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天医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挡我路者,死!

    晚上十点,云飞扬兄妹的出租屋之内。
    
        房间里面已经收拾妥当,云朵儿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原因无他,屋子里面多了个萧鸣这个外人——被两个男人四只眼睛就这么盯着看,是个女孩也睡不着啊。
    
        “哥,我睡不着怎么办?”云千朵悠悠地道。
    
        “睡不着?”云飞扬也挺无奈地摸了摸脑袋,似乎被难住了。
    
        按照云朵儿的作息规律,此刻应该早早地进入梦乡了才是啊。
    
        “无妨,我有办法!”
    
        萧鸣取出了一根银针,说道:“云朵儿,等下我会用银针刺激你的昏睡穴,你不要害怕,一点儿都不疼。”
    
        “好!”云朵儿对他无比信任。
    
        萧鸣捏着银针,对准她的昏睡穴刺了下去。
    
        大约过了一分钟,云朵儿的眼皮子就耷拉了起来,进入了梦乡之中。
    
        还剩两个小时,萧鸣跟云飞扬两人说着话,打发这无聊的等待时间。
    
        很快,十二点钟一过,萧鸣停止了跟云飞扬的交谈,因为他忽然感觉到屋子里面忽然变冷了。
    
        他身为一个武修,当然是不害怕那种正常的低温。只是,这种寒冷并非是因为外在温度,而是一种从灵魂深处迸发出来的颤栗。
    
        萧鸣大感奇怪,双眼死死地盯着云朵儿。
    
        只见她睡在床上,宛若一个婴儿,长长的睫毛抖动着,看上去很安静。
    
        等待了大约有十来分钟,萧鸣也没见到云飞扬所说的那种情况,只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寒冷越来越浓烈。
    
        当萧鸣目光看来的时候,云飞扬不禁尴尬一笑,说道:“难道……她今天不会……”
    
        话还没说完,云飞扬就忽然面色一变。
    
        萧鸣扭过头去,发现云朵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睁开了双眼。
    
        让人奇怪的是,云朵儿的双眼不再是之前那种蒙上一层云雾的感觉,而是非常地明亮,那夺目的光彩宛若天上的寒星一样。
    
        就在萧鸣好奇的时候,云朵儿忽然上半身坐了起来。
    
        她这下坐起来实在太过于突然,搞的云飞扬跟萧鸣两人都吓了一大跳。
    
        “朵儿……”云飞扬低低地唤了一声。
    
        不过,云朵儿对自己亲哥哥的呼唤置若罔闻,而是兀自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她的眼神冷酷,似乎直接将萧鸣跟云飞扬两人当成了空气一般。
    
        看到这个情景,云飞扬非常焦急,准备前去将其阻拦住。
    
        “先不要轻举妄动,看她去哪。”萧鸣对云飞扬看了一眼。
    
        云飞扬这才收回手,跟萧鸣一块追出了屋子,尾随云朵儿而去。
    
        云朵儿一路朝西行走,神情冷漠的好似机械的木偶。她的步伐不快,但是一步一步地似乎迎合着一种奇妙的韵律。
    
        此时虽然已经是凌晨,但是因为这里靠近大排档一条街,所以还有很多人在这里吃宵夜喝酒,倒也算是热闹。
    
        云朵儿神情漠然地穿过大排档一条街,几乎目不斜视。
    
        萧鸣跟云飞扬两人跟在身后的不远处,以他们武修的本领,想要跟丢一个人也很困难。
    
        大约走了几百米远的时候,一个身材肥胖的醉汉跌跌撞撞地迎了上来。
    
        此人画龙刺虎,剃着光头,一看就像是社会人士。
    
        他满身的酒气,眼神迷离,看到了那漂亮的云朵儿之后,便顿时来了色心,凑上前,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美女,你是一个人吗?大晚上太危险了,哥哥保护你好不好?”
    
        云朵儿继续朝前走着,并没有搭理醉汉,仿佛面对的不过是团空气而已。
    
        那个醉汉借着酒劲,继续调戏道:“美女,外面挺冷的,你是一个人吗?不如咱们一块去暖和暖和吧?”
    
        他说的话十分**,话语中也带着浓浓的挑逗意味。
    
        云朵儿继续当没听见,直接从他身旁走了过去。
    
        “嘿……这美女很有个性嘛?”醉汉摇摇晃晃又追了过去。
    
        站在身后的云飞扬那脸色越来越难看,表情激动,眼看着要上前去给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一顿教训。
    
        不过,萧鸣却是拉扯了他一下,压低声音说道:“静观其变!”
    
        虽然心中不甘,但云飞扬还是依着他的话,终究没有上前去。
    
        那个醉汉依旧不依不饶,各种泼皮打滚。
    
        “美女,只要你开个价格。睡一晚到底多少钱?我王老五这点钱还是出的起的!”
    
        “美女,你别板着一张脸,说话啊!”
    
        “难道……你是个哑巴?”
    
        几番试探下来,云朵儿根本不理不睬,脸上寒若冰霜。
    
        醉汉终于丧失了耐心,狠狠地咒骂了一声,伸出手就朝云朵儿的脖子上楼了过去。
    
        他算计的很是清楚,反正这边也没什么人,可以将云朵儿给强行拉扯到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发泄一下自己的兽欲。
    
        看这个女孩是一个人,而且体质看上去也比较单薄,应该是不会反抗的吧。
    
        在后面跟着的云飞扬再也忍不住了,低吼一声就冲了过去。
    
        不过,他还没有赶到跟前的时候,云朵儿却是动了。
    
        她只是轻轻地一摆手,手掌便打开了那个醉汉的脏手。
    
        “啊……”
    
        醉汉忽然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手臂竟然被云朵儿给生生打的骨折,呈一种扭曲的方式耷拉着。
    
        云飞扬跟萧鸣两人俱是微微一愣。云朵儿刚才那一掌根本没有用力,这个醉汉的手怎么就断了呢?
    
        云朵儿看也不看这个断手的醉汉一眼,而是继续朝前走去。
    
        背后的醉汉一咬牙,喝道:“妈的臭婊子,你打伤了人还想走?”
    
        说话间,他猛地朝前一扑,准备将云朵儿给扑倒在地。
    
        便就在这时,云朵儿又是朝后踹了一脚!
    
        “咔嚓!”
    
        醉汉的小腿直接被踹断,疼的他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萧鸣跟云飞扬对看了一眼,满眼地震撼。
    
        云朵儿看似柔弱无力,是怎么能做到如此的?
    
        这个丫头,下手也忒狠了吧?
    
        便就在这时,一直缄默的云朵儿忽然扭过头,寒若冰霜的眼睛盯着那个醉汉,口中冰冷冷地说道:“挡我路者,死!”
    
        此话一出,四周骤然变得幽寒无比,宛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