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龙戏玫瑰 > 第七章 涅盘
    ()    二蒙出院了,这个1.85个头、皮肤黝黑的男子。出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推了个盖儿头。当兵的都喜欢理这头,虽说他已经退伍好多几年了。

    龙一在中东旁边的娱乐城把整个三楼都盘了下来,准备开台球厅,当然,管事的肯定是二蒙。

    “又你妈理了个这脑袋。”龙一不屑的说。龙一一直不喜欢他留这样的头。在龙一看来,混社会也得有点绅士的样子,不能打扮的太社会了。说白了就是龙一更喜欢《教父》般的社会人。而不是古惑仔那样左青龙,右白虎,大金链子配光头。“认识爷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每次就因为这点小事和爷叫唤~说正经的,你那台球厅的事办的咋样了。”

    “地方找好了,就是设备有点不顺利。”“具体!!!”二蒙不耐烦的说。样子好像老大询问小弟办事情况一样。

    “斯诺克球桌、美式落袋、九球桌、开伦球桌一共是60个。再加上球具,全是瑞丽的。。对方知道咱们肯定是开大场子,价格一直没下压。”龙一苦闷的说。

    “先去楼下吃点东西,边吃边说。”二蒙和龙一从龙一住的地方出来直奔楼下饺子馆。

    “现在地盘没人和咱们争吧?”“没人,是个好地盘。租金给的挺高,没人争。”

    “哦。”

    “现在我想让对方压低价格,这样我看能不能剩出一辆车钱。”

    “120万处理这些还不够?咱们租地方,又不是买。要再不行,你在和你上司说提前给下明年工资吧。”

    “傻B~吧你。说正经的。”龙一瞟了他一眼。

    二蒙嘿嘿嘿的笑着往嘴里送进一个猪肉大葱馅的饺子。

    “那你的意思就是想低价买这些是不是?”“嗯。”

    “这样看行不行,咱们租,但给押金,押金是售价的百分之八十。租金按月给。”二蒙很平淡的说。

    龙一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住院把脑子住坏了,换你,你租给我啊?”二蒙说:“软的不行来硬的。我那喷子你还留着没?”

    “嗯。阿誉没带走。我床下呢。咋~?不给租杀他呀?”龙一笑着说。

    “你才傻B蒙喝了口茶,擦了擦嘴。点起一只烟,双臂压在桌沿,双手各自搓了搓。

    四季歌响起...“诺儿,我在外面吃饭呢。你过来吗?”

    “不过去了,你吃了就好,我没事,打个电话看你干什么呢、想你了,嘻嘻。”

    “球~真受不了,多少年都不换铃声,换个甜蜜蜜也比这好。”二蒙自言自语说。

    “......”

    “行!那你先忙,我挂了。”诺儿乖乖的说。“嗯,再见!”龙一压掉电话。

    “你管球爷呢,爷喜欢。就不换。”两人都一笑而过。

    “下午带我去找那个人,一会回去你看看能不能整个租用合同什么的。”“真租啊?你别乱来啊,阿誉都跑路了,你这刚出院别再整出什么事来。

    “知道,没事,你跟我去就行。打架你李少爷不会啊!!!!!!”

    龙一又叫了一个以前一起书的大学同学,刘磊。这人可以说和李龙一是一路人,关系也很好,他就是东北本地人。三人一起去了那家台球俱乐部专卖店。刘磊带了把菜刀用裤带卡住藏在腰间。刘磊和二蒙是第一次见面。这次行动完全没有提前安排。

    进了店后,龙一很和蔼的对店员说:“带我去你们老板办公室,我们再谈谈价格问题。”龙一来过,这个店员对他印象挺深的,他是唯一一个这么年轻的大买家。

    “张先生......”“李老板,快请坐先生挥了挥手让店员下去了。龙一很亲切的问:“您真忙啊,周末也在店里。”二蒙左右看了看这间屋子,没有监控器。而刘磊则悄悄的把门锁住,站在门口。

    “过来看看店里有什么需要没有,这不,我来巧了,李老板您又过来了。呵呵。这次准备按照那个价钱购买了吗?我还可以再考虑考虑便宜点。”张先生递给龙一一只香烟,龙一却微笑拒绝了。

    二蒙走到前面说:“我们这次不是来买的。”“那是~~~??”

    “来租的。数量不变。”二蒙认真的说。

    “李老板你开玩笑吧。”张先生准备点烟只见龙一拿出一张纸按在桌子上,往前推到自己面前。张先生熄灭了火,皱着眉头拿起这张合同。他看了一遍。说:“这我办不到。你这~~”

    “你能办到。”二蒙平淡的打断他说,但语气很有力。

    “我真的办不到。”张先生无奈的摇摇头,感觉对面这几个年轻人好像是来玩自己的。

    二蒙从怀里掏出喷子顶在张先生的印堂上,这一举动刘磊吓坏了。心想,我们东北人打架够狠够猛,这蒙古人打架办事居然用枪!龙一提前就猜到这一点,二蒙顶多是威胁威胁。毕竟龙一和刘磊是一路人,但在路上接触的人会有所不同。龙一站起来,走到张先生旁边掏出手机按下110,放到桌子上。

    二蒙看到龙一这样,嘴角微微一笑。真不愧是出生入死的结拜兄弟,这上阵杀敌还是亲兄弟好。“这张合同上只能留下两样东西,或是你的鲜血,或是你名字。”二蒙盛气凌人痴痴的盯着张先生。

    刘磊一看这阵势,再次检查门已经锁好后,掏出菜刀走到张先生前面,说:“看看我们是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张先生,您一按手机绿键,您就没事了。手机就放在那,你自己看着办吧。”张先生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阵势所震惊,做了这么多年生意。这场景第一次遇到,他呆呆的看着桌上的手机。

    “李老板,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却干出这样的事。你这是犯法。”张先生回过神儿,点烟。“呼~”被龙一一口吹灭。“啪~!”打火机再次响起。一又吹灭了。他生气的把烟和火扔在桌子上。刘磊一看,这也不是办法。于是让龙一坐回对面的座位。他握紧菜刀。从张先生的左手切了下去。

    “嘶~”皮肉被喇的声音。张先生痛苦的张嘴准备叫,被二蒙从印堂把枪口移到他的嘴边,枪头大约两厘米的距离都插进去了。

    张先生惊恐的看着这三个人,没想到他们是玩真的。刘磊把菜刀一抽,殷红般的鲜血从张先生的左手手背流了下来。龙一说“手机就在那里,要实在疼的不行了,就打个电话吧。”换做谁,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不敢报jǐng。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二蒙学着杨阳那种yīn冷的表情看着张先生。

    张先生右手拿起笔,快速的签了合同。“这才乖嘛。”刘磊用带血的刀拍了拍张先生的脸蛋。二蒙把枪口又移到印堂位置。

    “现在签了合同你不觉得有点晚?”龙一,刘磊,张先生一起投向惊悚的目光给二蒙。龙一心想,这货不会是见血兴奋了吧?

    “这么多桌子你要我们自己运啊?”张先生一下恍然大悟。“我安排运。”

    “那运到了呢?”“我派人给你们安装摆好。”张先生一副自甘倒霉的样子低着头。右手紧握左手。这一点到是出乎龙一的意料。没想到二蒙会再玩这一手。心想,上帝真不该让这个禽兽伤好出院。这下要社会大乱了,这个球只有捷子能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