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九百八十六章 本末倒置
    钟良怒道:“那些老家伙一个个借着参观驱墨舰的名义,偷偷去见杨开,给这小子许了大把好处,想把他拐走!”

    梁玉龙闻言亦是大怒,一巴掌把面前桌子拍的粉碎:“贼人无耻,欺人太甚!”

    钟良黑着脸沉吟片刻,转头吩咐自己的副官:“传讯出去,让那些老家伙们来议事殿,就说我碧落关这边有要事请他们一起商议。”

    副官领命,迅速转身离去。

    梁玉龙望着钟良道:“钟兄的意思是……”

    钟良哼道:“既然他们不要脸,那给他们脸面作甚!”

    一个时辰后,议事大殿,殿内两排座椅上坐满了人,这一个个皆都是来自各大人族关隘的八品开天,可谓是人才济济,阵容豪华。

    拢共五六十人,每一位都代表了一处人族关隘,之所以只有这么点,是因为还有许多人族关隘那边的八品没来得及赶来,要么在打造驱墨舰,要么在赶来的路上。

    人虽多,但大殿内却是鸦雀无声,只有一道道神念交错来回,沟通交谈。

    待人到齐了,碧落关这边四大军团长才施施然从后面走出来,落座在最前方的座位上。

    交错来回的神念平息下来,一群人目光朝前望去,不知碧落关这边唤他们过来要商议何事。

    丁耀等人早有商议,是以此刻落座之后也不饶什么弯子,由丁耀这个东军军团长率先发话:“听说诸位中有不少人今日又去参观驱墨舰了?”

    他这话一出,众多八品立刻醒悟过来,各人都跟老狐狸一样,哪还听不出丁耀话中暗藏的恼火,心知那边的消息应该传到碧落关这几位耳中,他们有些坐不住了,当即有人闭眸养神,有人笑吟不语,就是没一个人搭话。

    见他们沉默,丁耀再道:“我还听说,诸位许了杨小子大把好处,想要拉拢他回自己所在的关隘效力?”

    猛地一拍桌子,丁耀怒道:“瞧瞧你们,这干的还是人事吗?驱墨舰诞生之日,我碧落关这边依然被墨族大军围困,朝不保夕,然而我碧落关却是在第一时间将消息传递各处关隘,告知诸位这个喜讯,只因我等知道,在这墨之战场之上,人族各处关隘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有什么好东西,能分享的,绝不会藏私,有驱墨舰坐镇大军后方,我人族将士再不虞被墨之力墨化的风险,这对所有人族来说,都是雨露均沾的福音!”

    “之前一战也证明了这一点,在杨小子抵达碧落关之前,我人族将士还有被墨之力侵蚀的危机,然而自从他来到这里之后,碧落关这边再无人受墨之力的困扰,驱墨舰诞生之后尤是如此。我碧落关这边行事光明磊落,你们这些老家伙呢?居然想挖我碧落关的墙角,想把杨小子拐走,你们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他这般恼怒呵斥,换做一般的开天境只怕早已胆战心惊,然而坐在这里的来客都是八品开天,倒没一个人怕他,只不过许多人确实露出心虚的表情。这事干的不地道,丁耀如此呵斥,他们也无言反驳什么。

    唯有一人呵呵一笑,开口道:“丁兄勿恼,我不知旁人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只不过杨开既属阴阳天,我身为他的长辈,自然是想将他带回阴阳关的,他掌握着净化之光,此乃迄今为止,我人族唯一能克制墨之力的手段,足以改写两族之战的格局,至关重要,带回阴阳关那边也能好生保护。”

    说这话的并非旁人,正是来自阴阳关的唐秋。

    丁耀扭头望去,淡淡道:“谁规定阴阳天的弟子就得在阴阳关效力了。碧落关这边同样有阴阳天的人,我大战天的弟子还不是一样在你阴阳关效力?自古以来,从三千世界那边过来的人族将士,分配到那一关,便是哪一关的人,这是规矩,与出身师门有何关系。杨开先来的碧落关,那就是我碧落关的人了,碧落关这边已为他登记造册,碧落关战功薄上有他的名字,而他更是我碧落关晨曦小队的队长。”

    唐秋微微点头道:“这些唐某自然知晓,丁兄怕是没听清楚,唐某方才所言,是说把他带回阴阳关,能更好地保护他,至于他的战功和队长之位,碧落关这边能给的,我阴阳关也能给。”

    钟良怒道:“唐兄此言何意?你是说碧落关保护不了他吗?”

    唐秋慢悠悠地道:“绝无此意,不过唐某倒是听说上次大战之时,杨开六品之身闯入战场,更遭遇了墨族王主一击,险些丧命,不知可有此事。”

    此话一出,众人大惊失色。在场众人基本上都不知道这事,唐秋能够知道,也是因为无意间从卢安那边听说的。

    卢安倒不是有意要说这些,只说杨开资质不俗,上次战事之中生死之间堪破桎梏,突破晋升,又有净化之光这等手段,日后可堪大用。

    此刻众人从唐秋口中听闻此事,自然是个个大惊。

    谁都知道杨开存在的重要性,没办法,净化之光只有他能催动出来,这是唯一净化驱散墨之力的手段,他若是有个闪失,人族这边哪还有什么驱墨舰?

    “丁兄,此事当真?”有人急问。

    丁耀哑口无言,这事没办法否认,唐秋这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面对众人的目光,只能点头道:“确有此事,不过杨开也因祸得福,由六品晋升了七品。”

    唐秋摇头道:“这算他的运气,但运气这东西总不能常伴一生,这次他因祸得福,下一次呢,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而一旦他有什么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钟良望着他道:“敢问唐兄,杨开若由你带回阴阳关,你要如何保护?”

    唐秋道:“安置关内,他若有需求,无不应允,但绝不会让他置身危险之中。”

    钟良点头道:“这与我之前想的一样,然而……那小子未必会愿意,不瞒唐兄,上次他入战场乃是偷偷摸摸跑进去的。”

    “事关重大,不愿意也得愿意,古往今来,我人族精锐在这墨之战场上抛头颅,撒热血,多少英才陨落在这浩瀚虚空中,为了人族大业,每个人都需得牺牲,他既掌握着净化之光,一人之身牵扯人族前途,那就需牺牲自由。”

    钟良笑了笑道:“这事唐兄不如与杨开说去,看他会不会答应。”

    唐秋也笑道:“此事岂能由他?”这话里的意思是若杨开真被他带回阴阳关,那说什么也不会放他出关的。

    钟良皱眉不语。

    素来沉默寡言的申屠墨忽然开口道:“对那小子来说,在座诸位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辈分,实力,资格,都远胜于他,然而我们这些老前辈,如今却将一族希望加诸在他身上,咱们坐在这里,甚至要讨论他未来的自由与否,却连问一下他的意见的想法都没有,你们不觉得,这种事对他来说,太沉重,太残忍了吗?”

    众人沉默,唐秋皱眉。

    申屠墨继续道:“一族的未来不能只依靠某一个人,无数年来,墨族对三千世界虎视眈眈,却被依然被我人族阻击在这墨之战场中,靠的不是某一个人,是整个族群。以前没有净化之光的时候,咱们是怎么做的?难道墨族攻来就束手待毙?以后若无净化之光,咱们又该怎么做,难道没有此等手段,就不会与墨族抗衡了?依我看,与墨族的抗争,净化之光可做依仗,但不能做为根本!诸位勿要本末倒置了。”

    大殿内一阵缄默,众多八品皆都陷入沉思。

    不得不说,申屠墨这番话确实发人深省。

    申屠墨再道:“以前没有杨小子和净化之光的时候,我人族各处关隘同气连枝,如今你们却坐在这里为了他的归属而争论,岂不伤了和气?再者说,据我所知,杨开施展净化之光,是要消耗两种分别唤作黄晶和蓝晶的物资,而这两种物资举世难寻,唯有混乱死域之中才会产出,我不知他手中有多少黄晶蓝晶,但接下来他可是要为四百艘驱墨舰封存净化之光,数量庞大,他手中的资源能够支撑多久?总有用完的一天,到那时候,你们找谁要净化之光去?”

    “黄晶蓝晶?”

    “混乱死域?”

    大殿内一阵惊呼,他们这些来客只知净化之光的神妙,却不知这其中所需要消耗的物资和物资来源,直到此刻听了申屠墨所言,才算有所了解。

    梁玉龙将杨开之前给他们的说辞重述了一遍。

    众多八品闻言顿时眉头紧皱。

    若真如此的话,那净化之光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早晚有消耗干净的一天,到那时候,人族这边就要重回之前的局面。

    正如申屠墨方才所言,净化之光可做依仗,但绝不能视为根本,在这墨之战场上,整个人族的同心协力,才是对抗墨族的关键,一味盯着净化之光的话,只会本末倒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