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天医 > 2198.第二千一百九十八章 看人


  半夜三更,练功房。

  江琉璃低着头道:“师傅。”

  宗主轻声道:“琉璃,你还是不要做杂役弟子了。”

  “为什么?”江琉璃抬起头来,惊诧地看着宗主。

  “今年的弟子晋升,你要成为楼外弟子。所以,我再教你三招!”宗主严肃道。

  “师傅,我想成为楼外弟子,可是我不想靠你来走后门,我会靠自己的!哪怕是五年,十年!”江琉璃鼓着嘴道,眼眸里露出一丝坚决。

  “那好吧,你有这种决心我感到很欣慰,今年你务必要成为楼外弟子,这是师傅给你的命令!好好修炼之前的招式,你会做到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宗主就离开了练功房,

  让江琉璃成为楼外弟子,他也是有一点私心的,那就是不能让江琉璃和萧鸣再有过多的接触!

  萧鸣知道的秘密,宗主可不想让江琉璃知道。

  江琉璃在练功房中,拿出天环翡翠剑就舞了起来。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只是有些人的想法,可能并不遂人愿。

  ……

  接下来的日子,萧鸣开始了魔鬼般的训练!

  日复一日的干活,晨练,晚上冥想,萧鸣感觉自己差不多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在杂役弟子里面可能很难再有突破!

  那么他的目标就很明显,今年的弟子晋升,他要成为楼外弟子!

  不得不说,那天在心明之境里面,宗主的话对萧鸣有了不小的触动,这是促使他认真修行的原因!

  至于江琉璃,不知道怎么回事,和萧鸣心照不宣地开始奋力修行,实力也有了不小的提升。

  两个人从曾经的如胶似漆,变得寡言少语,见面之后也只是相互点头问好而已,没有了过多的交流。

  萧鸣是有意地躲避着江琉璃,因为没办法,人心里面一旦藏着秘密的话,看见那个人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往上面去想。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

  这三个月里,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罗鹰竟然突破了凝神巅峰,跨入了归元之境!

  就在全部杂役弟子炸锅的时候,萧鸣没有任何的波澜,他似乎遇到了瓶颈,明明还差一步就能够不如归元的中期,却无论他如何做,都没有了进展。

  “大师兄,你太厉害了,这一次的突破,肯定能够顺利晋升楼外弟子的!”

  罗鹰得意道:“就算宗主不给我直接晋升的名额,我也能够靠实力取胜!”

  说话间,他看见了独自一人的江琉璃。

  “琉璃,琉璃,最近见你修行刻苦,不知进展如何?”罗鹰笑着走向江琉璃。

  江琉璃笑了笑道:“大师兄,我怎么能够跟你比?”

  “琉璃,千万不要气馁,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这次的弟子晋升机会,你一定要抓紧!”罗鹰给江琉璃鼓励道。

  “我会的!”江琉璃点了点头,刚转身离开,却看见了迎面而来的萧鸣。

  “早啊!”萧鸣笑着说了一句,就从江琉璃的身旁走了过去。

  “你也会参加弟子晋升的,对吗?”江琉璃问道。

  萧鸣没有说话,而是朝后方挥了挥手。

  江琉璃走开了,她紧咬着嘴唇道:“笨蛋,我觉得你只要想,肯定没有问题,因为你一直在隐藏着实力!而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追随你的步伐!”

  罗鹰看着萧鸣和江琉璃反方向走开,把他自己晾在中间,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

  “王鸣南!”罗鹰吼了一声。

  萧鸣停下了脚步,略显冷淡道:“怎么了,大师兄?”

  罗鹰走了过去道:“你也想晋升楼外弟子?我劝你别妄想了,你这种废物,还是不要丢人现眼的好!”

  “大师兄,我想怎么做和你没有关系吧?晋不晋升楼外弟子,是我自己的决定。”萧鸣没好气道。

  “哈哈哈哈!真是天真!每年的晋升名额只有三个,而我已经占了一个,琉璃有着宗主的真传,只要肯下功夫,肯定也能够晋升的,至于第三个名额,怎么想也是服用了百转金丹的周天鹤,与你无缘!”罗鹰不客气道。

  “大师兄,如果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那你为何不去做神仙呢?”萧鸣摇了摇头,直接走开了。

  罗鹰气得身体发抖!

  他突破了归元之境,其他人见他都是敬畏三分,唯独萧鸣这个家伙,对他是不恭不敬!

  “王鸣南,你给我等着,有机会,我一定让你好看!”罗鹰义愤填膺道。

  ……

  一个慵懒的午后。

  朱奎道:“都吃完饭了,全部去砍柴,冬天到了,枯树比较多,把那些没用的枝条都给我砍了,来年才能长出更嫩的枝条来,刚好厨房里也需要一些存货!”

  “好!”

  大家全都在活动着身体!

  “谁也不要偷懒,砍得最少的,明天就去挑泔水!”朱奎大喝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往后山跑去!

  挑泔水无形中成为了他们最不愿意干的活,又脏又臭。

  后山的树林,几乎全都枯黄,树叶也掉光了,这就是冬季的风景。

  弟子们背着木篓,手拿斧头,一个个豁出去了砍柴,因为谁也不想挑泔水。

  这种下意识的竞争,其实也是一种修行!

  萧鸣也没有例外,他一个人在树林的边缘,欢快地砍着柴,仿佛与世无争。

  罗鹰很快就砍了一大筐,他飞到江琉璃的身边道:“琉璃,我柴多,要不分你一点儿?”

  江琉璃似乎对罗鹰的献殷勤并不买账,她道:“大师兄,我也要靠自己去竞争,在弟子晋升的时候,可没有人帮我。”

  说完,她就轻点树枝,往其他地方飞去。

  “琉璃……”

  罗鹰还想说什么,却看见了江琉璃飞向了萧鸣,气得是牙齿直打颤!

  “砰!”

  他将一篓子木柴全部撒到了地上,眼睛几乎喷火!

  “怎么了大师兄?”

  “滚,别烦我!”罗鹰吼道。

  弟子们吓了一跳。

  萧鸣看见了江琉璃,有些无奈道:“大师兄发飙了。”

  “哎,我实在是接受不了大师兄对我的好。”江琉璃惆怅道。

  “为什么?有人对你好,你应该感到幸福啊?”萧鸣笑着问道。

  “那得看人呢!”江琉璃低下了头,脸颊一片羞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