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夺嫡 > 第753章 惊天密谋!



               陆铮和龙灵秀两人可谓是老对手,在龙灵秀的心中,当年她恨不得吃陆铮的肉,剥陆铮的皮,正是因为陆铮的出现,她才一步步从巅峰走向衰落,当她失去了所有权力之后,最后才铤而走险,和歆德帝完全决裂,走上了造反的不归路。



    不得不说陆铮是龙灵秀这辈子遇到的最难缠的对手,她龙灵秀貌美如花,出身尊贵,手段高超,什么局面没有见过?可就是遇到了陆铮之后,她硬是屡屡遭遇挫折,那一段经历对她来说简直不堪回首。



    然而,极有喜剧性的是这两个死对头,现在却坐在一桌,吃着香喷喷十分可口的宫廷菜,两人推杯换盏,相谈甚欢,宛若是多年的老友重逢一般。



    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当年的敌人到现在这个场合却走向了合作,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啊,陆铮看穿了这一点才出手,现在看来,至少在赌龙灵秀的心性上他赌对了。



    龙灵秀其实一直都是个十分感性的人,她敢爱敢恨,性情非常的跳脱跋扈,但是岁月是个好老师,阅历更会促人成熟。当龙灵秀决定和歆德帝以及大康朝完全决裂之后,其实她公主的身份本就不复存在了。



    没有了公主之尊,没有了大康帝国在背后的支撑,龙灵秀这些年更多的只是表面的风光,至少在辽东这个地方住着,她的抑郁和郁闷比之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重新决策的话,她绝对不会选择走这样一条路了。



    而这些所有陆铮之前并不知道,直到他到了盛京之后才知道龙灵秀和谭氏兄弟的裂痕,万般无奈之下他只有找龙灵秀,应该说也是误打误撞,两人一拍即合,所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两人推杯换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陆铮道:“公主殿下,其实这天下究竟是大康朝还是大乾朝,只要还是皇族的江山,天下的百姓终究能归心!



    可是现在的情形则是,京城的大乾朝,真正掌控权力的是宋乃峰,他自己封了王,将大乾的陛下架空了,一手遮天,其实倘若他真能得天下,只怕以后的江山也要改头换面了。



    辽东的谭氏兄弟,当年公主殿下对他们恩重如海,可在利益面前,他们何曾还记得住恩情?公主殿下沦为了他们的棋子,沦为了他们的傀儡。此等人物,殿下还能指望他们能帮皇族打下江山么?”



    陆铮借着酒劲将这些话毫无保留的说出来,这番话字字句句都说中了龙灵秀的心思,今日龙灵秀也一反常态,杯酒必干,陆铮微醺醉意,她则已然是满脸红霞了,她红着脸道:



    “是啊,我这个大哥也苦啊!这么说来本宫也得和大哥联络一番,我们彼此诉一诉苦,这件事兴许便能有转机是不是?我的陆大将军?”



    龙灵秀眉眼落在陆铮的身上,陆铮看得一阵恍惚,陆铮不得不承认,龙灵秀这个人虽然心思狠辣,但是人着实美貌,丝毫不像是已经年近五旬之人?陆铮不敢多看,挪开了目光道:



    “殿下,这是当然,我豫州和汴州两地都可以想让!我已经想好了,中原地区树大招风,无论是宋乃峰还是谭磊都对我虎视眈眈!既然这样,宋乃峰和谭磊之间我必要先斩断一人,从目前的形势来看,灭了谭磊是我最好的选择!



    眼下谭磊一定会出兵进关,只要谭磊出兵,辽东必然空虚,我们如果能筹谋得当,便能立刻引兵杀入辽东,只要我们攻占了盛京,辽东便可取了,公主殿下您说是不是?



    我取了辽东,两河之地便让公主去取,公主您在辽东必有心腹,回头辽东的残兵败将我一应整顿,对那些该杀的人我一一杀掉,那些没有杀掉的人,公主可以全完笼络,公主取了两河之地,再迎大乾陛下入豫州,你们兄妹两人可以在豫州继续举起大乾朝的旗帜,到那个时候,京城是谭磊,宋乃峰又在京城之外,他们必然要相互提防,彼此会成为对手。



    殿下了,棋走到那个份儿上了,想来不用我多说殿下也应该知道接下来该用什么招法了吧?



    宋乃峰和谭磊斗,你们居中调停,慢慢的培植自己的势力,等待条件合适的时候,你们可以分别将宋乃峰和谭磊都一一解决,到那个时候,大乾朝的根基还能不稳么?”



    龙灵秀咯咯的笑,道:“事情如果真是这样简单那便是最好,只是事情真会那么简单么?陆铮啊,陆铮,难怪你便是天下第一才子,你这口舌之利真能让死人复生啊!”



    陆铮摇摇头道:“公主谬赞了,能让死人复生却也未能让公主心动,我哪里有什么口舌之利?”



    陆铮顿了顿,道:“我说的全是事实,其实公主殿下可以换个思路来想,我从两河冒着巨大的风险来辽东,这说明两河单凭我的实力肯定守不住,我必然要想出路。我往南走,那是前功尽弃,江南的陛下也不会饶我,只怕我陆家的路也要走到尽头了!



    我往东走去山东,结局只能被边缘化,从此以后我南府军再难崛起,往北走占据辽东之地,抄谭氏兄弟的后路,而后利用辽东的地形,牢牢将这里把控住,我相信卧薪尝胆几年,我们才能有一番新的模样,公主殿下,我这般想法是不是人之常情?”



    龙灵秀点头道:“嗯,你这么说倒是人之常情,我姑且信你,可是你把豫州让给我又何必?还有,大乾朝龙兆炎和你也是敌对,你又为什么愿意让他也出京城那苦海?”



    陆铮哈哈大笑,道:“殿下啊,殿下,您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我那么做的唯一目的便是让宋乃峰和谭磊两人都无暇北顾啊!



    你们占据了豫州和汴州,两河之地便是大乾朝的江山了,宋乃峰和谭磊两人各有自己防御的区域,他们必然也垂涎两河这块肥地,而他们两人又偏偏相互牵制,这一来,他们为了夺这一块肥肉彼此都将掀起波澜,到时候我辽东才能有片刻安宁!”



    陆铮这一说,龙灵秀用手指着他道:“哈,明白了,敢情你是要把本宫当成挡箭牌呢!我就知道这年头哪里有那么好心的人?不过这样也好,本宫也算放心了!只是……只是辽东你说占就能占么?豫州你说让就能让么?”



    陆铮道:“豫州之战我打不赢还跑不掉么?其实殿下有所不知,宋乃峰毕竟是西北人,他来中原之后凭借武力强大四处嚣张,在百姓心中并不将其当成主子。这一来,百姓背心,他就是聋子和瞎子,而我则不同,我打不过他们是不错,但是百姓归心,所以我要退,要舍弃却无比的容易!”



    龙灵秀道:“既然百姓归心你就这样舍他们而去甘心么?两河是大康的粮仓,是一等一的富饶之地,单从富饶来说,也仅有江南能超越其一二,这等好地方,你说舍就舍,难道就不儿戏么?”



    陆铮摇摇头,苦笑道:“殿下啊,如果能守住我能不守么?眼下是没有办法啊,其实辽东也不容易进来,如果没有殿下帮我,我可能也死无葬生之地。不过既然我心意已决,我便相信公主殿下您定然不会食言!



    现在是大乱之世,你我都如同浮萍,未来将是怎么样的你我都不能断言,更无法确定,所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乱世之中,不到最后谁又能认为自己会是最有的赢家?”



    陆铮这番话说出来态度十分的诚恳,龙灵秀一时听得有呆住了,不得不说陆铮这些话字字句句都说中了她的心思,是啊,她龙灵秀从小锦衣玉食,长大以后更是手握大权,地位之崇高整个大康也没有人能比肩。



    她拥有那样的身份倘若在普通人看起来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然而实际上龙灵秀还真的从未满足过,她的想法和抱负有时候其实就是折腾,她想了很多,做了很多,她当初决然和歆德帝分道扬镳的时候,哪里有必胜的把握?还不是念头一动便干了,这与其说是龙灵秀的草率年轻,还不如说龙灵秀信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她愿意去赌,舍得去赌,这便是她骨子里的性格。



    陆铮把握住了龙灵秀的心思,双方自然越谈越投机了,再说了,陆铮在龙灵秀面前也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和野心,这无疑让龙灵秀也觉得合情合理,极大的消除了其疑心。



    就这般,这一次见面之后,陆铮回到了使团,心中当机立断改变了策略,他决定从两河撤走,找准时机突然出关,直奔辽东,攻下盛景城,取辽东江山,这一手闪转腾挪既是无奈之举,却也更有可能成为神来之笔!



    要知道辽东自古都是中兴之地,当年龙家的发迹也是从辽东而起,大康朝的国运,或者说这江山归属之要害所在其实可能就在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