。”

    她没再说什么,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离开了这边之后,回到了别墅中。

    贺兰婷回去休息,她都是休息比较早,特别是在带身孕了之后。

    在下楼拿水的时候,遇到了柳智慧,她也在下来找水喝。

    她递给了我一瓶水,我接了过来喝了一口。

    她问我道:“还不睡。”

    我说道:“睡不着那么早。”

    她说道:“早点睡。”

    说完她要离开。

    我说道:“我想和你聊聊。”

    两人坐在了客厅的茶几面对面。

    她坐在沙发,我坐在沙发对面。

    我说道:“这段时间,打扰你了。”

    她说道:“还好吧,有什么话就说吧。”

    我心里面想着一个事,其实挺对不起她的一件事,当年在码头的时候,我承诺说娶她,和她生很多孩子,带着孩子去祭拜她的家人,结果呢?

    结果我和别的几个女人生了孩子。

    我说道:“我今天出去吃饭,遇到了矿二代。”

    她说道:“哦?是吗。”

    我说道:“刚好我和贺兰婷在一起,他过来叫我出去就揍我,说我是人渣。”

    柳智慧说道:“那也挺好。”

    我说道:“有什么好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了。”

    她说道:“不用解释。”

    我说道:“我估计他会来跟你说,会来问你,你怎么解释。”

    她说道:“他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解释?我不需要对他解释。”

    果然霸气,挺有道理。

    柳智慧和矿二代又不是男女朋友关系,甚至连朋友都不是,那为什么要跟他解释。

    我说道:“好吧,谢谢你。”

    她问我:“谢什么。”

    我一愣, 说道:“我也不知道到底要谢什么,走了,休息了。晚安。”

    次日,贺兰婷找我,说让我请柳智慧出马,帮她审那两个我们抓来的秦豹的手下。

    任是黑明珠的人用尽各种手段,那两个家伙还是有所保留,不肯全盘托出,但只要柳智慧过去就不同了,她可以从对方的眼神和动作语言中套出她所想要知道的一切信息。

    贺兰婷不好去请柳智慧,就让我去请。

    对于这样子的小忙,柳智慧还是很乐意帮忙的。

    用了不到一个小时,掏出了所有我们想从那两个家伙身上所想知道的一切的事。

    为什么黑明珠和贺兰婷派去的人在刚进去觉辛甘军阀地盘就被发现,因为他们用了最尖端最先进的人体温度感知的监控系统,只要有人跨进去那些围墙边的区域,监控系统自动报警给安全监控室的人,于是我们的人就全被发现,如果不是退出来快,恐怕已经全军覆没。

    觉辛甘军阀势力这帮,自从上次被我们捣了老窝抓了他们人过来后,对于安防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就连我们也想象不到的安全高度。

    并且在进去了里边之后,还有各种陷阱等着我们的人,幸运的是那天晚上对方沉不住气没等我们进去就先杀出来抓人,否则我们的人真的是有去无回。

    因为这些军官沉不住气冲出来抓人,还被他们的老大给大骂了一顿,并且对方也猜想到是我们这边动的手,所以要不顾一切的把我们给弄死。

    他们的反击是十分的激烈和疯狂,派出了最精英的狙击手,杀手,雇佣兵,不顾一切要我,贺兰婷,还有黑明珠死,而且不光是来阴招而已,还要走白道那一条道整死我们,照这么看来,我们出逃还是很有必要。

    我们若是想要派人偷偷进去里面去把人给抓出来带出来,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和贺兰婷,还有黑明珠,柳智慧,四个人默默坐着。

    大厅的灯亮如白昼,把她们一个一个的照的美艳四射。

    一会儿后柳智慧的手机响了,她出去外面接了电话。

    我对贺兰婷说道:“看来是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黑明珠不说话。

    贺兰婷说道:“也许有。”

    贺兰婷说完看了我一眼,黑明珠问道:“什么方法。”

    我说道:“那天柳智慧跟我说了有个方法和这次行动失败后,我这几天也在想,还有什么办法。后来啊,我是想到了,应该是这样。”

    贺兰婷无奈笑了一下,看来贺兰婷也想到了。

    我说道:“这很难实现。”

    黑明珠问:“到底是什么方法。”

    贺兰婷提醒她说道:“靠他找人帮忙的方法。”

    黑明珠道:“程澄澄?”

    对,就是找程澄澄。

    程澄澄在境外是我们所知的我们这些人中势力权力最为庞大的一人,并且也是唯一的有可能帮助我们的人。

    可是这个想法估计只能是个想法,这并不太现实,首先,程澄澄人在哪?没人知道。

    她是死是活,没人知道。

    我希望她好好活着,但很多人希望她死,她做的是刀尖上舔血的生意,什么走私什么毒这些都弱爆了,已经听说她和人家在一些乱国和人家开枪抢地盘,真的不知该如何形容这个牛x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