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超给力(安夏儿陆白) > 第2502章 为爱选择10
二人一见面,都愣了一下。

叶沙丽惊讶会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看到他。

骆岩峰惊艳于她的模样,因为在他们出差去南方城市的那半个月她都没化过妆……

“不好意思,特地叫你过来一趟。”骆岩峰率先开口破除了这一微妙的气氛,微笑说,“我知道我提的要求有点为难你,但我真怕我妈会撑不过明天的手术,所以,请原谅。”

这两日他十分疲备,就连勉强牵扯出的一丝微笑都带着艰难。

叶沙丽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平时,以及在他们去往南方城市的那一阵子,以为他无论何时都是意气风发、谈笑风声模样,即使碰到要危及他们性命的匪徒,他也不忌畏,甚至能从容应对!

“怎么这么说。”叶沙丽看着他眼睛下面的淤青,疲备的面庞,走到他面前关切地看着他,“你怎么了,没休息好吗?”

骆岩峰愣了一下,查觉到可能自己仪容欠佳,无奈苦笑,“让你见笑了,这两日确实没怎么睡好,主要在考虑我妈的手术……”

“真的有很大风险么?”叶沙丽又追问。

信息里他说他母亲手术有风险时,她还没有太在意。

毕竟是手术都有风险,再加上他说过他母亲身体不好,他这做儿子的想在母亲手术之前会担心,想满足母亲一个愿望,也很正常,但看到骆岩峰的状况,她知道估记风险不是一般地大。

“嗯。”骆岩峰点点头,和她一起走出电梯间,“我妈这次做的是肾脏移植,主要是我妈她身体不好,医生说她能撑过这次手术的机率很低。”

“那医生如何?可靠么?”叶沙丽又马上问,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器脏移植必须找经验老道的医生执刀才行,成功率才能增加。

骆岩峰点点头,“是我那个父亲找来的医生,他说信得过,我之后也去了解了这名医生,在行业内确实是权威,我哥在意大利那边请了一个专家过来作这台手术的顾问,带来了一些术后特效药,上午才到,无论怎样,手术成功率算是增加了一些吧。”

“但你还是担心是么?”

骆岩峰停下脚步,看着她,“不可能不担心,这台手术风险还是很大。”

“听说,人若有牵挂,总能挺过许多难关。”叶沙丽道,“你妈不会舍得离弃你的。”

骆岩峰心里苦涩,离弃……

他们母子谁又会离弃谁,他和他母亲相依为命多年,自然都放心不下。

“我也希望她能挺过这台手术。”骆岩峰叹了一口气,“其实,医生说,我妈就算这次手术成功,她也只有几年的寿命了,但如果不做,估记最多只有两个月。”

“怎么会这样?”

叶沙丽眼睛颤动着。

担忧地看着骆岩峰的脸庞。

她能想象,骆岩峰作出让他母亲接受手术的决择时,有多坚难。

毕竟若是接受手术,他母亲不一定能挺过去,但如果不接受,那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怪不得她昨天发消息问他决定什么时候去她家吃饭,他回复说没时间。

自小相依为命的母亲性命危在旦夕,这种时候,又怎顾得上儿女情长?

“我也很难下决定,她身体太虚弱了。”骆岩峰垂下眼睛,手紧紧握起,内心到现在依然挣扎,“是我妈说,她愿意接受手术,让我去签字,她说能活几年是几年,她想等到我结婚,等到我孩子出世……”

叶沙丽心疼地看着他,“骆……”

“不好意思。”查觉自己情绪,骆岩峰迅速收敛起了表情,淡笑着看了眼她手中的保温瓶,“对了,你带来的这是什么?”

“哦,是我煲的汤。”叶沙丽把保温瓶举到面前,认真地对他微笑,“你不是说让我假装你女朋友过来探望你妈么,我想着第一次见男方父母的话,总得带一些礼物来,现在她还在生病,我也不知该送什么合适,所以我煲了汤送来给她喝一点。”

看着她认真讲述这份‘礼物’,骆岩峰很意外,露出从没有过的开心笑容,“是么,那我我妈一定会喜欢的,说不准全部会喝完哦,谢谢你了。”

“不客气。”叶沙丽有些羞赧,“也是你信任我,才会叫我来,不过我也不知道她口味,希望她能喜欢喝吧。”

“她会喜欢的,我回来后跟她提及过你。”骆岩峰看着她,眼底仿佛带着深不见的思绪,“我跟她说我在追你,但你答应了,现在你作为我女朋友过来看她,所以她很期待。”

叶沙丽怔了一下,耳根也发烫起来。

她想起他们在她家里的那个仓促的吻,想起他之前问她的问题,他说让她考虑,说会等她的答复。

骆岩峰的话,无疑勾起了她的思绪,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在叶沙丽有点不知所措时,骆岩峰微笑着转身了,带着她走向他母亲病房的方向,“走吧,我妈也在等你,我昨晚说你今天过来,她比我还期待。”

“是……是么。”

他这么一说,叶沙丽莫明地紧张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恋爱中的男女见对方父母的心情么?

果然很奇妙啊!

“对了。”

走在前面的骆岩峰突然停了下来。

“嗯?”免得撞上去,叶沙丽也迅速停下。

“那个问题……”他手缓缓握起。

“什么?”叶沙丽以为自己没听清。

“不……没什么。”骆岩峰继续往前走,在他母亲性命尤关的手术之前,他不该考虑自己的私情。

叶沙丽不明地看着他阔步往前的背影……

骆母正在病房中,知道儿子所追求的与他一起去出差的那名女同事答应了,并且作为儿子女朋友今天要来看望自己,她让护士将自己的头发绑起来了,尽量将自己打理得精神了些,摇起病床靠坐起来,等待着儿子平生第一次带女朋友回来。

甚至她还悄悄地准备了一个红包,放在枕头下面,因为若是让她儿子知道,她怕她儿子又会说她这个举动没必要,但是,作为一个长辈,儿子带对象回来红包还是要给的,这是上一代人不可忽视的礼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