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兵王俏总裁 > 第664章 他已经被冻死了
 在叶北有些懵逼的眼神下,任馨怡与店主杀了半天价,终于是打了大折扣,将一身冬装给拿了下来。

直到叶北换好衣服出门的时候,仍旧是一副懵逼的状态。

“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也太厉害了吧,明明二百多的衣服,你竟然几十块就拿下来了?”

“怎么,想学啊你,我教你啊?”

一脸高手寂寞的臭屁样子,顿时让叶北微微有些无语。

“不过话说回来,你还真是个衣服架子,以后说不定还能当个模特。”

“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明白,不过咱虽然能靠脸吃饭,但实力也不差,肯定还是要靠实力吃饭才行!”

听到这话,任馨怡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你有什么实力啊?”

“我、我现在想不起来了……”挠了挠头,随后叶北露出了一脸困惑的神色。

“反正等以后我想起来了,一定让你看看!”

“行了行了,你厉害,不提这个,咱们回、回家……”说道回家这个词的时候,任馨怡突然顿了一下,随后神情似乎有些低落。

叶北敏锐的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但也没有戳破,毕竟到了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出来的。

二人就这样走在回家的路上,过了一会,任馨怡情绪便恢复了过来,一脸兴奋的跟叶北谈起了梦想。

不过大多数都是她在说,而叶北则是一脸笑意的听着,毕竟他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更别提什么梦想了。

但有一点让他有些惊奇,任馨怡的梦想,竟然是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而不是什么护士。

为此,她甚至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自学,打算自考进修个研究生。

虽然叶北不是很懂,但反正梦想嘛,支持就对了!要不是现在他身上没钱,那妥妥的要掏钱,投资一下梦想了。

很快,二人便来到了一个旧小区,这个楼最多五层,没有电梯,而任馨怡所住的楼层便是在四楼。

左右瞧了瞧,小区虽然有些破旧,但环境卫生保持的却非常好,并没有叶北想象中的脏乱差,这倒是有些出乎了他的预料,此时正是中午,小区里面也没什么人出来闲逛,倒是没有让叶北见识到这个小区的住户怎么样。

不过应该不会太差,否则任馨怡也不会选择住在这里。

“行了,进去吧,这是钥匙,给你。”

将门打开之后,任馨怡便直接将钥匙递到了叶北手中,接着又嘱咐了两句不要随便乱动,也不要出去乱跑之后,便回医院继续上班去了。

“还不错,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厨房卫生间,卧室客厅一个不少。”

左右逛了逛,品头论足了一番之后,叶北发现了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

那就是,整屋子这么小,他晚上睡哪里?

整个屋子加起来大概六十平米左右,这里面还包括了厨房卫生间,剩下的空间简直可以用拥挤来形容。

不过房间里家具并不多,再加上任馨怡经常打扫的原因,并没有让人觉得多么乱,反而有种淡淡的温馨感。

一个女孩子在外独居的话倒也是不错的选择,但两个人的话……想到这,叶北默默的叹了口气。

“算了,晚上再说吧,大不了到时候我去睡地板。”

耸了耸肩,接着叶北便直接打开电视,无聊的翻看起来。

而另一边,贺星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一时间有些黯然神伤。

就在今早,她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来客房中叫叶北起床。

本来她还有点奇怪,因为一般都是叶北早早地起床,做好饭之后叫她,但这次不知怎么回事,叶北竟然醒的这么晚。

可当贺星辰推开客房门之后,却并没有见到叶北的身影,而房间之中只剩下叠的整整齐齐的被褥,这让她心中十分疑惑。

原本以为一切都已经回到正轨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叶北竟然连夜逃了!起初贺星辰还带着侥幸心理等了半天,然而直到下午,见叶北还是没有回来,这才真正的陷入了绝望之中。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给一个人希望之后,再让她绝望。

而贺星辰现在的状态就是这样,内心深处已经暗自崩溃了。

甚至后来沈妃卿的安慰也听不进去了,只是一个人低落的坐在沙发上发呆。

要知道,叶北可是从来都不会叠被子的,而今天被子竟然叠的这么整齐,只可能是他自己要离开了。

“星辰,别想那么多了,先吃饭吧……”楚玄韵一脸殷切的站在贺星辰旁边,低声劝慰道。

“你自己吃吧,我没什么胃口。”

摇了摇头,随后贺星辰起身就直接回房了。

她甚至都没有去上班,这一点便足以看出贺星辰是真的心如死灰了。

“星辰!”

沈妃卿担心的看着贺星辰,便也从沙发上站起来,随后追了上去。

望着他们两个离去的背影,楚玄韵玩味的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手机。

仔细看,这正是叶北那个忘在卧室中的手机。

“这个针灸手打是害人的?

这个小姑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认出这种针法,的确是有些不简单啊……”摸着下巴,楚玄韵望着上面的短信,并没有轻举妄动。

毕竟对于叶北这位小姑的存在,他的确是不了解,因此暂时选择了按兵不动。

万一她是某个隐士高人,那恐怕楚玄韵就自己找死了。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只要装作叶北的语气给这个人发个消息,到时候将她引过来,然后趁着家族中长辈还在这的时候,一句将叶北的家人也端了,那倒是可以永绝后患了……想着,楚玄韵便想直接发短信回她。

“韵儿……”正在这时,楚玄韵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低沉的男声。

“二叔?”

抬眼一看,正是昨晚追杀叶北的那个中老年男人。

“怎么样,那个叶北,死了吗?”

“死了,昨晚他躲到水底下去了,一开始我不知道还真让他骗过去了,到早上才回来检查才发现,不过那时候救护车都来了,我远远的看了看,此子已经被河水冻死了!”

这个答案顿时让楚玄韵顿时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叶北这个祸患铲除之后,那么他们楚家,就没有天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