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丹尊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已经停不了了
 现场为之一静,诸人同时陷入沉默之中,互相凝视着,气氛越来越冷清,空气里流淌着肃杀的寒意,让人的心越来越冷。

为了除掉秦浩,长河洛无所不用其极。

以前是,现在也是。

同为一峰弟子,两年修行,苏晋与蓝倾舞亦可算长河洛师弟和师妹。

如今,二人被其利用,授以天魔残篇,曲子一出,也将迎来亡魂之刻。

为对付秦浩,硬是搭上苏晋与蓝倾舞的命,长河洛果真再没有一丝良知。

秦浩没在说什么,长河洛的神情已经清楚的告诉了他,弹奏天魔乱神曲的苏晋与蓝倾舞,并不知晓今日对付的人,究竟是谁。

否侧,曲子也不会从远方传至,二人应该亲身在此才对。

重要吗?

很重要。

苏晋与蓝倾舞为求大道,入神宫而来,其心赤诚,和秦浩之间无有过节。

相反,每次到瑶光峰听琴净神,两人对他这位天权峰师兄都很尊敬。

这便有机会令其终止弹奏天魔乱神曲,无论如何都要争取一试,秦浩不能眼睁睁看着叶水寒和小九死于曲威之下,而且,苏晋和蓝倾舞本身就已经踏进危机之中。

这一瞬,更为狂暴的火焰燃烧开来,血焰席卷,秦浩不遗余力,一股股道火接连飞向虚空,欲挣脱牢笼,冲破天地束缚,传向广阔天际。

但都失败了,失了灵源,无法与天地共鸣,元气外放后,在空间无法支撑太久,就会被天魔曲震荡的威力驱散。

“你这样做只是徒劳无功,天魔曲非大帝之能,无法展其全威,非大帝之人,自然也无法与之抗衡。

否侧,我何须用苏晋来弹?”

长河洛看着秦浩一遍遍挣扎,心里却没有得到半点快慰:“以前,我无时无刻不想着报复你,埋在心里的仇恨,即使来到神宫,一日也不曾减少。

可现在,你即将死在我的手里,反倒我却高兴不起来了。”

也许心愿即将完成,长河洛心海总觉得空荡荡的,似乎人生少了什么追求。

他也不知为何,原本他不是这样的人,秦浩死了,他应该感到高兴,也应该更努力的修炼,成为大陆人人敬仰又敬畏的英雄。

可为什么,随着每一次聆听瑶光仙君传道,望着她那不染凡尘的无暇仙貌,长河洛内心的阴霾和愤世都会衰弱一成。

他很怕,他怕再继续下去,会完全失了人格,迷失自己。

这两年,他好几次动过离开瑶光峰的念头。

但每当念头滋生,心里又会很痛,有一种割舍不掉的挣扎之情。

他明白,或许不知不觉中,已经默默喜欢上了一个人。

秦浩生死不重要,与瑶光比起来,算得上什么呢?

他只想留在神宫,留在那座明月不染尘的瑶光峰,看着一位女子弹琴,听她传道,陪着她,望着她,任凭斗转星移,岁月消弭,此生足矣!“那家伙在布阵,动手。”

突然,轩辕狄的呼喊打碎了长河洛思绪,将他拉回现实当中来。

此刻,诸人皆是看到,秦浩身躯有火焰阵符闪烁,以他为中心,方圆数十米区域的地面,冒出一道道血色火焰,这些火焰往来纵横,极有规律,结成一张玄奥的阵法图形。

图形中,酝酿出一股甚是恐怖的力量。

原来他之前打向虚空的元气,不过是为引开旁人视线,迷惑众人,他脚步踏出,以魂火结阵,勾勒一道道阵法线条,看上去很复杂,但阵内涌动的力量越来越剧烈,似宣告阵法即将完成。

“破坏地上阵型。”

长河洛吼道,秦浩乃宫尊弟子,可任意修行七峰峰主之能,不难猜测,阵法必是从云易真君那儿学来的。

神宫七位峰主实力究竟多强横,几乎是触摸神道的恐怖存在,瑶光峰既有静心诀与天魔诀作为镇峰之宝,云易老头子手里当然也有几套恐怖至极的大阵。

究竟天魔曲威力强,还是云易的阵法厉害,长河洛不好判断,毕竟瑶光仙君没跟云易真君打过。

可他绝对不能让秦浩的阵法完成,万一真冲破了天魔曲的威力呢?

刹那间,剩余七人全上,皆霍尽一切向秦浩发动疯狂攻击。

无数音线切割而去,大道之火坠落,重力崩塌虚空、碾压大地,连带钟安泽以及受创的古馗,不顾一切破坏阵图。

可,秦浩怎能让他们如愿。

“龙之力。”

咆哮声中,即便体内元气飞速流逝,秦浩也拼上了一切,龙魂力量尽可能的释放,不断强化身躯,他的周身,有数颗陨星旋转着,一股紫金色气体从脚底盘旋出来,绕着躯体流淌。

龙魂,陨星规则,燃烧规则齐出,力扛这毁灭一切的七皇攻伐。

大道流火轰击身躯,砸得他龙鳞星火四溅,龙化后的庞大躯体摇摇晃晃;一股股锋锐音线从残破鳞甲渗透体内,破坏着秦浩的血肉与脏腑。

轩辕狄几人扑面而至,秦浩太虚剑在握,挥杀而去,爆发汹涌剑气,逼退几人。

钟安泽魂镰飞斩,不断劈着旋绕秦浩身躯的陨星,试图将之突破。

古馗化作巨犀从一则轰杀,狠狠撞在秦浩肋下,这一击撞得传出骨裂声作,整个人向着一则倾倒,步伐摇摇欲坠,鲜血至失去光泽的龙鳞下溢出。

即便如此,他也不曾倒下,稳住脚跟,下一秒古馗就飞了出去,牛犀躯体上出现一道惊骇的剑痕。

“老大。”

叶水寒五指紧扣脑子,卷缩地上抽搐着,发丝被他扯得凌乱不堪,虽经受天魔曲摧残,这一幕却清晰倒映在瞳孔之中。

鲜血不断的从秦浩身上贱洒,一边战斗,他一边还要牢牢守护未完成的阵图,他的元气流逝太快,肉眼可见,大量光点从他躯体内飞离,消散在空中,他的身形也越来越模糊,纵然使用的都是至强绝技,却没有充足的元气支撑,发挥不出平时水平。

……一处矮峰的山脚下。

这里,有一位俊逸青年,和一名貌美女子。

青年站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气质出尘,仰望远方,意念感受着远处传来的交手波动:“不知洛师兄对付的是何人,隐隐给我一丝的熟悉感。”

“幻宫危机四伏,有洛师兄运筹帷幄,我们无需耗神,以他意思行事即可。”

青石之下,貌美女子婀娜坐着,怀抱琵琶,轻声一笑,妩媚动人。

长河洛人品如何,他们并不知底,但对方传授瑶光峰绝学天魔乱神曲。

只这一条,让他们帮忙对付个人,蓝倾舞实在找不到理由拒绝。

苏晋也是一样。

咻!一束音光陡然升空,异常刺耳,顿时,远方虚空爆出绚丽的光彩。

“动手。”

苏晋面容严肃,掌下玉笛出现,轻置唇边,长吸一口气,纳气入腹,徐徐吐出,气息中蕴含着强大魂力,吹入玉笛当中,传出富有魔性的笛声。

蓝倾舞会意,她纤纤玉指扣动琵琶,弦丝在她玉手之中震颤着,蜿蜒流转,传出与笛声节奏一致的音调。

这一刻,俩种乐声和鸣,力量揉合后,本是舒缓的曲音,却诡异转变为一首强盛至极的魔曲,魔音扰神,最先被影响的人,就是苏晋和蓝倾舞。

天魔曲虽威力强横,不过,二人自幼修习音律,什么曲调没试过?

倒是完全没在意曲子的影响,只是感叹,不愧为瑶光峰绝学,博奥精深,玄音无穷,越是演奏,越有一种无法自拔的感觉,深深被这曲音所吸引。

而这曲音之力宛如风暴一般,在二人授意之下,朝远方战团呼啸而去。

苏晋与蓝倾舞一边吹奏,时而眸光交汇,各自微笑,爱慕在眼神中流淌,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在神宫偶然相遇,两年来,朝昔相伴,暗生情愫,彼此一直欣赏对方。

只不过,没有把内心的感情传达出来,即便明明知道对方一样喜欢着自己,也都没有开口去说。

他们懂音乐,从曲子里,能够感受彼此情意,何须言语上的陈词滥调,那也太俗。

两人一边吹奏,一边静默相望,虽演奏的曲子乃杀人狂魔之曲,但曲调里,却是蕴含着浓浓的爱意。

轰!突然,一束殷红如血的魔焰,至远方直冲云霄,照彻天地之间,魔火焚天,透漏着壮烈的悲戚感,令此时相视无言的二人,顿时为之一怔。

二人收起爱慕之心,同时望向升空的血焰,这种颜色,这股气息,在神宫他们并不陌生。

“秦浩师兄的魂力。”

苏晋依旧吹凑着,他看向蓝倾舞,用眼神和意念交流,感到颇为吃惊。

蓝倾舞怀抱琵琶起身,点了点头,确认秦浩气息无疑,不会有错。

难道?

长河洛让他们对付的人,乃是秦浩?

秦浩可是宫尊弟子,为人极好,每一趟到瑶光峰,都会带些果子给他们吃。

二人知道,那些果子是太微峰的药果,灵力充沛,比天晶石蕴含的灵力更纯正。

这两年俩,颇受秦浩照顾。

此时,苏晋和蓝倾舞的心情很复杂,他们真的没想过,也没想到长河洛对付的人会是秦浩。

秦浩在神宫地位非常高,若试炼结束,此事被宫尊知道会是何等结果?

这且不提,单独一个护短的东天,已经让所有神宫弟子畏之不及,敢对付秦浩,东天岂能饶了他们?

“走。”

不明白具体情况,苏晋与蓝倾舞魂力外放,撕裂空间而去。

都是皇境强者,距离交战地点又不是太过遥远,短短几息,他们便已赶至现场。

结果入眼一幕,太过惨烈。

秦浩如被血染,伤痕布满全身,重则可见白骨。

此时,正手持一道翡翠光影,陷入越千阳与轩辕狄诸人的围杀中。

轩辕狄几人状况也不好,几乎人人带伤,而且都不轻,但比起秦浩要好很多。

除此之外,一名轩辕家族弟子尸首分离,惨不忍睹。

地上,还躺着开阳殿的小九,以及道藏殿的叶水寒。

小九和叶水寒面色紫黑一片,喉咙里传出类似野兽般嘶哑的低吼,眼仁时而全部化作惨白,时而恢复正常,隐有入魔之兆,正趴地翻滚,像在抗争什么,显得痛苦万分。

这一带,山脉尽毁,大地撕裂,沟壑纵横万千,可谓千疮百孔。

但真正令苏晋和蓝倾舞内心震颤的是,秦浩身下百米方圆,整个沦为焦土,焦土内部,闪烁出来一些渺小星火光辉,管忙虽是渺小,正一点点消散,却弥留着极为磅礴的力量气息,像一道绝世大阵。

他们清楚,方才所看到的血焰焚天场景,怕就是秦浩以大阵驱使出来的。

“谁让你们过来的?”

随着苏晋和蓝倾舞意外到场,交战诸人,下意识停手,长河洛绷紧面孔凌厉出声。

“我……”苏晋想开口说话,这时忽然发现,笛子传出的曲音竟然无法停止。

好像这一瞬,不是他吹凑曲子,而是曲子控制着他,令他不由自主。

蓝倾舞面色一变,她也是如此。

“苏师弟,蓝师妹,停下,长河洛给你们的天魔曲是残篇,被篡改过的,你们继续下去,会被曲子的威力耗尽神魂。”

秦浩剑插在地,忍着遍体伤势,开口呐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