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202章 她这叫不叫做自作自受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02章她这叫不叫做自作自受



    沈蔓歌柔弱无骨的小手推搡着叶南弦说:“你怎么那么坏呀?我只是来这里看看你。”



    “我以为你是来这里送给我吃的。”



    叶南弦的声音嘶哑,动作一点不后退,反倒是把沈蔓歌逼到了绝境。



    身后是琉璃台,眼前是叶南弦,他此时如狼一般的盯着沈蔓歌,让她热血沸腾的同时还带着一丝羞涩和不好意思。



    “别胡说,我只是……唔……”



    沈蔓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南弦再次用薄唇给堵住了嘴。



    这一次,她再也没有发声,任由着叶南弦带着她在成人的海洋里水载沉浮。



    当所有的情感爆开,如同燕华一眼璀璨的时候,沈蔓歌惊叫一声,眼前一白,直接倒在了叶南弦的怀里。



    她衣衫凌乱,而叶南弦却没有多少改变。



    沈蔓歌趴在他的怀里,娇嗔的说:“都怪你,你这个禽兽。”



    “是,我禽兽。”



    得到了满足的叶南弦十分好说话,秉着老婆说的都是对的,不对也对的准则,将她的头发重新梳理了一下。



    沈蔓歌浑身是汗,身体虚脱,叶南弦将她一把抱了起来,整理好了她的衣服之后,抬脚朝外面走去。



    沈蔓歌顿时就有些紧张起来。



    “别出去,我现在这个样子出去会被人看到的。”



    到时候她岂不是丢死人了?



    叶南弦却笑着说:“没事,我让他们把眼睛都闭起来。”



    “叶南弦!”



    沈蔓歌娇嗔的抡起粉拳砸了他一下。



    让所有人都闭上眼睛,那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小厨房干过什么了?



    叶南弦的胸膛急剧的起伏着,显然是闷笑,气的沈蔓歌直接趴下身子,朝着他的脖子咬了一口。



    她本身就是为了出气,所以下口没有轻重,叶南弦也不在乎,对他来说,沈蔓歌那点力气就像是小猫咬了一口似的。



    “你再不松口,一会回到病房我可不客气了哈。正好刚才还没尽兴。”



    叶南弦小声的威胁着。



    沈蔓歌连忙松开了牙齿,有些愤愤的瞪了他一眼,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宋涛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叶总。”



    沈蔓歌吓得连忙将脑袋扎进了叶南弦的怀里,生怕宋涛看出点什么,殊不知她越是如此,宋涛越是尴尬。



    叶南弦此时衣服春风得意的样子,谁看不出来刚才发生了什么呀?再加上沈蔓歌这么欲盖弥彰的样子,宋涛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



    沈蔓歌觉得自己的脸火烧火燎的,简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都怪可恶的叶南弦!



    她的小手有点报复性的在叶南弦的身上拧了一把,可惜叶南弦的胸膛结实的没有一丝赘肉,让她无从下手,气的沈蔓歌哼了一声就做起了缩头乌龟来了。



    叶南弦的笑容愈发的明显了。



    “神嘛事儿?”



    “海城那边有消息过来。”



    宋涛没有避讳着沈蔓歌,低声的说着。



    叶南弦点了点头,随机抬脚将沈蔓歌送进了病房。



    “饿不饿?要不然我先去给你做点吃的?你吃完休息一会。我这边有点事情要忙。”



    叶南弦将她放到了床上。



    此时沈蔓歌身上的红润还没退去,特别的迷人。



    叶南弦恨不得再次爬上她的身体里,管他什么其他的事儿呢。



    沈蔓歌看到他如狼一般的眸子,连忙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说:“你赶紧走吧,不然宋涛又以为我们要做什么了?”



    “要做什么?”



    叶南弦反而多了一丝逗弄之心。



    沈蔓歌的脸再次红了起来。



    “流氓。”



    “对老婆做这种事不算是耍流氓吧?而且刚才是你先挑起来的。”



    “滚滚滚滚!”



    沈蔓歌后悔死了。



    早知道就不撩拨他了。



    谁知道平时那么严肃的冰块,一旦热情起来这么可怕。



    她现在下面还疼着呢。



    叶南弦摸了摸她的头说:“我先让人送点吃的过来,你要是饿了就吃点,我回来之后在给你做饭。”



    沈蔓歌知道叶南弦很多事情要处理,也很忙,随即点了点头。



    叶南弦终于离开了房间。



    沈蔓歌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艾玛,她这叫不叫做自作自受?



    她连忙止住了自己的想象,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手机上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沈蔓歌没有回拨回去。



    知道她手机号码的人不多,她本身的电话在船上的时候已经被丢掉了,然后进了堕落天使之后,更是不可能接触到手机,而唐子渊带走了她,把她禁锢在身边,恨不得将全天下都和她隔离,更不可能主动给她电话。



    这个电话是叶南弦给她办的,不是原先的号码,而是换了一个本地的号码,目前根本就没什么人知道,所以这陌生的电话号码很有可能是骚扰信息。



    沈蔓歌直接将号码拉黑了,然后打开手机看看国内新闻。



    自己离开国内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沈爸爸和沈妈妈现在怎么样了。他们知道了自己失踪的消息会不会特别着急?



    想到这里,沈蔓歌打算给他们打个电话。



    沈爸爸和沈妈妈的电话以及沈家的电话她都是熟记于心的。



    沈蔓歌献给沈爸爸打了电话,可是电话无法接通。



    她又给沈妈妈打了电话,电话依然无法接通。



    沈蔓歌的心理不太淡定了。



    不可能两个人的手机都无法接通啊,还是说是信号的问题?



    沈蔓歌不信邪的再次给沈家打了电话,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



    沈家平时会有管家在的,怎么可能电话没人接听呢?



    沈蔓歌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该不会是爸爸妈妈出事了吧?



    沈蔓歌顾不得其他,快速的掀开被子下了床,快速的朝着外面跑去,在看到叶南弦和宋涛站在走廊口的时候,她快速的跑了过去,却在刚靠近的时候就听到了宋涛和叶南弦的对话。



    “叶总,我们得人到处都找过了,可是没有找到沈太太和沈先生。”



    “有他们的出境记录吗?”



    叶南弦的脸色很不好看。



    这个时候沈家父母失踪了,简直让人很糟糕。



    宋涛摇了摇头说:“没有,我们得人一直在沈家附近保护着,根本就没见到他们夫妻俩出来,可是人却凭空不见了。这件事儿太诡异了。”



    “不可能没有任何线索的。能让他们在我们得人眼皮子下面凭空不见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们的人里面有奸细。”



    叶南弦此话一出,宋涛顿时就动了。



    “我马上去查沈家父母失踪当天的所有人的当值情况。”



    宋涛转身就走。



    叶南弦猛然转身,这才发现沈蔓歌站在他的身后,而她居然是赤着脚跑出来的。



    “你这是干什么?怎么也不穿鞋?”



    他快速上前,将沈蔓歌打横抱了起来。



    沈蔓歌低声问道:“我爸妈是不是出事了?”



    “嗯。”



    叶南弦没有瞒着她,知道瞒着也没用。



    他抱着沈蔓歌回到了病房,低声说:“这件事儿交给我,我会找到他们的,放心吧。”



    “是当初那波人吗?”



    沈蔓歌还记得曾经有人想利用她的消息吧沈家父母给勾引出国,当时被她和叶南弦阻止了,只是没想到现在那边又开始行动了。



    叶南弦的眸子有些冷凝。



    “以前我以为那个人是赵宁或者是小紫,是为了引你出来才找上了爸妈,可是现在看来我们当初的想法是错的,或许当初想要把他们带出国的人不是赵宁他们,他们也不见得有那么大的能力。”



    “那会是谁呢?”



    沈蔓歌十分着急。



    这几年来对父母的亏欠让沈蔓歌很是在乎这段亲情。



    叶南弦却因为这件事儿想到了沈蔓歌的亲子鉴定事情。



    她和沈家父母不是亲生的关系,这件事儿沈蔓歌还不知道,只是现在和她说了也没用,只能平添一些困扰。



    “我会尽快去查的。现在很多事儿都感觉被人故意的挡住了视线一般,而我在海城的势力,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可用之人。”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愣。



    “什么意思?”



    “叶家的很多人都掌握在张妈手里。以前我一直不知道她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权利,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或许从二十多年来,她就打算把叶家握在手里。这些年我妈和她明争暗斗的,可是在外人眼里,两个人却好像是好姐妹一般,让人羡慕得紧。就连我这个做儿子的,都以为我妈维护张妈超过维护我,由此可见她的心机到底有多深。在叶家二十多年,要说很多事儿她没有参与,打死我都不信。”



    叶南弦虽然知道了真相,可是却没有承认张妈的身份,依然叫她张妈。



    沈蔓歌想了想,低声说:“我听婆婆说,父亲的死和张妈有关,而且其中可能还牵涉到别的事情。”



    “别的事情?”



    叶南弦多少有些诧异,更是对沈蔓歌的话大为震惊。



    他一直以为父亲是因病去世的,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么?