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夺嫡 > 第754章 出征!!!



               陆铮取辽东的计划简直不可思议,实际上在陆铮亲自进了盛京城之前,他都从未想过自己会走出这一步。



    陆铮从辽东回豫州之后,可能他手底下的谋士和将领们也不会相信他会这样选择,然而陆铮真的这样选择了,这样的选择背后有无奈,但是更多的是审时度势,更多的是敌进我退,不在意一城一地的战略思维。



    辽东是个好地方,陆铮将南府军稳在辽东,首先他可以利用辽东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练出一支强兵来,这对眼下的陆铮和南府军来说都非常的重要。



    另外,陆铮此时和西北军正面交锋实在是不智,所以他避其锋芒,让西北军和辽东军一共占据中原,另外他又趁机把龙灵秀兄妹给立起来,到了那个时候,他躲在辽东,中原三股势力争锋,他完全可以坐山观虎斗了。



    豫州的使团在辽东遭遇了冷遇,在辽东人的眼中,豫州使团走得非常的狼狈,因为和使团一同上路的还有谭磊的七万精锐铁骑。



    谭磊从辽东出关,他的目的是什么?不用问,他的目的必然是指向两河的!而此时,天下的局势风云变幻,中原争锋固然吸引了所有的眼球,但是在其他不为人注意的地方,却也有好的故事。



    比如宋文松占领并州之后,他很快就稳住了并州的局面,并且毫不停歇,立刻率领骑兵北上,骑兵如西北,和齐家携手,将西北的天给翻了过来。



    西北的各类权贵豪族,宋文松铁腕行动,杀了足足两千多人之多,这些豪族之中包括和宋家关系极其紧密的几大家族,宋文杰母亲的家族尤为显赫,这些所有亲宋家的权贵被清洗一空,西北变天了。



    宋文松越来越具有枭雄的杀伐决断了,西北齐家本来是西北最显赫的家族,因为宋家的崛起其一直被压制,宋乃峰对齐家的防备不可谓不严密,然而,他千防备,万防备也料不到最后的变天会是宋文松的推动。



    齐家成了西北第一家,宋文松依附于齐家存在,他的兵力迅速扩展,短短一个月之内一万骑兵就变成了六万骑兵,齐家暗中积攒了几十年的实力他得到了一半。拥有了超过六万的骑兵之后,宋文松横扫西北,而后亲自率兵回到并州,此时的并州防御便如同天堑一般难以逾越了。



    并州城头,极目天阔,宋文松望着远处的苍穹,心情真是无比的愉快,道:“我宋文松从西北走出去之后,便一直都背运,我积攒的所有家底都败在了南方,遭遇如此惨败,我以为此生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没有想到上天不负我,我宋文松也有东山再起的这一天!”



    齐远志站在宋文松的身后,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道:“此时此刻,公主您志得意满,然而有人却是愁云惨淡啊!豫州陆铮已经面临绝境,西北军和辽东军在京城外围已然汇合,双方兵力号称二十余万,这么多兵浩浩汤汤直逼豫州,陆铮怎么办?他退山东还是往南走?”



    宋文松道:“陆铮啊,陆铮,我都不知道该谢谢他还是该痛恨他,如果不是他,我至今还窝在江南一事无成,郁郁难得志!可是因为他,我差点成了炮灰,苗城一战,我几乎绝望,最后死里逃生,这样的经历我这辈子也不想再有了。



    陆铮想得好,他想利用我来牵制西北军,只是他没有料到任何事情都过犹不及,当并州失守之后,西北已经完全失去掌控,以我父亲的性子,他断然会放手一搏,这一来,他反而惹火烧身,这一次的豫州恐怕难了!”



    宋文松娓娓道来,把当下的局势说得清清楚楚,他的语气中毫不掩饰内心的得意,他心中只想陆铮也有今天啊!这一次陆铮倘若躲不过这一劫,他的下场恐怕和自己之前也相差无几吧!



    宋文松一念及此,心情就没来由的舒坦,因为在他心中一直都把陆铮当成自己的对手呢,他自己遭遇了人生的最低谷,自然也希望陆铮也和他有同样的遭遇。而且,现在陆铮如果趴下去了,恐怕要东山再起也难了,宋文松占据西北,慢慢休养生息,坐观中原龙争虎斗,一旦时机成熟,他便可以立刻出兵中原,从而逐鹿天下。



    齐远志道:“陆铮不是易于之辈,不排除他已经有了手段,说句心里话,我十分想看看陆铮能否有手段破这个局!”



    宋文松摇头道:“破局?怎么破局!陆铮手中虽然有十余万人,但是他的骑兵不过三万人,他倘若要逃遁,步兵怎么逃得过骑兵,所以他没有办法逃,只有死路一条!”



    齐远志点头道:“南府军从来就没有出色过,还是因为南府军不善骑射啊!本想着在陆铮手中会出奇迹,现在看来奇迹难上加难了!”



    宋文松看向齐远志,道:“远志,你非常人,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智谋,如此你说一说,倘若你是陆铮,你如何破这一局?”



    齐远志喃喃的道:“不用公主说,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思忖这件事。我反复思忖,觉得唯一的生路可能还在辽东,据说豫州这一次有使团去辽东,豫州使团在辽东一无所获,最后狼狈而归。



    我反复思忖,觉得这狼狈而归背后恐怕不简单,因为这件事似乎本就不合陆铮的行事风格,明知无所获,陆铮会安排出使么?再说了,辽东不是铁板一块啊,以陆铮的嗅觉敏锐,他会放过这等机会么?所以,我依旧觉得豫州的使团应该存在疑点!”



    宋文松微闭双目,慢慢的陷入了沉思,过了很久,他忽然就睁开了眼睛,道:“远志说得不错,立刻发书给宋文杰,嘿嘿,给他上点眼药,让他知道一下豫州不简单!同时也给陆铮制造一点困难,让陆铮没那么容易找到路子!”



    齐远志哈哈大笑,道:“公主啊,你真是刁毒无比,宋文杰这一次得了功劳会不会念着公主您的好哦!”



    宋文松心情大好,连忙摆手道:“去吧,去吧,办差去,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儿呢!就是坐山观虎斗,闲着无聊,想办法拨弄一下双方的虎须,至少要让双方都斗起来才过瘾,才够味儿,不是这个道理么?”



    陆铮从辽东回归,沿途容不得有半点的耽搁,进了关之后,他便弃了所有的车驾,领着亲卫迅速的南下,快马加鞭的回豫州,他人刚刚到汴州,便接到童子的传讯,听说使团遇袭,使团的所有人几乎全部丧命,张平华重伤,生死难料。



    收到这个消息,陆铮惊出一声冷汗,几乎是声色俱厉的看向童子道:“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搞的?不是所有的消息都封锁得极其严密么,为什么会被突袭?”



    童子也吓得脸都苍白了,他真是后怕得很啊,幸亏陆铮和使团脱离了,要不然遭遇这等袭击,后果不堪设想。对手袭击使团很显然是冲着陆铮去的,但是,对手通过什么样的渠道知道了陆铮的存在?



    “公子,会不会是龙灵秀?”童子弱弱的道,陆铮摇头道:“不可能,龙灵秀要置我于死地,我根本没有机会离开盛京。再说了,龙灵秀放我离开盛京再杀我,于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处,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再说了,入关之后便是西北军的天下,我们和谭磊几乎一同入关,谭磊如果早知道此事,他会放我入关么?”



    陆铮这一番分析让童子陷入了沉默,陆铮抿了抿嘴唇,道:“这样吧,一次袭击其实也是一个契机!正好,你迅速秘密回豫州,密令豫州诸军迅速北上,昼伏夜行,我们从汴州往北走,另外,让柳松的骑兵快速赶过来,我们准备入关!”



    陆铮脑子转得非常的快,这一次使团不是遇袭了吗?正好,陆铮可以将消息捂住,让“噩耗”传到豫州去,只要噩耗到了豫州,豫州所有的军队都会第一时间北上,这样便省去了很多争吵。



    毕竟陆铮谋辽东的计划太惊悚,自古得中原者才能得天下,辽东再好也是蛮夷偏远之地,按照正常的思维怎么可能选择辽东为根基?



    再说了,南府军那么多人,步兵又占据多数,那么多人哪里能说走就走的?这样的军队调动要做到隐蔽性高非常困难,陆铮采用这个“噩耗”的策略,让全军上下意志高度统一,可以把可能的暴露风险降到最低点!



    就这样,陆铮在非常隐蔽的情况下进了汴州城,而后在汴州城调兵遣将,果然不出他所料,使团遇袭的消息传到了豫州之后,童子很快便让豫州的兵动了起来,首先北上的是柳松,柳松率领三万骑兵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到了汴州城外。



    紧随其兵之后的是接近十万人的一次大迁徙,豫州城只留两万人守城,其他的所有兵将一律北上,在悄无声息之间,豫州已经被陆铮放弃了。



    放弃豫州匪夷所思,陆铮正是把握到了这一点,因为无论是宋乃峰还是谭磊,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陆铮有这样的策略。



    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山东和南北,斥候也都放在了山东和南方,因为陆铮往北走,那绝对是自投罗网之举,这样的思维盲点有时候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呢!



    陆铮的大军往北方集结,而这个时候,京城周围集结的兵力也愈发具有规模了,谭磊的大军南下,宋乃峰对其热烈欢迎,两人在京郊会面,彼此把酒言欢,并且歃血为盟,共同立下为了大乾朝前途命运赴汤蹈火的誓言。



    两人结为兄弟之后,谭磊立刻被封为翊王,并且他率领辽东军进京换防,负责拱卫京城和陛下的安全,西北军包括宋乃峰在内的所有人从京城撤离,宋乃峰又被改封为平东王,平东王宋乃峰率领西北和辽东军联军合计二十万人,浩浩汤汤开始向豫州进发,豫州之战已然迫在眉睫。



    这个消息传到江南之后,江南震动,一时各种风言四起,陆家甚至都处在了极度紧张甚至是风雨飘摇的境地了。



    京城之外,大军已经出征三天了,谭磊也已经入京三天了,三天的光景,他从一个边防的将军摇身一变,成为了拥有无比崇高尊贵身份的王爷,他的官服早已经不是普通的武官服,而是换上了一身绣莽纹的团服,一身装束尊贵奢华,气势和之前哪里能同日而语?



    今日谭磊在府上设宴为宋乃峰践行,双方推杯换盏,气氛非常的融洽,宋乃峰道:“谭兄,你我兄弟齐心,何愁大乾不兴?这一次豫州之行本王全力以赴,京城就摆脱兄弟了!”



    他顿了顿,继续道:“谭兄,这里的院子有点小,本王已经着工部为你择了一处宝地,翊王府很快就会盖起来,到了那个时候,你的王府之中也设有银安殿,别小瞧一个小小的银安殿,麻雀虽小,可是也是五脏俱全呢!”



    谭磊哈哈大笑,道:“宋老哥放心,你把这么重要的担子给我,我哪里能让老哥失望?京城我一定守好,老哥尽管去攻那豫州陆铮,陆铮的人头取回来之后,我们一定要好好再喝一场,到那个时候,我还要给老哥践行,因为老哥定然要渡江南下了,哈哈……”



    谭磊豪情满满,宋乃峰也是心情大好,两人举杯,宋乃峰又道:“我知道谭兄和陆铮有仇,你放心,如果能活捉我一定将其活捉回来,回头谭兄处置,我想那个时候才是最精彩的时候!”



    谭磊道:“老哥,如果能那般,回头我谭磊可又好开戒了,妈的,老子就喜欢吃那活人的心肝,陆铮那小儿的心肝我谭磊吃定了!”



    宋乃峰站起身来道:“那好,我这就出发,只要一天,我的先锋军就会抵达豫州城下,到了豫州城下,陆铮就插翅难逃了,我们几十万骑兵,谁能逃过我们的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