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天医 > 2236.第二千二百三十六章 精神分裂


  萧鸣走到程浩波的面前,郁闷地说道:“你不至于吧?堂堂大男儿,竟被吓得尿裤子?”

  “让……让……”

  程浩波嘴唇打颤,嗫嚅了半天只说了这么一个字。

  “让什么?”萧鸣皱起了眉头。

  “让……让……”

  程浩波又说了半天,第二个字还是没有说出来。

  萧鸣本来还想问一些问题的,虽然之前他在演戏,但是他却得知了程浩波真的有秘密,而且是一种让他无比害怕的秘密!

  可程浩波现在情绪极其不稳定,估计也问不出来了。

  “让……”

  “行了行了,别让了,你好好地稳定情绪吧,今晚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明天我再来问你!”萧鸣转身便准备离开。

  可是程浩波说出了他想说的一句话,萧鸣当场惊在了原地!

  “让我死!”程浩波声音沙哑,像是在祈求上苍。

  “喂……”

  萧鸣回身,发现程浩波趴在地上,整个人已经失去了理智,眼珠子都翻白了!

  “你冷静点儿!天都要亮了,那个黑影绝对不会再来了!”萧鸣强行将程浩波拖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程浩波的嘴唇一张一合,身体抖个不停,总之整个人就像是落入了恐惧的深渊。

  萧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走廊上似乎有轻微的脚步声!

  “你给我好好地冷静冷静,我得走了!”萧鸣也从后方的窗户跃了出去,然后窜上屋顶,悄悄地去往自己的房间。

  走廊上的那位弟子揉着眼睛道:“刚才这边好像有灵气波动,是我感觉错了吗?”

  ……

  第二天,注定是个东窗事发的日子。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可是现在已经不是做没做的问题了,程浩波蓬头垢面的躺在床上,双目无神,嘴里咿咿呀呀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门口的弟子在喊道:“程师兄,程师兄!”

  可是程浩波就像是听不见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屋外的弟子越聚越多,萧鸣也凑了过去,他一看见程浩波的样子就在心里惊道:“完犊子,一个晚上没有缓过来,看来昨晚受的刺激太大了!”

  这时,方百秋也由于动静走了过来。

  “都不去修炼干什么呢?”

  “方老大,程师兄他……”一名弟子支支吾吾的。

  方百秋直接推开人群走了进去,他对着床上的程浩波喊道:“程浩波,醒醒,程浩波……”

  结果还是一样,完全没有得到回应。

  “程浩波!”

  这方百秋似乎是个暴脾气,直接将程浩波从床上给揪了起来!

  但是,程浩波像是烂泥一样,直接瘫软在地上,浑身抖个不停,嘴里还是念念有词,根本就不知道在说什么?

  “精神出现问题了?”

  萧鸣暗觉不妙,这样下去,他心里的疑惑该去问谁?

  方百秋看着地上的程浩波眉头愈聚愈浓,最后道:“你们去修炼,我去找长老看看情况!”

  “走了走了!”

  人群逐渐离开了厢房区域,萧鸣也跟着大部队离开了,具体怎样,要听长老如何说,而他现在根本不可能出面去说什么的!

  只是,萧鸣没走几步,就有人凑了过来小声道:“王鸣南,程师兄变成这样,是被你昨天刺激的吧?”

  萧鸣猛地回过头来,气呼呼地对着旁边的季元歌道:“你别诬陷我,我昨天是关心他,哪里有刺激他?”

  “你紧张啥呢?”季元歌阴笑。

  萧鸣这才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过激了,但是这个季元歌随便栽赃他的行为让他十分的不爽!

  昨晚他可是救世主的存在,程浩波这样,完全是被那个黑影吓得,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小子我现在告诉你,你最好别惹我,我来日月碧云宗只想好好地修炼,绝不是你说的那样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再逼我的话,可别怪我无情!”萧鸣留下了这句话之后就走开了,他打从心底厌恶这个季元歌!

  “呵呵,来脾气了!”季元歌很享受这样挑衅萧鸣的行为!

  来到练武场,江琉璃就上前问道:“王鸣南,发生了什么啊?怎么大家都在议论程师兄?他怎么了?”

  “不知道啊,程师兄好像出了点问题,好像是受刺激了!”萧鸣摊了摊双手道。

  “受刺激?”江琉璃忽然目光一转道:“又走火入魔了?”

  “不对,这次比走火入魔还要严重,似乎精神出了点问题!”萧鸣苦涩地笑了笑。

  “啊?怎么这样?”

  不仅是江琉璃,所有人都是懵的!

  眼下,只有昨晚的黑影才会在心里暗自窃喜吧!

  萧鸣觉得,程浩波应该认出了那个黑影是谁,但是现在成了这样,黑影算是逍遥法外了!

  “哎呀我们就别瞎操心了,方老大去找长老了,长老会解决的!琉璃,我再陪你练练!”萧鸣岔开话题道。

  “好!”对于想提高自己的江琉璃,立马就拿出了天环翡翠剑!

  ……

  临近中午的时候,长老阁里最擅长医术的秦长老和方百秋来到了练武场。

  “大家都停一停,秦长老有几句话想问问你们!”方百秋站在练武场的中央大声道。

  大家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向中央汇集而去。

  秦长老深吸了一口气道:“经过我的诊断,程浩波的精神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思想错乱,简而言之就是精神分裂症!”

  “啊?精神分裂症?”

  弟子们接头接耳,茫然失措。

  秦长老又道:“造成这样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受到了刺激!所以我想问问你们,最后一次见到程浩波是在什么时候?”

  立即有一名弟子举手道:“我知道!昨晚程师兄回屋的时候,从我的房间路过,还跟我打了招呼,那个时候绝对是正常的,大概是晚上的戌时!”

  “戌时?那也就是说,受刺激是在下半夜吗?”秦长老自语了一句,旋即又问道:“那早上是谁第一个发现程浩波的?”

  “是……是我!”

  昨晚出现在走廊上的那个弟子惶恐举手。

  他道:“我就在程师兄的隔壁,昨晚我似乎感受到了灵气的波动,但是一瞬间就消失了,我就没在意,回去了!当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发现程师兄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