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35 普渡慈航(上)
    一品香茶楼离着金华府衙不远,虽然今日的气气氛有些古怪,城内冷清了少许,但却没有影响到茶楼的生意。

    太阳刚刚升起不久,店子门口已经多了许多顾客。

    这些人大都衣冠楚楚,一看就不是贫寒人家。

    这里不但有着极好的香茶贡茶,更是有着金华最好的糕点师傅制作的早点,以美味典雅著称,是高雅人士最喜光顾的地方。

    三楼临窗,几位书生正饶有兴致的讨论着昨晚的艳事,眉宇间带着此许疲惫。

    “延庆兄,大清早的就把我们叫起来,过份了啊,难得小桃红昨晚高兴,使出了浑身解数……起这么早干嘛,小弟还腰酸背疼着呢。”

    “是啊,考期将近,座师看得太严了,这两日正逢清明,他好不容易回乡祭祖,难得过些宽松日子……”

    说话的是李达和谭四明,两人都是富商子弟,平日里惯会流连烟花楚馆。

    这些日子憋得久了,瞅着机会就去寻欢作乐。

    这不,被张延庆从被窝里叫起来,多少有些不乐意。

    李达说得没错,他们几人因为在城中都是小有名声,很有希望考上秀才,连学政大人也深为期许,座师会管得严格一些。

    上青楼虽然是一件雅事,但是彻夜不归,耗损精神,在院试当前却是不太妥当。

    其中王子服才十四岁,家里老母管得太严,他倒没有什么遗憾的,只是说道:“要我说,莳花院的小桃红、大海棠也不过如此,倒是流香苑的柳三娘风姿独特,盖压群芳。”

    “你说那位剑舞娘,这两天的确是名声鹊起,但那娇娘千金难买一笑,人家卖艺不卖身的……王老弟,你年纪还小,不知小桃红的其中妙处!”

    “哈哈……”

    几人大笑,连张延庆那忧郁的神情也悄悄的淡了几分,面上露出了笑意。

    听着几人说话,他又记起那一天,那个人影。

    那是在姹紫嫣红中,一个身着绛色衣裙的女子奔跑轻笑,追着一只小白兔。

    跑动之时衣袂飘飘,如湖畔烟柳。

    听到旁边人声,姑娘回眸浅笑,百媚横生,纯真无邪之中偏又透着无穷诱惑。

    张延庆当时见到之后,就有些发痴,只是走前几步,闻着风中飘过的清香,心里怅然有失。

    见王子服被取笑得面红耳赤,李达等人更是畅快,不经意回过头,就见到张延庆的神情,不由一楞,叹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延庆兄家财百万,何苦为一个有夫之妇太过伤神。”

    以前的张延庆就是青楼楚馆的常客,是色中恶鬼,自从那日踏青归来,见到那位女子,就连玩乐的心思都没了。

    回到家中,立即打听女子的名讳身份,心想凭借着张家的财富和势力,想要得到谁人还不是手到擒来,也没有哪家会拒绝张家的求娶。

    等到打听清楚之后,张延庆傻眼了。

    自己看上的,却原来是同窗东林村宁文靖的未婚妻,早就定过亲事,只待吉日完婚了。

    于是,后面的一切举措,自然不必多说。

    这也有了怂恿着宁文靖捣毁章台神祭坛的壮举,闹出了一些事情。

    “你不懂!”张延庆眼神里闪过诡谲的光芒,抬首遥遥望去,那里正是东林村方向。

    谭四明接着道:“宁文靖病体愈重,看情形撑不到今年夏天了,到时延庆兄自可如愿以偿,又何必心急呢?再说,那红玉姑娘也只沾了个不好的名份,实际上仍是冰清玉洁之躯,并没什么大碍。”

    李达一愣笑道:“正是如此,来,为延庆兄即将抱得美人归,咱们以茶代酒,干上一盅。”

    几人笑闹间,街面上一阵人声喧哗,有许多人都在惊呼。

    “怎么可能?这是遇到什么妖怪了吗?”

    “连打遍金华无敌手的辣手神捕都伤重垂死,咱们金华城还有谁能对付得了凶徒?”

    “咦,那是石捕头,他走在最后,身上被火烧了一样,乌金锤差点被劈成两半,定然是经历了一场恶战……能够全身而退,莽金刚不简单啊。”

    比较起来,只有这位在金华百姓嘴里称为莽金刚的石玉刚,画风还算正常。

    至于其他捕快,身上干干净净的,一看就是没经过战斗,应该是早早的就逃了。

    “我就说嘛,王神婆和章台神都被人灭了,衙门捕快能起到什么作用,没有死人都算是万幸。”

    张延庆几人探出头来,看着丢盔弃甲的一行捕快,面面相觑,过了一会,王子服才惊道:“不好,知府衙门大败而归,若是那凶徒进城报复,谁能抵挡?大家可就危险了。”

    “怕什么,聂知府一身正气神鬼莫近,总能想出办法应对的。”

    “就是,即算是知府那里没有了办法,还有城外三十里的千户营,左明月大人是延庆兄的姐夫,真到了危急关头,张兄一封书信,也可以调兵前来护卫。左千户日前攻破狼牙寨,正是声威大涨之时,能够插手金华匪事,他应该也会乐意。”

    李达眼神炯炯,似乎智珠在握,看着张延庆就如看到一座宝山。

    也难怪城内百姓惊惶,生怕出现不可知的变故。

    实在是,这年月太艰难了。

    不但盗匪如麻,妖鬼横行,而且,还有着乱兵四处劫掠。

    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是一片升平,第二天清晨醒来,很可能就会听到城外某某被神秘灭门,哪个村子又遭了血洗。

    知府聂大人是个清官,每次出事,他都会派出捕快亲兵,加力严查,捉拿凶徒归案。

    半年之内腰斩弃市的凶犯至少有几百人。

    奇怪的是,在这种严刑酷法之下,每一件案子都破了,每一个凶徒都杀了,可百姓却仍然没有半点安全感。

    该死的人还是每天都在死,吃人的盗匪依然存在,妖物鬼魅仍然横行。

    “去看看,如果我猜得没错,知府大人定会大发雷霆,重重惩罚众位捕快,并勒令他们立即出马,戴罪立功捉拿凶犯。”李达话中似有所指。

    张延庆笑道:“去看看平日里耀武扬威的捕快、捕头们挨板子,也算不错,走……”

    几人谈笑着结帐下楼,并不在意刚刚听到的消息。

    他们家里普遍有着护院和家丁,比之旁人要安全不少。

    一些身着身着白衫短打的汉子三三两两经过,张延庆有些奇怪,嘀咕道:“白虎堂的人手怎么也动起来了,光天化日之下四处撒网,莫非这案子还跟他们有着关系?”

    看看几十位捕快已经快要走远,张延庆也顾不得理会白虎堂所为何事,竟会满城布控。

    几人急急跟随,官府动刑却是难得的热闹,不可不看。

    最重要的是,他们也跟这些百姓一样,想知道聂知府怎么应对接下来的局势。

    总捕头被重伤,十多条人命案子重重压下来,谁能扛得住?

    再说,没有抓到凶徒,谁知道会不会出现第二桩,第三桩凶案。

    少了辣手神捕魏进,如今还有谁能力挽狂澜?

    “延庆兄,你看,那是谁?”

    张延庆正在思索,听到李达声音有异,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就见到一些老妇人正喜笑颜开的从岔道经过,一些话语也飘进耳中。

    “宁大娘,我说你就不该去那什么王神婆那里上香的……上段时间宁家大郎的病,也是章台神在从中作祟,还有你的病……如今神婆遭了报应,你和大郎的病也全都好了,我估计是菩萨保佑……”

    “是啊,宁大嫂,你早就该去普渡禅院跟菩萨还愿了,病体指不定早就痊愈了,不过现在也不算太迟。”

    “上香还愿之后,再求菩萨保佑大郎考取秀才,早生贵子,双喜临门。”

    “病全都好了!”张延庆站在原地,木愣当场。

    李达和谭四明等人,也不再往前行,看热闹的心思也谈了,只看着几个妇人越走越远……

    宁大娘面色红润、容光焕发,想必【病全好了】这话不会有假。

    儿子身体不好,没有哪个母亲笑得开心的。

    “走,去宁家瞧瞧,靖文兄病体大好,正好请他出来游玩一番。”

    “经过上次事件之后,他可能并不会答应。”

    谭四明摇头,看着失魂落魄的张延庆有些怜悯,病好了,是不是就得圆房?

    圆房了,当然得早生贵子,再不下手就晚了。

    “两天之后,就是三江诗会,听说学政大人会到场,宁靖文心气甚高,自负不凡,想必也不会错过这等盛事……尤其即将院试的时候,他更会出来拜访座师、同窗,这就是机会。”李达在一旁轻轻说道。

    “不错,近些日子没见到宁兄,还真有些想念。”

    张延庆眼中闪过狠色,似乎想到了什么主意。

    ………………………………

    感谢啊窝鹅一无鱼(1000)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