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椿(远古长者之树)
    大椿言罢,便逐渐化为虚影消散。

    就仿佛,之前那平平淡淡的一句话,似乎耗尽了它全部的力量。

    易春早已知晓言语是能够作为某种空白的模板,去附加诸多斑斓的色彩。

    但如同这般,于无声中浸润而变化无形的力量,他未曾遇见。

    大概,这就是当了不知多少劫、多少生灵长者的手段吧……

    下一瞬间,化为星球曼行者形态的易春感觉到自己体内有某种东西在萌发!

    空间与时间,在这一刻似乎都不再具备它们所应有的意义。

    一些东西,像火柴从粗糙的磷面上擦划而过。

    青烟微熏中,火光骤然闪现!

    那于易春体内一直沉寂的知识要素,开始了全新的复苏!

    它如枯寂的卷柏,在干涸的岩壁上静谧着。

    而当一滴雨水落下,骤然舒展的枝叶,像生命焕发了第二个春天!

    就像有人高举圣火,于众生的凝视下,宣告时代的更迭。

    一些悄然的改变,正在易春那树状的身躯中进行着。

    高大?

    不,那或是众生所予以父亲背影的期许。

    但它并未属于这一概念所必须具备的特质。

    就像一个中年的程序员,跳跃了时间的悖论,逆着时间的长河回到了他年轻时候的状态一般。

    易春那算不上非常茂盛的树状躯体,像炸开了花一般伸展着极为浓郁的枝叶!

    它宛如华盖一般,将阳光细细地筛成最为细碎的光影。

    狂风与怒雨,在那宽厚的臂膀下变得如和风细雨般柔弱无力。

    是承载,是背负,是一个生命之于另外一个生命的薪火相传……

    滢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她并不是很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是觉得,那树人的身影忽然高大了许多,也温柔了许多。

    之前,它像一个肃穆的老教授,总是带着某种令人忍不住低头的威势。

    那并非纯粹的畏惧,而是学渣亦或调皮鬼的某些心虚。

    现在,这种威势似乎消失了?

    周围狂暴的力量,似乎要将一切搅碎!

    而滢瑟瑟发抖地缩在对方的底下,只觉得一阵心安。

    它成为了大椿爷爷吗?

    滢有些迷惑,又有些好奇。

    大椿爷爷之前说过,她总是这样。

    时间一次次的循环,并不能改变她的特征。

    又或是她的聪慧与力量,不足以让她摆脱时间的轮回。

    她就像,应是那样一个如此好奇的小鲛人一般……

    而随着滢所感知的时间流逝,周围狂暴的力量逐渐平息下来。

    那闭目不言的陌生树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它凝视着滢。

    于是,滢再次瑟瑟发抖起来……

    熟悉却又有些不同的威势再次袭来,滢觉得甚是疑惑。

    为何当危险来临之时,这里最为安全。

    而当危险过去之后,这里又开始变得危险……

    …………

    …………

    “道之传承,薪火相传!你从大椿(时空残魂)的传承中,有所感悟。”

    “你的野性形态-星球曼行者,自动进阶为适应性进阶:大椿(远古长者之树)/神性。”

    “

    大椿(远古长者之树)/神性:

    生命等级:19/20(种族+4,基于人物生命等级,无法支配传奇层次生命力量)

    野性技能:星球奥秘

    力量:22(28)

    敏捷:18(22)

    体质:25(30)

    感知:22(29)

    魅力:20(25)

    智力:20(25)

    生命状态:100%

    相关要素:父亲知识/道路/远古

    技能:

    1、继承原有形态所有技能:万物-生命之种、万物-恒星之光、万物-生长!罪罚-万物碾压……

    2、父爱如山:

    该单位能够通过一个标准动作,尝试对锁定的单个单位进行侦测。

    侦测成功,则可从该单位已经掌握或者记忆的诸多信息、超凡力量(基于人物知识储备和智力)中选择出最为契合该锁定单位的传承。

    该单位可对锁定个体进行力量传承,传承成功后该个体获得恒定可成长模板“大椿之子”。

    另外,该单位在与传承失败或者拒绝传承的个体进行近身战斗时,将获得额外+3的力量优势和+10的平衡判定,并附加基于该单位感知的精神判定。

    ps:父爱如山崩地裂,不可挡也……——匿名

    3、无穷匮也:

    该单位能够从具备“大椿之子”模板个体和其传承对象、未继承相关模板的三代血亲及继承相关模板后裔的成长中获得诸多资源(基于人物相关版本,资源锁定为:八九玄功熟练度/无尽野性点/寿命)

    4、神性-知识:

    该单位从知识/传承等相关活动的收益,将获得额外的巨额加成(基础加成:500%,暂无额外增益)和一定的基础收益(基于相关活动强度,且只能通过相关限定天赋提升)。

    并且,该单位能够获得额外的强大野性天赋树——神性-知识。

    请注意,该天赋树的天赋需要消耗传奇资源-无尽野性点(传奇)才能激活。

    ”

    看着视网膜上显示的诸多信息,易春陷入了沉思。

    如果他现在已经具备传奇生命的模板。

    即便以大椿形态的属性,他也能够在面对传奇敌人的时候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了。

    但野性形态,并不具备单独的生命模板。

    也就是说,即便他变化成了大椿形态,也只是作为一个属性有一点点超模的超凡单位。

    对于部分传奇施法者而言,是轰炸和控制手感最为优良的靶子。

    不过,易春也并未考虑过通过大椿形态来进行个体的战斗。

    就他目前的发展方向而言,大椿形态无疑更合适发育和大规模的群体战斗。

    或者更为严谨地说,是战争向的选手……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事实证明,这趟副本的收益比易春预期得要大得多。

    偶然蹭蹭这种命运支流的事件,看起来还是不错的。

    无论是噬元兽,亦或是大椿,都是弥足珍贵的收获了。

    可惜,噬元兽的力量过于危险。

    易春暂时并不打算在这里使用,免得弄坏了这个副本。

    毕竟,小师弟余行才是这趟的主角。

    不过,大椿的力量倒是有个现成的……

    易春看着底下瑟瑟发抖的小鲛人。

    他的目光穿透了她的血肉,看向组成她灵魂更为基础的要素。

    并不邪恶,但混乱的色彩似乎过于浓郁了……

    易春想了想,觉得以这鲛人的天资,闹翻天了也成不了某只猴子。

    便催动体内的力量,开始第一次进行“认子环节”……

    随着易春的观测,不多时,他的心头便浮现出了一些明悟。

    那些明悟整合起来,在他的意识中形成了一本特殊的书籍。

    那并非完整的某个职业传承,而是由他曾经所阅读的一些关于术士、航海、战争的书籍和他本身就水的粒子观测的某些感悟形成的。

    没有如同那头大椿一般多言,易春直接通过大椿的力量将那本书籍“掷”了过去。

    父子之名,何须以言语明晰。

    一如大学宿舍,手持复数食盒,由外及内,望见一片嗷嗷待哺之时。

    父子之分,已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