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狗咬狗
    看着郝仁那张意气风发的脸,海瑟安娜满肚子的槽点和怨气憋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找到发泄的地方,而且她这时候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很有道理:这么个神经病一样的“方案”还真是只有郝仁才能办得到……

    火力轰炸遥空导弹之类的都还是小问题,最困难的其实是天上那些到处都是的幽灵聚合体——海瑟安娜从一开始就不是没考虑过空中突围的可能性,但塔尔塔洛斯上空数以万计的怨灵聚合而成的能量云团岂是一般人扛得住的?就连哈苏都不敢说自己可以完好无损地扛过去!

    所以骑着导弹从空中飞越塔尔塔洛斯什么的听上去十足拉风,但事实上在场的几个人连想都没想过——除了郝仁。

    他有着现场所有人里最高的防御力(刚性护盾),以及最强的负面能量抗性,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出来,但这家伙那金光闪闪的“教皇”名头是实打实的!自打跟渡鸦12345签了劳动合同的那天起,郝仁对一切超自然的负面能量伤害就有了极高的抵抗力,而在面对幽灵这样纯能量体生物的时候,他的抗性更高!

    所以郝仁的突围方式还真是一般人学不来的……

    “行了行了,知道你厉害了,”海瑟安娜看着郝仁在那拍打身上的尘土,哪怕再不乐意,她都得承认眼前这家伙解决问题的方式又给了自己个惊喜,“这次算你赢了,但再往前就是铜宫,天知道里面还有什么东西,你最好赶紧把状态恢复过来。”

    郝仁看了看自己身上暗淡许多的护盾:除了刚性护盾本身的透明光亮之外,护盾上还漂浮着一层淡淡的乳白色光芒,那光芒就是他能够安然无恙突破幽灵封锁线的依仗,其力量的根源来自渡鸦12345,而维系其存在的基础则是郝仁对渡鸦12345的“信仰”,但在多次叩问内心之后,郝仁已经意识到自己对那位女神姐姐的全部信仰都建立在“反正不要钱”的基础上,因此他对自己能够使用神术一事本身就已经甚为惊奇了——他实在不能指望自己的这层圣洁护盾可以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

    “防御力可能要打点折扣,但攻击力是不用担心的,”他叹了口气,“不过我估计铜宫里面也不会再有太大的威胁了,猎魔人在攻打这个地方的时候总不至于还舍不得用圣水吧。”

    旁边的哈苏点点头:“这个自然可以放心,铜宫内能复活过来的不死生物绝对不超过两位数。”

    一行人越过铜宫的第一重城墙,哈迪斯的宫殿在他们眼前巍峨耸立着,而那道连通奥林匹斯山和冥府的巨大黑塔就伫立在宫殿的最高处,层层叠叠的复杂机械结构和片状金属板在高塔上不断运转,发出了一种持续不断的低沉嗡嗡声。

    铜宫内到处都是战斗之后留下的痕迹。

    被圣焰烧融的建筑物和地面在经历过扭曲变形之后重新冷却凝固下来,形成了一片片诡异莫名的金属残骸与废墟,曾经驻守这座宫殿的强大守卫以支离破碎的状态铺满了三重城墙之间的空地,在一些较为强大的不死生物身上,银白色的火焰仍然在静静地燃烧着,断裂的猎魔人刀剑在这些曾经强大的尸体周围散落一地。

    很显然,为了攻破这座堡垒,就连猎魔人都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只是猎魔人的尸体都已经被他们的战友带走,躺在这里的只有失败者那凄凉的残骸。

    就如哈苏所讲的那样,猎魔人在进攻铜宫的时候用上了威力强大的神圣武装和法术,因此尽管铜宫中萦绕着更加强大的死亡力量,在这里的尸体残骸却没有像在外面的平原上一样重新站起来。

    沿着一道被圣焰直接烧穿的通道,一行人连续穿过了三层城墙,穿过了哈迪斯的内殿废墟,终于来到那座不断旋转的黑色金属巨塔脚下。

    这一路上,只有零星的游荡怪物给他们造成了一点连麻烦都算不上的阻挠。

    金属巨塔坐落在一块圆柱形的台地上,周围是一圈极为厚重的墙壁,那墙壁完全看不出是金属还是石头建造,它的颜色是如此深沉,以至于几乎完全吸纳了周围的光线,就连空间都似乎在那墙壁附近产生了扭曲,形成一圈微微弯曲的透镜效应,有模模糊糊的暗色条纹在那一圈墙壁的下半部分游走着,只是看上一眼,就足以让普通人产生头晕目眩的感觉。

    郝仁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被钉死在墙壁上的巨人。

    他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袍,身高足有四米左右,头上戴着荆棘的皇冠,苍白干枯的须发从他脸庞垂下,遮住了那因常年操控黑暗力量而被侵蚀的异常恐怖的狰狞面孔,他垂着头被钉在墙壁上,数把闪烁微光的银白色长剑刺穿了他的胸膛,其中一把长剑的剑柄上还缠绕着一团神圣的火焰。

    一把已经支离破碎的黑色巨剑掉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由于黑暗力量的散去,这把巨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蒸腾成一团团朦胧的烟雾。

    “这个就是哈迪斯,”哈苏指了指被钉在墙上的巨人,“他身后那就是叹息墙。”

    “要翻过这堵墙么?”海瑟安娜看了一眼这座看上去就格外坚固的围墙,又越过围墙看着那道通天彻地的金属巨塔,“貌似很难打个洞的样子。”

    “不用,叹息墙已经被打破了,”哈苏说着,抬手指向围墙的另一边,“从那里可以直接进去。”

    郝仁皱着眉看过去:“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

    哈苏微微点头:“是叹息墙的守卫。”

    众人来到了叹息墙的破口前,果然发现这里有一个巨大的裂缝,而在裂缝前不到十米远的空地上,一具异常巨大的尸体倒毙于地。

    那是一只如果站起来大约将有四米高的、长着三个脑袋的黑色恶犬,它浑身的毛皮如钢铁般坚硬,每一个硕大的头颅都上都镶嵌着看上去就狰狞无比的钢铁覆板和长钉,在这只巨大恶犬周围到处都是激烈战斗的痕迹,无数银光闪闪的武器碎片仿佛诉说着这头怪物之前到底有多么强大。

    然而它还是死了,被更加强大的猎魔人切断了两个脑袋的气管,并在最中间的头颅上插进一把长剑。

    莉莉看到这只巨大恶犬的瞬间就惊着了,她蹦起来至少一米多,哇一声惊呼起来:“哇!太可怕了!”

    海瑟安娜看了哈士奇姑娘一眼:“看着一只这么大个的同类死在自己面前确实挺可怕的。”

    莉莉顿时瞪着小蝙蝠精:“谁跟这种三个脑袋的家伙是同类!而且我毛色比这个怪物好看多了好么!我就是说这玩意儿丑的程度简直太可怕了……”

    “这就是刻耳柏洛斯,哈迪斯最成功的造物,杀死这家伙费了突击队员们不少功夫,”哈苏很严肃地说道,“好了,这家伙没什么好看的,咱们还要赶路,离这个被诅咒的尸体远点吧。”

    郝仁深以为然,于是小心翼翼地绕过了刻耳柏洛斯巨大的尸体,准备从它身后绕进冥府之塔。

    然而就在众人从刻耳柏洛斯身边经过的时候,那个明明已经死透了的合成怪物却突然抖动了一下,紧接着伴随着一声难以形容的恐怖怒吼,刻耳柏洛斯的其中一颗头颅竟猛然扬起,狠狠地咬向正蹑手蹑脚跟在郝仁身后的小海瑟安娜!

    “卧槽!?!”早在那具“尸体”刚有动静的时候郝仁就反应了过来,他回头正看到地狱三头犬发动偷袭的景象,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猛然推开了因为惊吓而手足无措的小姑娘,随后撑起护盾,用双手死死地顶住刻耳柏洛斯即将咬合的巨口!

    “不是说这玩意儿已经死了么!!”郝仁一边硬撑一边大吼着,“这怎么还能复活?!”

    “该死……突击队的人恐怕疏忽了!”哈苏已经举着长剑迎了上来,用力劈砍在刻耳柏洛斯的另外一颗头颅上,“这东西不是纯粹的亡灵生物,它的骨架是机械的!”

    随着一阵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只见刻耳柏洛斯的一块头盖骨被哈苏砍飞出去,在那块混杂着血肉和金属的头盖骨飞出去之后,里面露出来的除了跳动的血肉组织之外,赫然还有大量闪闪发光的金属丝线,以及正在滴答跳动的齿轮装置和流淌着绿色液体的软管!

    郝仁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惊呼:“奥林匹斯山上的科技树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而在一次突袭未果并且伤上加伤之后,刻耳柏洛斯也立刻松开了郝仁的胳膊,这头用亡灵魔法、炼金科技以及天知道什么技术组合起来的怪物猛然弹跳起来,随后开始在战场上横冲直撞!

    显然,由于生物部分的坏死,这头怪物已经神志不清了。

    狂暴的地狱三头犬是如此敏捷而强大,几乎没有人能跟得上它的速度,在这时候只有一个人反应了过来,并勇猛地迎击上去——

    只见一道白影闪过,莉莉猛然窜上了刻耳柏洛斯的后背,并手脚并用地爬到居于中间的那颗头颅上,开始以野兽的方式与这头怪物展开搏斗。

    那是尖牙利爪和合金巨剑共同上场的凶猛搏斗。

    “给我去死!”

    “长这么丑还跳出来吓唬人!”

    “仨脑袋了不起啊!仨脑袋你也上不了北大!”

    “给汪家丢人,你这身毛就给汪家丢人知道不知道!”

    “星爆弃疗斩!!”

    现场一阵地动山摇,莉莉骑在刻耳柏洛斯的脑袋上怒气全开,当场就是一套破甲连击带顺劈,而刻耳柏洛斯本身就是已经“死”过一次的,全身的魔法结构和机械结构哪怕还在运转也已经大不如前,战斗力自然是下降了不知多少个档次,尤其是它中间那颗脑袋——猎魔人击穿了这颗头颅的中枢,这导致它成为刻耳柏洛斯身上最大的弱点!

    巨大的地狱三头犬在被莉莉抓住弱点之后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海瑟安娜原本是要上去帮忙的,但这时候她反而停了下来,甚至还有工夫吐槽:“啧啧,真是狗咬狗啊……”

    郝仁不知该作何回答,只能尴尬地笑笑,而就在这时,骑在刻耳柏洛斯脑袋上的莉莉不知道一剑砍断了什么东西,她身子下面的地狱巨犬突然爆发出一阵空前恐怖的咆哮!

    紧接着,这头怪物就彻底发了疯,它浑身的血肉寸寸开裂,灼热的蒸汽开始从其体内爆发出来,在又一声咆哮之后,这怪物仿佛一辆全速运行的主战坦克般一头冲向铜宫内殿的方向!

    莉莉在刻耳柏洛斯彻底发狂的瞬间就激灵一下子反应过来,这个遇弱则强遇强则怂的家伙第一时间跳到地上,连窜带跳地跑到郝仁身后:“房东房东,我……我好像把它弄疯……”

    莉莉话没说完,就听到刻耳柏洛斯冲出去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

    似乎是那只地狱三头犬自爆了,也或者是它撞毁了铜宫中的某样东西,引发了强大的连锁爆炸。

    隆隆的震动声开始在众人脚下响起。

    海瑟安娜第一个意识到情况不对:“一个地狱三头犬可弄不出这么大的动静……”

    隐隐约约的咆哮声从塔尔塔洛斯深处传来,一种犹若实质的愤怒裹挟在空气之中,令众人的呼吸都艰难起来。

    哈苏终于意识到那是什么了。

    “该死——刻耳柏洛斯打开了深渊监牢,克罗诺斯被放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