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81章 你谈恋爱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1章你谈恋爱了?



    这一脚可算是又快又狠,巴不得将对方直接给踢废了似的。



    对方再也不敢大意,连忙曝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我我!宋文棋!脚下留情啊美女!我还没儿子呢。”



    宋文棋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女人爆发力惊人,他要是再不说自己是谁,等着让她自己发现的话,估计他这辈子真的要废了。



    宋文棋大汗淋漓。



    沈蔓歌的脚离他的那部位只剩下不到三厘米。



    听到宋文棋自报家门,沈蔓歌险险的收了脚,却差点没站稳,好在旁边有个桌子,暂时让她扶住了。



    “怎么是你?”



    沈蔓歌有些意外,也有些后怕。



    而宋文棋的冷汗顺着额头低落下来,看着自己好险才保存下来的男性雄风,苦笑着说:“不是我还能是谁?美女,你简直太伤我心了,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这要是把叶南弦的人给以引来了,我就真的死定了。”



    说完,宋文棋直接坐到了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沈蔓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是你,你不是走了吗?”



    “我往哪儿走啊?我好不容易来了趟叶南弦的基地,我就这么回去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那个可恶的叶南弦,居然去霍家说一切的责任都在我。虽然为美女你背这个锅我心甘情愿,可是被叶南弦这么算计,我还真有点不甘心。”



    宋文棋愤愤的说着。



    沈蔓歌的脸色顿时变了。



    如果说她和蓝灵雨期初还在怀疑叶南弦的话,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件事儿就是叶南弦干的了。



    这个男人果然卑鄙!



    这一出英雄救美她差点着了道。



    如果不是宋文棋,她可能真的就对叶南弦愧疚了。



    想到因为自己连累了宋文棋,沈蔓歌很是内疚。



    “抱歉,连累你了。”



    “哎,说什么连累,我心甘情愿的。况且霍家虽然厉害,但是想要对付我宋文棋,也没那么简单。安啦,这事儿你别管了,不过我可不想让叶南弦好过了。美女,帮个忙呗。”



    宋文棋眼神说说。



    沈蔓歌知道他肯定是冲着叶南弦的培训基地来的,不过一想到叶南弦那么的卑鄙,就算宋文棋做了点什么,也不过是以牙还牙,她没什么好内疚的。



    “说吧,要我帮你做什么?”



    沈蔓歌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并且快速的朝外面看了看,见没人经过才开了口。



    宋文棋见她如此谨慎,笑着说:“放心吧,这个时间点他们都在训练场上,不会发现我的。虽然这里的安保系统很厉害,不过对于我来说,没用。”



    他自豪的说着。



    沈蔓歌见他这样,不由得笑着说:“是,你最厉害。”



    “那是!”



    宋文棋就像个炫耀的孩子,让沈蔓歌想起了沈梓安。



    她怎么突然觉得这两个人那么像呢?



    一想到宋文棋如果知道她拿着自己儿子和宋文棋比的话,宋文棋那无语的脸,沈蔓歌就笑得更灿烂了。



    宋文棋见她的笑容不由得恍惚了一下。



    曾经好像也有这么一个笑容在他的生命里出现过,可惜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快速的收敛了目光,低声说:“我需要这里的地形图,完整的。在这里我不能自由出入,所以需要拜托你。”



    “这个没问题,但是我需要你保证这里所有孩子和老师的安全,他们是无辜的,不该被你牵扯到你和叶南弦的恩怨里面来。”



    沈蔓歌率先声明。



    “这是当然。只要他们还在,我就不会动这个基地,放心吧。”



    宋文棋的话让沈蔓歌很是欣慰。



    不过她很快的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你该不会是想一直藏在我这里吧?”



    “那是当然!这里那么多的兵持续巡逻着,只有你这里最安全。”



    宋文棋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那不行!”



    沈蔓歌直接拒绝。



    “为什么不行?美女,你不爱我了?”



    宋文棋立马一副被人抛弃的样子,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沈蔓歌总觉得这表情自己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她摇着头说:“我们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不合适。”



    “没事儿,我会对你负责的!”



    宋文棋信誓旦旦的说着。



    沈蔓歌觉得无语急了。



    “我不用你负责!”



    “那你是要对我负责?”



    宋文棋一脸期待的看着沈蔓歌。



    沈蔓歌觉得自己有一种鸡同鸭讲的感觉。



    “宋文棋!”



    “到!”



    “严肃点!”



    沈蔓歌一个头两个大了。



    这个男人简直太难缠了。



    “你凶我!”



    宋文棋可怜兮兮的看着沈蔓歌,眼神哀怨。



    沈蔓歌突然有些无语了,她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一个难缠的男人。



    “宋文棋,你在这样我不理你了。”



    “别介!我正经点。”



    宋文棋立马投降,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沈蔓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刚才我说到哪儿了?”



    被宋文棋这么一打断,沈蔓歌都记不得自己刚才因为什么和宋文棋开始争执了。



    宋文棋嘿嘿的笑着说:“你说要对我负责。”



    “屁!”



    沈蔓歌生生的被他刺激出了粗口。



    “哇哦!”



    宋文棋觉得相当新奇。



    沈蔓歌连忙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巴说:“从现在开始你给我闭嘴!再多说一个字,我让外面的人毙了你!”



    宋文棋连忙点头,不过眼神却带着一丝笑意。



    沈蔓歌的手好软哦!



    察觉到宋文棋眼底的意思,沈蔓歌简直要疯了。



    她连忙收回了手,并且离宋文棋远一点才说:“你不可以躲在我这里。”



    “那我……”



    “闭嘴!”



    沈蔓歌觉得自己不能让宋文棋开口,不然的话会被他气死。



    宋文棋十分委屈的坐在那里,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沈蔓歌,别提多无辜了。



    沈蔓歌权当看不到他的眼神,继续说:“我儿子会和我一起住的,所以你在这里不方便。”



    “我可以和你儿子挤一张床。”



    宋文棋很无耻的提议着。



    沈蔓歌冷冷的说:“我儿子嫌弃你。”



    “不是吧?他都没见过我?怎么会嫌弃我?凯瑟琳,你别恶意中伤我。”



    “反正我说不行就不行,你另外找地方。”



    沈蔓歌寸步不让。



    关系好是一回事,但是同住在一个房间里,她可没有那么开放,况且宋文棋毕竟是个男人,这要是出点什么事儿,她才不要呢。



    见沈蔓歌态度坚决,宋文棋只要妥协。



    “那好吧,我可以去另外找地方住,不过你答应过要帮我的,而且你要给我打掩护。”



    “凭什么?”



    沈蔓歌自己想帮宋文棋是一回事,被宋文棋这么威胁着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宋文棋连忙说:“咱俩现在不是一个战壕里面的战友了吗?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



    好吧。



    沈蔓歌承认他说的有点对。



    “我只负责掩护你,和把地形图画给你,其他的我不管。”



    “可以!成交!”



    宋文棋笑嘻嘻的说着。



    外面传来说话声和脚步声,看得出来是孩子们回来了。



    沈蔓歌刚要说什么,就看到宋文棋直接起身,从窗户窜了出去,那动作快的让沈蔓歌觉得好像自己眼花似的。



    “妈咪,我回来了!”



    沈梓安的声音传来,随机一道小身影就扑了进来,不意外的是身后跟着叶睿。



    这两兄弟简直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好的像是亲兄弟一般。



    “阿姨,我也回来了。”



    叶睿笑嘻嘻的说着,然后中规中矩的站在那里。



    沈梓安跳到了椅子上坐下,低声说:“妈咪,今天下午叶睿体能又没跟上我的。”



    “别用你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叶睿已经很努力了。”



    沈蔓歌不由得为叶睿说话。



    “就是,我很努力了。”



    叶睿立马点头附和。



    沈梓安鄙夷的看着他说:“你别忘了,你今天还有一小时的体能加餐。”



    “知道了。”



    叶睿摸了摸鼻子,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出去。



    沈蔓歌摸着沈梓安的头说:“别对他太严厉了,毕竟每个人的天分不同的。”



    “知道了,妈咪,不过这房间里谁来过?”



    沈梓安的突然问话,直接把沈蔓歌给问蒙了。



    “什么?”



    “我们回来之前,这屋子里有别的人存在,空气里有一种古龙香水味,那不是妈咪常用的香水味道。”



    沈蔓歌怎么都没想到儿子的鼻子这么灵。



    “咳咳,刚才确实有个叔叔来过,不过你要帮妈咪保密,可以吗?”



    “妈咪,你谈恋爱了?”



    沈梓安人小鬼大的问着,弄得沈蔓歌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着。



    “没有!别瞎说!”



    她连忙澄清。



    和宋文棋谈恋爱?



    怎么可能!



    他们俩根本不来电好不好!



    可是沈梓安却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说:“我知道了,要保密是么?虽然妈咪谈恋爱了,对象不是干爹,我多少有些失望,不过如果是妈咪喜欢的,我也就勉强接受吧。放心好了,我会帮妈咪保守秘密的!”



    “不是的,梓安,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就是一个普通朋友!”



    沈蔓歌有些解释不清楚了。



    “安啦,我懂!”



    沈梓安想要拍拍沈蔓歌的肩膀,可惜他海拔不高,只能拍着沈蔓歌的手背说:“我什么都明白的。放心好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沈蔓歌简直欲哭无泪了。



    她放心什么呀?



    这都什么和什么呀!



    “不是,儿子,你听我说……”



    沈蔓歌还想解释着,可就在这时,隔壁传来了蓝灵雨的惊呼声,那声音响彻云霄,直接让沈蔓歌和沈梓安死一时间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