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86章 你是我爹地吗?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6章你是我爹地吗?



    “蔓歌!蔓歌,我在呢!”



    叶南弦快步上前紧紧地抱住了沈蔓歌,可是她却依然哭喊着,甚至对叶南弦拳打脚踢的。



    “叶南弦,你好狠的心啊!这是我们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沈蔓歌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泛滥开来,瞬间浸湿了叶南弦的衣衫。



    “蔓歌,你睁开眼睛,你看看我,你在做梦!快醒过来!”



    “不要!疼!好疼!火烧得我好疼!谁来救救我和孩子?”



    沈蔓歌一把推开了叶南弦,紧紧地抱着自己,可是她的双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就好像五年前那场大火燃烧起来的时候是一样的。



    叶南弦的心猛然被撕裂了。



    五年前他没有亲眼见过那场大火中沈蔓歌所经历的一切,但是现在看到这一幕,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人生生的撕碎了一般。



    难道五年前她在大火里挣扎着没人去救她吗?



    赵宁呢?



    当时他是自己最得力的保镖和助手,特意派他去保护沈蔓歌的,怎么会让沈蔓歌经历这一切呢?



    叶南弦还想上前,却听到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



    “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南弦微微回头,就看到沈梓安惺忪的眸子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立刻警惕起来。



    “梓安,你妈咪……”



    叶南弦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沈梓安快速的跳下了床,鞋子都来不及穿,直接跑到了沈蔓歌的身边,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轻声说:“妈咪,我好好地在呢,我是梓安,你的儿子梓安。不怕不怕,大火已经过去了,我还好好的活着,妈咪不怕。”



    说完,沈梓安伸开胳膊紧紧地抱住了沈蔓歌。



    虽然他长得人比较小,但是那小小的胳膊仿佛带着无穷的力量,居然奇异的安抚住了沈蔓歌。



    激动中的沈蔓歌渐渐地平复下来,却依然没有醒来,只是紧紧地抱着沈梓安,嘴里不断地喊着沈梓安的名字。



    沈梓安伸出一只胳膊,轻轻地拍着沈蔓歌的后背,就像是小时候沈蔓歌哄着沈梓安时的样子。



    叶南弦的眼眶突然就红了。



    这个情形他能看出来,沈梓安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看着儿子小小的身子却那么熟练的安抚着沈蔓歌,叶南弦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这几年来你妈咪一直如此吗?”



    “嘘——”



    沈梓安把食指放在了嘴边,示意叶南弦别说话。



    叶南弦刚进来的时候还觉得这个房间里充斥着温馨和快乐,可是这一刻却压抑的难受,仿佛四面八方涌来无数的压力,差点把他给击垮了。



    他从来没见过沈蔓歌熟睡后的样子,如今看到却心痛的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了。



    这是他的妻子,是他深爱的女人啊!



    可是他却让她一个人承受了这样的痛苦,而且是五年!



    五年来陪在她身边的人居然是一个四岁左右的孩子!



    他算什么丈夫?



    算什么父亲?



    叶南弦自责着,沈梓安已经将沈蔓歌彻底的安抚好了。



    他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叶南弦,低声说:“你能帮我把妈咪抱上床吗?这里的地面很潮湿,我怕妈咪受不了。”



    叶南弦连忙起身,小心翼翼的把沈蔓歌给抱上了床。



    他想要打开灯,却被沈梓安给阻止了。



    “妈咪怕灯光,也怕火。晚上他基本上是不点灯的,如果不是要画设计图,她根本不会熬夜。”



    叶南弦的心再次疼了起来。



    被大火焚烧过的人都怕光怕火吧。



    曾经她那么阳光的一个女人,如今却只能生活在黑暗中了吗?



    叶南弦心里疼的难受,轻轻地拉过被子盖住了沈蔓歌。



    沈梓安已经懂事的穿好了鞋子,并且把衣服也披上了。



    “我们出去谈吧,别耽误妈咪休息,她睡眠很不好的。”



    听沈梓安这么说,叶南弦再看看这么懂事的儿子,一把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沈梓安的身上,顺手抱起了他。



    沈梓安也没有挣扎,任由着叶南弦抱着他出了房间,然后去了飞机的机舱里。



    机舱里的温度很好,并不会太冷。



    沈梓安把叶南弦的衣服给放到一边,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你怎么会进我妈咪的房间?我妈咪一直都有锁门的习惯的。”



    “梓安,有件事儿我必须要和你说清楚!”



    叶南弦看着如此懂事的儿子,不知道为什么,心理只有心疼。他本来还打算给沈梓安一段缓冲的时间,可是他忍不了了。



    他没办法在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吧自己当成一个陌生人。



    沈梓安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冷笑着说:“你想要告诉我,你是我爹地吗?”



    叶南弦顿时就愣住了。



    “你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虽然妈咪不想让我知道,虽然干爹不想让我知道,但是从我懂事开始,妈咪就在搜寻你的消息,更是关注你的动态,而且你和我长得这么相似,要说我们之间没有关系,谁信?”



    沈梓安像个小大人似的坐在那里,眼神却闪烁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睿智。



    叶南弦在最初的惊讶过后,突然释然的笑了。



    这是他的儿子!



    遗传了他的基因!



    更是一个天才!



    所以很多话他都不需要说的那么明白不是吗?



    “既然你知道,那么机场卫生间的那件事儿……”



    “我故意的!你让我妈咪痛苦了那么久,凭什么你可以活的那么顺风顺水的?那个视频也是我放的。五年前我妈咪葬身火海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妈咪在网上被人污蔑和别人私奔的时候你出来澄清过吗?我妈咪当时怀着我,你是否还记得她是你的妻子,我是你的孩子?既然五年前你都能那么无情无义的抛弃我们,那么凭什么现在你说想要认回来我和妈咪就得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



    沈梓安的声音没有多大的高低起伏,可是说出的话却字字珠心。



    叶南弦看着儿子眼底的愤怒和仇恨,突然觉得自己仿佛遗漏了什么。



    “梓安,你还小,五年前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



    “那是什么样子?难道你不是为了别的女人要把妈咪送走?难道你把妈咪送走的时候不知道妈咪怀孕了?难道你敢说你让别的女人住进叶家,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叶家的?”



    沈梓安一连三个问题直接问的叶南弦无言以对。



    “是,可是当时我只是为了错开你妈咪和楚梦溪,我怕他们之间产生摩擦,我是为了你妈咪好。”



    “少为自己说漂亮话了。虽然妈咪没和我说过你,但是在你决定抛弃我和妈咪的时候,你在我这里已经死了。我叫沈梓安,只是沈蔓歌一个人的孩子!妈咪如果不原谅你,你永远别想着我会认你。而且如果你敢欺负妈咪,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哪怕你要把我送进监狱,我也不会妥协的。”



    沈梓安一字一句的说完,直接跳下了椅子,朝着机舱外面走去。



    叶南弦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儿子……”



    沈梓安微微顿足,那双和叶南弦十分相似的眸子忽闪了一下,好像有什么晶莹的液体闪烁着。



    他连忙抬起头,一把甩开了叶南弦,大步的跑了出去。



    叶南弦想要去追,可是最后却顿住了。



    连儿子都不肯原谅他,那么沈蔓歌是不是也在怨他?



    怨他当年明知道她怀有身孕,还要送走她呢?



    叶南弦心里难受的不行,好像有座大山堵在那里,上不去下不来的。



    他出了机舱,看着沈梓安回到了沈蔓歌的房间,并且把房门给锁上了,他知道今天晚上自己是再也没有机会回到那个房间,看着自己的气儿了。



    叶南弦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心情烦躁的拿出了香烟,刚要点燃,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赶来的闫震给夺了去。



    “叶总,你的肺不好,还是别抽了。”



    叶南弦微微苦笑。



    以前都是沈蔓歌在他身边提醒他不要喝多了酒,要注意身体什么的,现在哪个女人再也不会这么关心他了。



    叶南弦叹息了一声说:“闫震,你和你妻子的感情还好吗?”



    闫震微微一愣,苦笑着说:“我们俩离了。”



    “离了?为什么?”



    叶南弦从没听过闫震说过家里事,一直觉得他过得蛮幸福的,冷不丁的听到他说离婚了,不由得有些惊讶。



    闫震苦笑着说:“跟着一个天天不找家的男人,是个女人都受不了吧。她说她受不了那种寂寞,让我放她一条生路,我就同意了,离了好几年了,孩子跟着她。不管怎么说,孩子还是跟着妈好一点。我也想过要回孩子的抚养权,但是我为孩子做了些什么呢?我媳妇挺着大肚子在产房生死一线的时候,我在部队上执行任务。我女儿出生的时候,我在执行任务。等我回家的时候,我女儿都三岁了,根本不认识我这个父亲。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媳妇一个人担着。既然孩子是她的全部,那么我就成全她吧。女人有时候比男人要苦。我们只需要对国家尽忠就好,但是女人要照顾好一个家,比我们付出的太多了。”



    听着闫震这么说,叶南弦的心理更不是滋味了。



    闫震是因为在部队上和妻子离婚的,那么他呢?他可是退役以后娶得沈蔓歌,那三年他到底为沈蔓歌做过什么?



    叶南弦突然想不起任何一件事情能让他可以有足够的勇气站在沈蔓歌的面前说孩子的抚养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